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主神再啓討論-第一千零七十章 至尊齊出相伴

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主神再启
不死山中,气冲斗牛,一个浑身都被黑色甲胄所覆盖的至强者出现,雾霭加身,恐怖滔天。
他骑坐在一头巨大的神虎上,此虎浑身鳞甲密布,不是皮毛,闪烁可怕的金属光泽,凶焰滔天。
不死山至尊的手中,持着一杆大戟,乌黑森然,可以压裂诸天,能粉碎亿万星辰,这是由龙纹黑金铸成的大戟,刃口处雪亮,恐怖震世,这绝对是位列极道皇兵。
这不死山至尊手持大戟,骑坐在巨大的神虎上,仙光爆炸,直接就到了南域荒古禁地前。
仙陵的长生天尊和不死山的石皇,两尊极不一般的极道强者出世之后,陆续更有强者临世。
“嗷吼……”
北域,太初古矿中仙光飞舞,星河垂落,茫茫无边,让那里气象万千,震惊万古。
一头麒麟出世,巨大无比,它长达也不知道几万里,横在天地间,粉碎天地万物!它通体鳞甲森森,像是仙金铸成,闪烁着蓝紫色的光芒。
它是从太初古矿中直接踏出来的,君临宇宙中,威压九天十地,仿佛可以让三千大世界瞬间崩坏!
这是一尊至高无上的生灵,与仙域中的麒麟没有什么区别,头盖骨那里光束冲天,那是他的果位,证明了它曾经是一位皇道至尊。
太初古矿的麒麟古皇出世了,这位是火麟洞的古皇,火麟子和火麟儿的父亲,自太古沉封数百万年,今日为了这成仙路再度出世。
数万里长的巨大麒麟,冲出太初古矿,横在北域的苍穹上,震撼人心,它生有祖龙头,身上布满蓝紫鳞片,闪烁着冷冰冰的金属光泽。
一个有一个符篆,光束通天,撕裂宇宙,时隔数以百万年后皇道至尊再次君临这个世界。
“杖来!”
麒麟的口中喝出这样两个字,震撼人心,整片东荒大地都颤了三颤,轰隆一声,域外一道璀璨的蓝光飞来,划过黑暗的宇宙,贯穿无垠的冰冷星域,直接降临向北斗星域。
一柄神杖蓝的炫目,晶莹的璀璨,发出永恒的光辉,照亮了整片东荒大地,快速向着北域降落,神威浩动荡亿万里。
这是真正复活的帝级兵器,每一缕威压都让大圣颤栗,无论相隔多远,都让一域教祖忍不住而跪伏下去。
一缕缕蓝光迸发,让太阳、月亮、诸天星辰等全部暗淡了,在它面前没有一点光辉可言,火麟洞一脉的太古皇兵麒麟杖出世。
麒麟古皇出世了,他还活着。这一消息震动了北斗,传遍了天下,而后又快速蔓延向宇宙深处,这个结果让诸天万域都颤抖了。
相比较于仙陵的长生天尊和不死山的石皇,麒麟古皇的皇兵太过于明显,加上火麟洞一脉的火麟子和火麟儿也是极为有名,很多人都对这一古皇族了解甚深。
他的出现,与两位古代至尊的出世拥有的意义不同,第一次最真实的向人世间证实,曾经的古皇有人还未死,这个意义太大了,将颠覆许多人头脑中固有的认知。
轰隆一声,蓝紫的光芒爆发,铺天盖地,淹没北域,在这一瞬间巨大的麒麟化成了一个中年男子,一头浓密的蓝色长发披散下来,紫色的瞳孔犀利的如同天刀,睥睨人间界。
他雄姿伟岸,仙气绕体,当空而立,一招手,那柄由永恒蓝金铸成的麒麟杖就向前飞来。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主神再啓-第一千零七十章 至尊齊出看書
“父亲!”
