k8fjz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 線上看-兒時朋友再相聚分享-smmtt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初中同学张明灿携妻子李青突然回到岳州,让宁致远喜出望外,接到电话,喊上许芸,匆匆赶往岳州宾馆。路上,他打通了胡古月电话,让他赶紧来县城聚聚。
岳州宾馆已经由县建设投资公司这个国有公司从鹏云集团回购回来,经营方面没有受到冲击和影响。宁致远从车上走下来,看看一切如初的环境,脑海里浮现起肖芳的忧郁面容,心里想,有机会去看守所看看她。
走进大厅,张明灿大声呼喊着,上前紧紧拥抱。这一别快五年了,宁致远紧紧拥抱着死党,心里暖暖的,这些年各自打拼挣扎,唯有这份年少情愫永远纯洁。
坐在沙发上,看着张明灿曾经黝黑头发逐渐泛霜,宁致远感慨地说,灿娃,你老了。张明灿摸摸开始起皱的脸庞,笑着说,我跟你不一样,到点下班,敲钟吃饭,每天早上醒来,就要为一天的收入发愁啊!宁致远哈哈大笑起来,半天才收住笑容,微笑着说,别说得这么煽情,你现在可是千万级老总呢,我这是饿不死但吃不好,穿得暖但没品质!李青在旁边打趣道,你这是得了好处还卖乖呢。
宁致远笑着说,这个体会你是最深刻的,我没说假话,对了,你们的孩子呢?李青回道,保姆带着呢,这次我们回来,主要是想回灿娃老家重新改建老房子,他爸说了好多次了。宁致远问,修别墅哇?张明灿笑着说,京都别墅修不起,岳州别墅还是可以的,哈哈哈。宁致远回道,需要打招呼的事情你就说一声哈。
许芸这才走进来,一下子扑进李青怀里,热情地拥抱着。宁致远问,啥子电话打这么长时间?李青坐正身子回答,新来的县委办主任,真的是麻烦,理得特别细,每一笔开支签字前自己都要在笔记本上记下来,这不刚才又在问去年一笔欠账,给他反复解释了,还是犹豫不定的,生怕被糊弄了。宁致远笑笑说,人家小心点也是对的,你要习惯新领导新风格。许芸噘起嘴,一副蔑视样子。从小任性惯了,宁致远也懒得跟她计较,遂问道,你跟许凡说没有?晚上一起吃饭!许芸娇嗔道,就知道问许凡,他不来您吃不下啊?李青拉拉许芸,柔声说,芸芸,远哥是领导呢!许芸娇声说,是,宁常委,按照您的吩咐,许局长敢不来咩?一定按时赴约的。
宁致远朝张明灿摇摇头,双手一摊,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张明灿嘻笑着说,芸芸,婚接了这么久,好久生个胖小子啊?你哥可是生了二娃了呢,每次打电话都给我炫耀。许芸脸红起来,李青打了张明灿一下,嗔怪说,你真是管得宽呢!宁致远和张明灿便大声笑起来。
晚上吃饭,饭局气氛格外轻松,但酒没少喝。宁致远和张明灿挨着小声聊着,胡古月不时插话几句。李青和许芸唠嗑着女人话题,唯有许凡坐在座位上肚子自勘自饮,一副怡然自乐的样子。
这时,赵东打电话过来汇报一个事情。宁致远刚交代完,张明灿一把抢过手机,有些激动地说,东子哇,我是张明灿,嗯嗯,今天刚回来,你马上来岳州宾馆,好久没在一起了,想你了,快来!说完,把电话递给宁致远,问道,东子现在什么职务啊?宁致远笑笑说,教育局长,大权在握啊。张明灿笑着说,还不是你安排的。宁致远也没解释,端起酒杯碰碰,一饮而尽。
赵东的加入,饭局气氛顿时热烈起来,酒杯换成了大杯,一连跟张明灿干了几个。张明灿明显不胜酒力,说话开始哆嗦起来,李青连连制止,但哪里劝慰得住。宁致远坐在旁边,不住地偷笑。李青咬着嘴唇,娇嗔地嚷道,远娃,你就幸灾乐祸嘛!宁致远挺直腰,敲敲桌子,脸上暗浮微笑,大声说,耶,李青,长威风了是不是,竟然敢喊我远娃,我可一直是你领导哈!许芸站在李青一边,大声嚷道,但青姐是你嫂子呢!宁致远啐道,走来,小丫头片子,半边去,大人说话不许插嘴!许芸推了推许凡的头,撒娇地嚷道,老公,有人欺负你老婆!许凡嘿嘿地笑着,自顾自夹菜吃。
