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wup寓意深刻小說 弦月至尊 東方雪漠蕭-第393章 終極殺手鐗分享-xwu6h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嗯?怎么什么都没有?”
眼看着已经离北壁城没有多远了,只需再坚持一下,兴许伙伴们就可以逃离回北壁城了,又怎么可能看着逃生的机会白白溜走呢!
听到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话语,伙伴们也如李弦月一样警兆心大起,又听到李弦月的提示,心知李弦月也觉得大事不妙。
于是伙伴们立马全力展开了错步的极速,就连小女孩萧梦语也不再伙伴们身后保护伙伴们了,而是直接卷起伙伴们就跑。
伙伴们最担心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就是一直在等待着伙伴们逃离到这个位置,而这个位置就是继断归崖之后兽族的第二个埋伏地点。
而目的就是担心伙伴们在那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拼死的保护之下会从断归崖逃离,那就可以在这里将伙伴们一网打尽。
如此一来,兽族就可以让伙伴们看着远处的北壁城望洋兴叹,却再也没有机会逃回到北壁城了,从而万无一失。
伙伴们埋头逃离着,恨不得立马就逃回北壁城,让兽族的陷阱落空,可转眼之间伙伴们就又奔出了里许路程,却并没有遇到任何陷阱。
甚至连身后跟着的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也突然消失了,好一会儿了都没有再出现,这让伙伴们有些恍然,怀疑它已经放弃了,只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伙伴们有些摸不着头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可没有这么恶趣味,放出了狠话自己却消失了,伙伴们都想不懂它来的是哪一套。
不过,此时小花却显得很是紧张,浑身上下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在纠结着什么,还是在担心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真有大招在等待着伙伴们。
李弦月看着小花的脸色很是苍白,还以为小花并不看好伙伴们能逃回北壁城,因而心生绝望,这才会脸上没有血色。
必竟,伙伴们被一尊灵湖境灵尊追杀,若它有心下狠手,伙伴们分分钟可能就完蛋了,逃生的机会还是很小的。
李弦月特意握着小花的手一起逃离,示意自己会和小花一起面对险境,让她别怕,只是小花的手也在一直颤抖,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甚至,此时的小花也不再像以前一样转过身来反而安慰李弦月,只是一直在担心,似乎已经惧怕到了骨子里。
圈爱逃妻:腹黑老公耍无赖 古小炎
“那我们就加紧逃离吧,趁这个机会赶紧逃回北壁城!”
李弦月看着遥远之处的北壁城沉声说道,现在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不再追杀伙伴们,对伙伴们来说就是一个逃离的好机会。
而且李弦月想着,现在伙伴们生命受到危险小花才会如此心惊胆颤,那伙伴们顺利回到北壁城,小花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说着,李弦月还特意拉着小花往前赶,好让小花少出一些力,必竟,伙伴们逃离了大半天,力气肯定已经所剩无多了。
而小花又是女生,力气更难以保持,修炼也只到了脉满境武王级,可以说是伙伴们中逃离的最辛苦的伙伴了。
李弦月不想小花为了跟上伙伴们的逃离脚步而咬牙勉强坚持,也不想小花有最后坚持不下来可能,索性现在就赶紧帮帮她。
而且,当伙伴们离北壁城已经近在咫尺的时候肯定会加速冲刺,一口气直接逃回北壁城,让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没有机会拦截下伙伴们的。
李弦月也担心小花现在消耗过度,到时候冲刺的速度太慢会落在后面被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截下,因而帮她省点力气,好迎接最后的冲刺。
“难道,我真的要伤害弦月哥哥吗?”
小花感受着手心里的暖意,那是她的弦月哥哥给她的,哪怕在这种危及生命的逃离中,她的弦月哥哥也没有忘记照料她。
只是,小花的心里反而更加纠结了,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李弦月对她越好,她就越担心最后会伤害李弦月。
“弦月哥哥………”
小花心中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抬起头看着李弦月深情的低声呼唤道,双眼里都是泪水,浸满了整个眼眶。
而且,她也不再称呼李弦月为少爷了,而是改为了本来的称呼,就好像这一次就是永决,再不呼唤弦月哥哥,以后就没有机会再那样呼唤了似的。
“别怕,弦月哥哥我在呢。”
李弦月一边拉着小花逃离,一边深情的用大拇指擦掉小花眼角忍不住流出来的泪水,拉着的手也稍微增大了力道,然后温柔的回应道。
小花心里的愧疚却随之又增大了一分,浑身上下更是不停的颤抖,似乎在表示着小花的心里更加难以平静了。
“李弦月,本尊话都放出来了,你以为本尊还会给你们回到北壁城的机会吗!?我看你是想多了吧!”