一声带着颤抖、带着哭腔、有悲有喜又有苦的声音传来,她死死的抓住麒麟杖,从域外一直跟随到了这里。
这是一个绝世美女,水蓝色的长发,修长的玉体,带着泪痕的莹白俏脸,喜极而泣,激动到了极点,像是疯了一般冲来,与她丰姿绝世的气质不相符,正是火麟儿。
她没有想到,父女二人居然还有重逢的一天,还有相见的一日,浑身都在颤抖着,当年她的父已至晚年,那时封印了他们兄妹二人,真的是生离死别,肝肠寸断。
曾经他们以为,那一别就是永远,他们将陷入沉睡中,而他们的父亲也会在不久后坐化,即便他们兄妹在数百万年后复苏,也再无相见之日了。
那是一种痛,至今回首,依旧撕心裂肺,但是想不到……数百万年过去了,父女二人竟会重新相见,出现有这样的一个场景。
好文筆的小說 主神再啓 愛下-第一千零七十章 至尊齊出分享
火麟儿嚎啕大哭着扑了过去,冲入雄姿慑人的男子的怀抱中,哭了个昏天暗地,与平日完全不一样。
中年男子年轻时,一定英俊无匹,而现在则是气质更出众了,神武惊人,拥有盖世的神姿。
……
“你不能与我在一起,不然终生都会在我的道的压制下,而今的我只能控制一会儿,时间长了,必然会对你有莫大的影响。”
麒麟古皇轻轻的推开她,不容她再多说什么,用手摩挲她的脸颊,而后眸子猛的炽盛了起来,掌指间爆发出一团璀璨的光,包裹着火麟儿,撕裂开星空,将她直接送进了遥远的宇宙深处。
“父亲!”
火麟洞的祖地,一颗大星上,火麟儿悲怆,哭的泪水模糊了双眼,她心中恐惧到了极点,无力的跪在了地上,也许这一次真的会是永远了。
他们父女两人的短暂重逢话语不多,看似平淡,但却饱含了感情,麒麟古皇这是在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心中有着太多的不舍。
她的父亲去血战了,去力拼,要大战于成仙路上,还可能要面对其他古皇与大帝的威胁,这可能是一条不归路。
带她一起成仙,不再分离,这句话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而今真的到了这一天,会有怎样的一个结果。
火麟儿的心都在颤,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无助。
麒麟古皇最后看了一眼宇宙深处,手持永恒蓝金铸成的神杖,一脚迈出,直接就到了南域仙路大裂缝前。
“你来了,已经可以动手了。”
仙陵的长生天尊开口道,盘坐在那辆古老的战车上,双膝上横着一口仙剑,浑身都被混沌所笼罩。
不死山的石皇骑坐在巨大的神虎上,手持一杆龙纹黑金铸成的大戟,压塌天宇,气吞万里,一样点了点头。
不远处还有四人,几大生命禁区都有古代至尊出世,来到了此地,就要展开天崩地裂的攻击。
这个地方像是要粉碎了,天地道则成灰,恐怖的气息弥漫而出,贯穿了古今未来。
七位曾经的极道至尊聚在一起,乃是神话时代九大天尊之后少见的一幕,而他们的联手一战,当可记入修行古史之中。
万古的等待,无尽的期待,都在这一世爆发了,他们将就此展开最后与最惨烈的征战,成则冲进仙域中去,真正成仙。
“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都已经出现,现在,杀进去。”
麒麟皇举起了麒麟杖第一个动手,杀向那巨大的裂缝中,撞击向那紧闭的雄伟城门,展开了强势的攻杀。
火熱都市小说 主神再啓-第一千零七十章 至尊齊出讀書
好看的都市异能 主神再啓笔趣-第一千零七十章 至尊齊出看書
古皇的神威镇压万古青天,粉碎古今未来,这种力量太过可怕了,在这一瞬间即便在宇宙最深处都感应到了一种可怕的气息。
麒麟皇并不是在灭世,他的盖世杀伐并没有一缕扫向域外星辰以及波动到东荒大地,全部冲向那道仙门。
“杀出一个朗朗的乾坤,杀出一条成仙路来。”
七大至尊一起大吼,一齐出手,在这一刻帝器波动震动苍宇,不朽的仙光绽放,古之大帝君临天下,古往今来这个世间最强大的几个人一起出手了,要打进仙域中。
七条身影,像是七道不朽的丰碑,屹立在成仙路前,用热血与生命去冲击,战歌响彻九重天,化作万古来最为惊艳的光华。
东荒南域,极道法则激荡,七大至尊出手,开亘古来从未有之盛事,注定会成为最璀璨的篇章。
他们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注定会被永久的载入史册中,成为最辉煌与灿烂的一笔,会被永世铭记。
这是在探索成仙路,无论如何,他们都将走的最远,成为最伟大的史诗英雄,谁都无法掩盖他们的光彩。
轰隆一声,天崩地裂,他们杀了进去,七大至尊联袂而行,共同出手,震惊寰宇,威压万古。
“万古悠悠星辰西坠!”