赵东端起酒杯走过来,毕恭毕敬地说,致远部长,敬你一杯!宁致远站起来,拍着他肩膀说,嘘,别这么喊,我们是哥们。赵东诚恳地说,你是直接领导呢!宁致远心里泛起酸楚,曾经无话不说的兄弟被职务身份划出了界线鸿沟。喝了酒,宁致远正色地说,私下时候,过去怎么喊现在就怎么喊吧。赵东嘿嘿地说,不敢啊,被我老爸和王慧知道了,那不被批死才怪呢!宁致远动动嘴唇,却没说出任何话来,默默地放下酒杯,朝卫生间走去。
末世建筑王朝 紫雨冰罗24114813
回到饭桌边,他看见许芸和李青轮流接电话,便朝许凡投过去疑问的眼神。许凡笑着说,跟韵诗姐通话呢。李青应该是在跟语嫣说话,神情十分柔和,不时向宁致远看一眼。
和张明灿、赵东、胡古月一起喝了一杯酒,放下电话的李青笑着说,你家宝贝嘱咐我,不许灌他爸酒,说她很快回岳州,以后就要管着你了。宁致远露出幸福微笑,埋头喝汤。
饭局结束后,张明灿夫妇上楼时说,明天你就不管了,我们随古月回卧龙乡。宁致远点点头,挥手告别,依依不舍地看着两位死党进了电梯。是啊,再好的儿时朋友,人到中年都会变得彬彬有礼。
快穿系统:女配心愿手札 绒衣
送走许凡夫妇,宁致远示意赵东一起散步,两人便沿街往居家方向走。宁致远说,东子,最近我可能有变动,你在教育局长位置也不要久呆,有机会去长宁吧,毕竟王慧一个人在市里带着孩子很辛苦的。赵东点点头,幽幽说道,说实在的,我点都不想去长宁,现在王慧提拔为组织部人才办主任了,工作更忙了,经常辅导不了孩子功课,爸妈也催我上去,可是去当个科长,我也不心甘啊!宁致远深深吐出一口气,低声说,这个事情我来想办法吧,兰市长走了,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赵东笑着说,谢谢啦,有这份心就好的!对了,你下步去哪个位置?宁致远叹口气,半晌才说,根据我的判断,去政F任常务可能性更大,毕竟从宣传部长一步到位副书记跨度有点大。赵东露出开心笑容,激动地说,太棒了,你每一步进步我都比自己提拔还高兴!
宁致远很是感动地拍拍他肩膀,叮嘱道,这只是我的猜测,别透露出去了,包括王慧那里。赵东点点头,笑着说,放心吧!
夜风轻拂,原本开始燥热的空气变得清爽宜人,两人嬉笑着聊起一些闲杂事物,一起缓步走在熙熙攘攘人流中。

88f7r精华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直面考驗也從容相伴-sp693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兰心月正式离开长宁这天,阳光刺得睁不开眼。宁致远正在陪同李明溪在长宁市电视台录制节目,手机突然振动了几下,拿出来一看,是兰心月发来的短信:有机会来省发改委看看。他回道:好的,我在市电视台陪书记采访,不能来送您,很是遗憾。兰心月回道:理解,保重!他回:保重!
医毒无双:溺宠太子妃
神秘特种部队:血色貔貅 流浪的军刀
放下电话,看着李明溪在镁光灯下侃侃而谈,宁致远思绪慢慢飘远。市电视台这个县域经济专题节目,真是没什么营养,说的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能有什么效果呢!长宁要发展,关键在全面打通与省城的交通路网,特别要推进轨道上的融合发展,就举例岳州来说,虽然开通了客专,可是在岳州站停靠班次近八对,好不如乘汽车来得方便,一些商务往来,基本靠高速路。交通干线就是经济干线,市场要素活跃程度决定了发展质量和速度。
正在发神期间,李明溪采访结束走下来,脱下西服和领带,擦擦额头汗水,笑着说,真是受罪呢!宁致远竖起大拇指,笑着说,书记真是好口才,思路清晰、措施过硬、保障有力,采访一次性就过呢!李明溪哈哈大笑,开心地说,一般般啦,不大习惯在聚光灯下说话呢!