正在这个时候,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却突然出现,兴许是听到了李弦月呼喊伙伴们赶紧逃回北壁城的话,语气里满是不屑的嗤笑道。
而且,与先前不同的是,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这一次的不再像先前那般随意,而是充满了不容置疑的意味。
就好像它已经准备好了对付伙伴们的手段,伙伴们这一次已经在劫难逃,真的只有留下等死一条路了似的。
“难道你还有什么办法比亲自追杀我们来的更有效吗?”
李弦月听完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话脚步不停却很是不相信的问道,然后扭过头来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出现的方向看去。
李弦月也很是好奇,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在追杀伙伴们的途中为何会顶着伙伴们躲起来玩消失的压力也要离开一阵子,到底去做了何事。
而且,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本来很随意的追杀伙伴们,为何消失回来之后反而就一副伙伴们再也逃离不了的样子。
难道还有什么杀手锏比它这个灵湖境灵尊亲自追杀镇压伙伴们来的更有效?李弦月好奇极了,一定要扭过头去看个究竟。
“一个头发花白,已经被折磨的完全没有了人样的人族老者,这就是它的杀手锏么…………”
李弦月定睛看去,只见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身前多了一个陌生的人族老者,被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提在身前。
李弦月的心里更加疑惑了,他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人族老者,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把那人族老者当作最终的杀手锏似乎也说不过去。
虽然,那人族老者明显已经在兽族受了许久的折磨,这才会已经没有了人的模样,李弦月作为弦月刀主,也的确会想办法尽力把它救出来。
但现在伙伴们已经自身难保,足足八条人命需要保全,这其中还有生灵之族的小女孩萧梦语,李弦月自己根本没有余力去救那个人族老者。
而且,李弦月知道即使伙伴们真留了下来,伺机将那个人族老者救出来,也只不过是入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圈套而已。
伙伴们真留下来的后果就是不仅救不出来那人族老者,甚至也会把伙伴们自己都搭进去,平白趁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意,对救那人族老者并没有什么好处。
伙伴们最好的选择还是直接放弃那人族老者先逃回北壁城再说,既然知道了老者的下落,后续再找机会救出来也就是了。
而且李弦月相信兽族众灵湖境灵尊肯定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但它还是特意离开一趟把那人族老者带了来阻止伙伴们逃离,这让李弦月很是摸不着头脑。
“李梅,看样子靠你自己并下不了决定啊,现在我特意跑一趟把他请来了,你可以下定决心了吧!?”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说完了话却并不理会李弦月和伙伴们那一双双份外疑惑的眼神了,而是看着小花的方向挑了挑眉对小花说道。
“爷爷,原来你还活着…………”
而此时的小花也早已扭头去看到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身前的人族老者,身体木然的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哭到。
兽族以前约定的五年之期早就到了,但兽族却一直没来找她,小花还以为爷爷早已死在了兽族的手里,心里悲痛极了。
直到现在又看到了爷爷,小花才知道原来爷爷一直还活着,倍受着兽族的折磨,还要被被兽族用来当做干掉她的弦月哥哥的终极杀手锏。
此时的小花就如同没有灵魂的木头人人一样,她只想着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方向走去,好近眼看一看已经好多年不见的爷爷。
至于李弦月,小花知道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带来爷爷就是为了让她帮忙干掉李弦月,还是离李弦月越远越好。
“爷爷……,原来那人族老者是小花的爷爷么?”
李弦月看着无神的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走去的小花,又听到了她对那人族老者的称呼,忍不住轻声呢喃道。
到了现在,他才明白为何小花一直以来都不告诉他自身苦恼沉默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根本救不了小花的爷爷,所以小花才没有告诉他啊!
“兽族这招实在是太毒了!”
而同时李弦月浑身一震,终于明白了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为何用小花的爷爷来作为对付他和伙伴们的终极杀手锏。
小花的爷爷在这里,小花自然是无法再离开了,而小花在,他也自然也不会抛下小花不管选择独自逃生的。
同时,伙伴们大多是他的弦月刀使,他这个弦月刀主留了下来,伙伴们这些弦月刀使自然也不会走了。
可以说,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将小花的爷爷带了来,一举将伙伴们都卡牢了,伙伴们的确不可能再逃了,简直阴险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