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pqi精彩小說 棺山太保討論-第五百五十一章移動迷宮熱推-g9tph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我跟胖子两人都有些懵了。
不是因为冷月如的话。
而是因为我俩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中招了。
“阳哥,这怎么回事?”
我微微皱眉道:“我怎么知道?”
我怕棺山法眼一直开着呢啊。
重生成僵尸 石鸿
这时,真的诺天言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有些狐疑地看了看我跟胖子轻笑着摇了摇头也没有说话。
而冷月如这次并没有什么举动,这说明现在我们所处的才是真实的。
之后我们遇到了不同类别的怪异事件。
但全都被我们给解决掉了。
直到……!
那是我们走过的最后一片石林。
那处石林也是最后一处诡异的地方。
我是这么认为的。
出了那片诡异的石林便是出口。
而我们也是在那片石林当中出现了意外。
在我们吃喝即将吃完的时候,来到了一处乱糟糟的石林之中。
这里面几乎到处都是尸体。
有刚死不久的,也有成了干尸骸骨的。
这里就像是整个万鬼窟的绞肉场一样。
目之所及全部都是尸体,甚至在一些石林的顶端,也像串羊肉一样穿着许多死相凄惨的尸体。
他们每个人的面部表情都不一样。
生前自然也是经历了各种不同的事情。
但却无一例外,他们全都死在了这处地方。
在这里我们见到很多的破碎法器,以及残破的棺材。
其中便有林旭的那口。
因为棺山道人的棺材一普通棺材是大不相同。
并且这里面只有一口那种带着钩状物的棺材,除了林旭的我想不出还能有谁。
可是,这里已经算是万鬼窟的最后地段了。
林旭不是没有深入那么多吗?
其他三人见到眼前的一幕也都唏嘘不已。
诺天言道:“这里好重的怨气……!”
胖子道:“这丫就是地狱。”
冷月如则说:“咱们其实应该绕路的……!”
绕路?
怎么绕路。
我之所以提到这处地方。
绕路自然是行不通的。
因为,我们此时此刻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场景。
我呵呵一声道:“咱们都绕了三天了,也没绕出去,显然想要从这里出去,只能靠飞了。”
我调侃性质地指了指天空。
但冷月如则说:“咱们在来的路上,还能碰见山洞中的蝙蝠。”
“但这里天空之上什么也没有,就算会飞也不可能出去。”
说着他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朝着天空猛地一抛。
当石头进入到一定的高度时,猛然消失。
没有产生丝毫的涟漪。
这下大家都有些泄气了。
胖子则气得一屁股坐在了林旭的棺材上面。
“我看,这里才是林旭口中说的死亡禁地……!”
“说实话,我胖子不怕什么阴灵邪祟,我最讨厌的便是这该死,犹如迷宫一样的存在。”
胖子说得没错,这里就像一个迷宫一样。
它不是幻境,不是虚盾空间,也不是阵法。
他就是一个赤.裸..裸的迷宫。
一个会移动的迷宫。
我们来到这里已经整整三天了。
三天的时间内,我们用了各种办法,破阵,驱邪。
罗盘,仙人指路。
以往百试百灵的手段,在这里毫无作用。
无情姬
甚至用了血,烟,雾,等曾经实验过对付虚盾空间的招数也没有任何反应。
重生 田園 發家 記
甚至刚才我所调侃的飞,也被一股不明的力量给直接吞噬。
面对这种困境,冷月如也不知道该如何办了。
三天的时间,所有人实验了所有的办法,都没有成功地走出这个迷宫炼狱。
就好似这里永远走不到尽头一般。
夜晚来临,每一具的尸体上面都出现了一小团鬼火。
密密麻麻的幽蓝色光芒,把四周照亮成了蓝色的世界。
胖子吃下了他背包中的最后一块面包,仰面躺在林旭的棺材之上。
“林旭啊林旭,你如果在天有灵,就让我们过去多好……!”
冷月如抱着黑金古刀靠在一处黑色岩石柱子上面,一声不发。
诺天言则是问我怎么办?
本来经过几天的休息,诺天言是完全可以推演预言一番的。
但当他准备进行施法预言的时候,被一黑色的气息窜了窍,结果推演之法废了。
根本用不出来。
我对此也是一筹莫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一个人来到了一处沙丘之上坐了下来。
掏出了身上最后一支香烟点燃,一边抽一边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鬼火。
望着这些鬼火,我忽然间想到了吴峥。
当时他在海湾省那边搞出了一条鬼火长廊,其情况跟这类似。
但效果却没有这么大。
这三天的时间,我并没有发现这里除了无法走出去外,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但我不相信这里真的没有危险,不然也不会多出那么多密密麻麻的尸体了。
我们不是没有在尸体上寻找过,看看有没有有用的信息。
但找了一圈之后一无所获。
这次我们好像真的陷入到了绝地。
如意 緣
当一个人绝望的时候,通常会想很多。
就如同胖子一样,哪怕明天是世界末日他依旧能高枕无忧地憨憨大睡。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觉得看着这些鬼火时间久了有些发困。
脑袋也还是变得昏昏沉沉,眼前逐渐开始模糊。
眼皮也是变得十分地沉重,一种疲惫之感席卷了我的全身上下。
“天言,我有些不舒服,想要睡会,你给我盯着点,有什么动静一定喊醒我……!”
我没有听到诺天言的回复,但在睡去之前看到了诺天言冲着我这么会心一笑。
解决疲惫的最好方式,就是来一场深层次的睡眠。
当你醒来的时候,立刻便能感觉到精神抖擞。
神清气爽,但接受这些的同时不得不接受眼前的现实。
我竟然是从我的床上醒来。
我看着四周十分熟悉的场景,我都有些凌乱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不是应该在万鬼窟的吗?
我怎么回到了津市,还特么出现在了早就应该变成一堆废墟的店铺之中。
“啪!”
蜜爱天才萌妻 草莓饭团
我伸手打了自己一巴掌,很疼,看样子不像是在做梦。
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五色龙章
同时爷爷的遗像还安然无恙地挂在墙壁之上。
香炉之中插着三根香。
烟雾徐徐缭绕在房间之中。
卧室的房门没关,所以我一眼便看到了客厅中的样貌。
这时楼梯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当你熟悉一个人熟悉到一定程度的时候。
光是听脚步声便能听出来此人是谁。
所以当冷月如从楼下走上来的时候,我没有丝毫的意外。
“昨天累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