末末修仙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宁致远跟随其后,拍拍自己脸庞,心里想,怎么自己也会拍马屁了啊,尽捡好的说。
坐在车上,宁致远见车直往市委方向驶去,有些疑惑地问,书记,我们不直接回岳州吗?李明溪笑着说,先去市委,你跟着去便是。宁致远点点头,见书记不说,也不便深问。
豪门强宠:做你女人100天 旖旎萌妃
青莲不妖
进入市委大院,李明溪带着他径直向市委大楼七楼而去。电梯里,李明溪转过身来,笑着低声问,你知道为什么市委领导办公室都安排在七楼而不在八楼吗?宁致远笑着回道,估计八跟发同音,体制内比较忌讳吧?!李明溪神秘地摇摇头,抿嘴说,你猜猜。宁致远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李明溪转头回去,突出一句成语,七上八下!宁致远顿时明白,不禁露出微笑。
走进市委书记办公室,宁致远心里顿时紧张起来,造访市委书记,自己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李明溪倒显得较为自然,敲敲门,笑着轻声喊道,绍宁书记!
万绍宁抬起头,脸露几许微笑,淡淡地说,是明溪啊,坐吧,这小施也是,都不来带个路。李明溪赶紧笑着说,哪里需要带路呢,秘书小施也忙的呢,对了,书记,这是岳州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宁致远,前不久我给你汇报过的。说完,拉过宁致远,站在办公桌前。宁致远赶紧恭敬地喊,万书记好!万绍宁随意地指指班前椅,淡然道,哦,你就是小宁,坐吧,你俩都坐吧。
二人赶紧坐下,差不多都是半边屁股挨着椅子,挺直着腰杆。李明溪转头看着宁致远说,宁常委,你给绍宁书记自我介绍一下吧。宁致远赶紧介绍自己基本情况、工作经历作了简要介绍,万绍宁始终保持着淡淡微笑的表情,不时用笔敲着桌子上的材料。
恐怖 屋
不曾离开
梦心
听完介绍,万绍宁咳嗽一声,正色地说,基层一线是年轻干部成长舞台,只有在基层一线锻炼捶打,才能经得住风雨考验!现在年轻干部寄希望短平快的成长路线,存在急功近利的想法,这是要不得的。小宁不错,当过党委书记,干过办公室统筹工作,我问问你,你有什么感受啊?
宁致远根本来不及思考,只得凭靠自己感觉回答。万书记,回顾这些年工作经历,我个人觉得,有四个方面的感受:一是寸草报得三春晖,作为年轻干部,是党组织的新生力量,必须坚定政治立场,心存感恩、心怀大局,服从党组织安排,这是我们干事创业的源动力。二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事业前进道路上充满各种困难挑战,年轻干部不仅要有干事激情,还要有攻城拔寨的能力、坚忍不拔的毅力,我认为,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一触而就的。三是大浪淘沙始见金,年轻干部要经得起捶打,只有在捶打中不断丰富自己,才能担当事业重任。四是一枝一叶总关情,党的干部一定要有情怀,特别是为民情怀,有了为民情怀,才不会思想动摇,才不会喊苦累,才不会拿群众一针一线,才能保持入党初心,才不会走偏走斜,也就是守得住法律和廉政底线。万书记,不好意思,您问的太突然了,我没来得及任何准备,说得不对的地方,请您批评指正,我一定聆听您的教诲,按照您的指引,做一个有品质有素养的新一代长宁干部!
复仇首席毁情夺爱
万绍宁脸色有了明显变化,手上也停止了敲笔,露出满意笑容,笑着说,明溪啊,你的宣传部长不错啊,好一个四句古诗,但是,年轻人,一定摇按照你说的做到啊,年轻干部不能只说得好听,一切看行动、看效果,党组织培养干部不容易,事业也需要不断有接班人!李明溪赶紧补充道,书记,致远任兴隆镇党委书记期间,引进的全国知名企业壹子集团的花舞人间公司,现在成为了全县第一纳税大户,在他离任时,群众是排队相送啊,当时我听了介绍,都十分感动呢!