一位至尊喝道,言出即法,横断古仙路,震断万道根基,唯有他的道在绽放,化作洪荒星辰,贯通前方,打向那座雄伟的巨城。
天崩地裂,一头巨大的红色神鸟飞来,那是朱雀,曾被修士认为是仙界的仙灵,而这样理解也无误,因为虽然是法则所化,但真的太强大了,有古皇级的波动。
至尊作战,诸天星辰在殒落,万域都在颤栗,将那红色的神鸟砸的羽翼纷飞,一声哀鸣,重新化成了光雨,贯通了前路。
仙气澎湃,一道又一道神魔身影出现,一个个身穿甲胄,恐怖滔天,阻断了前路。大敌无尽,绝世滔天,全都是法则所化,并非真身。
“道断两界。”
麒麟皇大吼,麒麟杖通体璀璨,一个人镇压宇宙八荒,挥动手中的皇兵,一下子将仙路割裂成两界。
七大至尊合在一起,真的是逆天了,不能并存的道挤在一起,他们之间在发生剧烈的大爆炸。
千军万马在奔腾,在那虚空大裂缝中,遥望一个长生的世界在发光,就在前方漂浮,他们极速接近
“一剑荡平寰宇!”
仙陵的长生天尊大喝,响彻云霄,他浑身都在发光,混沌气被震散了,露出一张古铜色的脸膛,声若金钟,发丝灰白,道袍陈旧,是神话时代的古衣。
横在他双膝上的长生仙剑飞了起来,一剑既出,宇宙星河失色,开天辟地,让仙路都崩塌了。
北斗星域中有很多大阵,可映照仙路附近的一切,域外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关注,全都在密切的盯着。
“真的是神话时代的,相隔这么远,他怎么活下来的?”
“这一柄仙剑,像极了神话传说中的长生剑,难道说是那位古天尊活下来了?”
熱門都市异能 主神再啓笔趣-第一千零七十章 至尊齊出鑒賞
“没错,是他,是开创了者字秘的长生天尊,他竟然没死,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了,他还在人世间。”
诸天万域,无尽传承,数以十万的种族,有的极为古远,留下过灿烂的道统,也曾经发掘过神话时代的遗迹,了解很多大秘。
而今,全宇宙的强者几乎都在关注北斗的这一场盛事,自然有人觉察到了什么。
长生天尊的身份曝光让很多人彻底惊憾了,神话时代距离而今真的是太遥远了,天尊降世可比太古皇的复活与出现更加让人不可理解。
长生天尊,横跨了神话时代、太古时代、荒古时代,一直活到而今,他经历过帝尊、不死天皇、神皇、狠人大帝、无始大帝的时代,从来都不曾真正灭亡。
长生天尊出世,为九秘之一的开创者,他依旧存在,未曾彻底消亡,震惊人间界。
“这个世间如果没有仙路,我等就杀出一条,通向那浩瀚的仙界。”
“用我们的生命与热血去验证成仙之法,纵然失败,也将为后人扫清迷雾,总有人于会飞仙。”
光明在望,有一个浩大的仙界似乎就在前方,有一种长生的力量在吸引七大至尊,有人激昂的吼道。
域外,人们再次震惊,有人族古路上的大圣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震撼的开口,语音颤抖,“这些人当中……居然有……古之大帝。”
他们感受到了人族一脉特有的血气,气贯苍穹,威压宇宙,那绝对不会有错,是人族大帝到了辉煌绝巅。
七大至尊的出身太让人震撼了,从神话时代到太古时代,再到荒古时代,帝与皇以及天尊皆有出世。
“什么残喘,什么为给后人留成仙法?我只是我了自己,为了成仙,哪怕血水滔天又如何!”
不死山的主人冷漠的说道,没有一点的波澜,石皇本为圣灵出身,天生地养,更多的时候是表现出一种极致的冷漠态度。
天尊、古皇、大帝都有,虽然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但七大至尊各自的信念却不见得相同,表现也不会一样。
石皇右臂抬起,持那杆黑金大戟指向前方,顿时像是洪荒猛兽出世,一股恐怖的气息汹涌向前方,仙路外的真实世界都几乎要崩碎了,有大帝阵纹快速阻挡。
域外,有人颤栗着,想起了古籍中的记载,洞悉了不死山主人的真正身份,那个大戟伴随他从石胎中一同出世,名为天荒,又名石皇戟。
“杀!”
石皇手中,天荒戟一挥,用力向前砸去,重重的劈在了那座宏伟的雄关上,扫中了那对巨大的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