哦?有这事?!万绍宁有些惊讶。宁致远脸红起来,谦恭地说,做得不够,还可以做得更好的,那时候没什么经验。万绍宁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说,好,岳州有如此干部,不错!说完,静静地看着李明溪。
李明溪明白,书记话说完了,在下逐客令了,用手碰碰宁致远,站起来说,书记,那就告辞了,盼望您不久来岳州视察!万绍宁笑着说,好的,到时候安排吧。宁致远赶紧说,万书记,谢谢您的教诲。
万绍宁满意地看着二人出去后,拨通了市委组织部长萧雪电话,平静地说,岳州局势目前以维护政治生态为主,但经济不能滑下来,让宁致远去抓经济工作吧,这个年轻人是抓经济工作的料,要大力培养!萧雪赶紧答应。
或许是李明溪的补充,改变了市委书记万绍宁最初的想法;或许因为这个补充,本身是好意,却意外延缓了宁致远的成长。有些事情,本来就这样,冥冥注定不可扭转。
坐上车,宁致远叹气说,明溪书记,你差点害死我了呢,天哪,这是我第一次面见市委书记直接汇报,好歹您也给个信息有个思想准备啊!李明溪重重拍了一下他肩膀,大声笑着说,发挥得很好,即使是我,也未必比你汇报得好!宁致远擦擦额头汗水,不好意思地说,瞧,我后背都湿了呢!车内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pjq74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 愛下-登高望遠遇佳人相伴-c1bi5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第二天上班,宁致远刚走进县委机关大院,便接到了张云堂秘书小柳电话,说云堂代县长有请。他笑着答应,转身朝政F机关大院走去。
在秘书小柳带领下,走到县长办公室门边。宁致远惊奇地发现,张云堂竟然坐在原施晚晴常务副县长办公室,疑惑地问,小柳,云堂县长坐这里?小柳指指原薛家驹办公室,悄声回道,张县长不愿意坐那里。宁致远会意地一笑,心里明白,现在都比较讲究避讳。
张云堂热情地陪坐在沙发,两人抽着烟相互寒暄,扯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张云堂微微起身摁灭烟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低声说,致远,最近有没有人说起你的事情?宁致远摇摇头。张云堂笑着小声说,现在副书记和常务各差一个,下步需要补齐,按照惯例,这种情况本地起来一个,上面空降一个,市委组织部已经考虑你作为候选人,明溪书记已经和我商量了,已经向市委推荐你任副书记。
杨小花失落沙洲 闲语话诗情
宁致远欠欠身子,谦恭地说,谢谢云堂县长。张云堂摆摆手,呃了一声说,私下场合还是喊我云堂兄吧,喊县长有些见外,况且还是代县长呢,万一人D会选不出来,那就尴尬了,哈哈!宁致远也随着笑起来,说,肯定满票的。
村官韵事 桑晓
张云堂收住笑声,正色地说,说实在话,政F班子有些弱,从工作角度出发,我个人希望你来任常务,我们俩兄弟携手共事,一定能干好的,只是呢,考虑你的未来发展,还是希望你直接任书记的好,哎,兄弟,功夫在诗外啊。张云堂在市政F办公室工作多年,长期在市级领导身边,见多识广,很有自己一套思维模式的。宁致远依然保持微笑说,顺其自然吧,哪里都行,只要考虑我,说明组织的眼睛里有我,就足够啦。张云堂哈哈笑起来,点点头说,我赞同你的观点,但我会大力举荐你任副书记的。
说完,张云堂站起来,伸出手,说,希望兄弟心想事成!我是真心希望你来给我搭班子啊!宁致远站起来握了握手,便告辞出门边说,服从组织安排吧,呵呵,我也只有等着看的。
从政F机关大院走出来,宁致远突然不想马上回办公室,在坝子里站了一会儿,遂决定去爬一次紫竹公园。
五月满山翠绿,参天古树焕发青春,巨大树冠郁郁葱葱,像撑起巨大绿色华盖。站着紫竹亭俯视,连绵一片,整个岳州城就仿佛置身茫茫翠色之中,让人不由得感叹。
每次站在紫竹亭,看着不胜美景,宁致远心里总会泛起回忆,史零零那沉静的样子就浮上心头,不由得悲怅绵长。人生没有比有一灵魂知己更重要的了,有如高山与流水、伯牙与子期。青山不语,清风微微,独站高处,登高望远,宁致远心情更加沉郁。
正在这时,沿着石阶,走上来一位妙龄女子,齐耳短发,很像曾经见识过的一位女子,但又无法忆起。宁致远不好意思一直看着人家,便收回目光,继续双手背在身后,默默地看着远方。
重生异世寻夫
那女子俏然站在身旁一起眺望。宁致远微微笑着问,请问女士,你不是岳州人啊?那女子转头看着她,圆睁着大眼,惊奇地问,呀,你怎么知道呢?我与岳州人长得不同么?宁致远哈哈一笑,说,对啊,岳州县城没几个有女士这般魅力的。说实在话,这女子约摸三十岁,红润脸庞泛着粉嫩,一看便知没贴过粉底的,特别那对满蓄秋水的大眼,清澈见底,活脱脱一个青春少妇。
Hi,金龟先生你别跑
宁致远笑着说,这岳州我还是熟悉的,没咋个见过你,况且你带着榆州口音呢,呵呵,认识一下,我叫宁致远。说完,伸出手。那女子捂嘴娇笑起来,打趣说,先生,你这搭讪也太老土了吧,不过,倒挺热情的,破例认识一次吧,我叫章敏!榆州人。宁致远见她没有握手的意思,很是尴尬地缩回手,嘿嘿地笑了一声,突然哑然失笑起来。章敏噘嘴看着他奇怪的样子,然后说,你以为是维多利亚海湾那个电影明星啊?她是弓长张,是我立早章!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理科学霸的三国 味道懵懵的
宁致远心里顿然一动,这女子可不简单,一眼就看穿别人心思,可是个绝顶聪明的主儿。想到这里,讶异地问,章女士来岳州是旅游还是其他?章敏笑吟吟地说,出差,我最烦开会,所以溜出来看风景啦。他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问,在哪里开什么会?章敏快速地接话说,岳州宾馆,开……马上收住,嘻嘻一笑说,我可不能告诉你!
宁致远马上想起,上周五下班看了看县委书记李明溪的日程,今天上午参加全省片区基层组织建设工作会议,榆州与岳州属于同一片区,这女子定然是组织系统的了。但他并没有点穿,转头看着远处,悠悠地说,这是岳州最古老的亭子,叫紫竹亭。章敏饶有兴趣地说,宁先生,有兴趣给我说说呗。宁致远热情地说,好啊。然后低声叙述起岳州颜知府故事来。
盗用身份 淼
足足讲了半个小时,章敏完全听入了迷,笑着说,岳州真美,岳州历史更美!宁致远刚准备接话,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接通便一直听,最后嘴里说,好的,我马上回来,你来我办公室吧。说完,遗憾地对章敏说,不好意思,美女,我得回去了。章敏噘嘴说,不许喊我美女,一来我不是美女,二来美女成了泛称,我不喜欢。宁致远惊讶地看着她,笑着说,好,章女士,后会有期。说完,扬手作别。章敏看着他下台阶的背影说,欢迎你来榆州参观,谢谢你的导游!
農 奈 作品
宁致远继续往下走,没有回头,用手在头顶挥了挥,慢慢消失在翠绿中。
回到办公室,赵东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见他回来,便笑着站起来说,有个紧急事情向您汇报。宁致远笑着说,东子,私下别这么正式,哥们呢。赵东摸摸头说,您是领导都嘛。他用力捶了他一拳,啐道,废话,瞎说!
宁致远做在办公桌边,从抽屉里摸出一包烟丢过去。赵东嘻嘻笑着说,好烟呢。宁致远笑骂道,艾玛你一个局长,还没见过这烟?赵东边往兜里揣烟,边说,得了,改天给你送一条来。宁致远笑着说,好啊,私人出钱买,多几条我也不介意的。赵东哈哈大笑起来。
(AKB)开挂偶像
话转正题,赵东说,调整一下副局长张曼吧,仗着与唐兴鹏有一腿,在我面前趾高气扬的,连局党组会议定事项都不落实。张曼?是不是以前四小那个校长?赵东点点头。宁致远笑着说,以前跟韵诗一起在二小教书,慢慢提拔起来的。赵东刚说起具体事情,宁致远便打断说,得了,我才懒得听你们那些业务工作,你说调就调呗,只是调好还是调不好地方?赵东回答道,只要不在教育局就行。宁致远沉吟一下,说,那去供销社副主任吧。赵东满意地站起来说,我还有事,回去了,对了,上周王慧去了京都,见到了余晓菲,现在京都财经大学任教授呢!
宁致远惊愕地张大嘴巴,问道,她不是消失了么,电话也换了,帮我问问电话呢?赵东压低声音说,我问了,王慧不说,还骂我多管闲事。宁致远知道他妻管严,笑着说,有机会去长宁,我亲自找你老婆要电话。赵东神秘地看了他一眼,洋洋得意地走出去了。
中国鬼 弹指笑东
宁致远突然想起丘川财经大学那套房子来,赶紧拿出电话,打通大姐宁静电话,问是不是每周去打扫一次。宁静微嗔道,真是的,连你姐都不相信了?他讪讪地笑着说,你莫生气,我突然想起,就问问。说完,便问了些其他事情。
挂了电话,宁致远心里泛起余晓菲影子来,还是当初在师范学校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样子,清纯又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