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笔趣-第467章 銅雀臺,天驕擂!(5000字)熱推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苦多与辰中天望着沈天手中两枚浑圆饱满,散发着诱人香气的补天丹,心中垂涎万分。
这可是帝品补天丹,价值无量,拿仙器都换不到。
毕竟混沌补天丹独家一份,只有沈天才有,别人根本无法炼制。
但碍于面子,苦多与辰中天还是不好意思接受。
……
见到两人拒绝,沈天面露微笑道:“两位道兄莫要客气!”
“如今大劫当头,两位道兄实力提升,不仅能增加生存机会,也能为五域贡献一份力量。”
“这是沈某一番心意,两位还是不要拒绝了。”
沈天之所以将混沌补天丹赠予两人,自有他的打算。
雷音圣地与神霄圣地向来交好,乃是兄弟盟友。
而苦多佛子与方常也是好兄弟,关系密切。
再加上雷音圣地底蕴深厚,强者众多,也是东荒实力最顶尖一批的大势力。
此番将补天丹赠送给苦多,能极大程度拉近两大势力的关系。
面对五域大劫,两方势力也能更加融洽,携手互助。
……
沈天与辰中天之间虽然有过不愉快,但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一些小矛盾,没必要放在心上。
他又没吃亏,反而是辰中天倒了血霉。
而且,沈天还因此得到血神经上篇传承。
说句实话,这多亏了辰中天。
血神经是门无上传承,在仙界都赫赫有名,蕴含无上威能。
若非有血神经,沈天在外闯荡历练的时候,要更加小心谨慎,时刻紧惕危险,保护小命。
那样的话,他的成长速度完全没有这么快。
血神经,帮了沈天大忙!
眼下,将补天丹送给辰中天,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补偿吧!
混沌补天丹这种东西虽然在外人眼里十分珍贵,但对沈天却没什么作用。
这东西只能服用一枚,留着也没什么用,也就拿来送送人拉拉好感。
更何况,沈天兜里还有一大把补天丹,根本不缺。
还不如拿去结交一些气运之子,拉拉关系,提升他们的实力。
在这种大劫当头的时刻,自然是朋友越多越好,实力越强越棒!
……
听到沈天的话,苦多佛子与辰中天身躯剧震,眼中充满着感激。
苦多佛子向着沈天恭敬行佛礼,道:“沈兄胸怀宽广,贫僧佩服。”
“既然如此,贫僧就不客气了,多谢沈兄!”
若是寻常之物,他并不会这么在意。
苦多怎么说也当了几十年佛主,见多识广。
但混沌补天丹这种东西,实在太珍贵了!
说实在的,苦多确实心动了。
他心中叹了一口气。
我本来想拒绝的,奈何沈兄给的实在是太珍贵!
贫僧,开不了这个口啊!
辰中天更是热泪盈眶,感激涕零道:“沈兄,大恩不言谢。”
“以后用的上辰某的地方,尽管开口。”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辰中天心中涌起惊涛骇浪,激动无比。
他若是服用补天丹,绝对能将落后那段时间的修为都补回来。
甚至还能更进一步,迈入最巅峰天骄行列。
毕竟,混沌补天丹药效无上。
不仅能提升实力,还能改变体质天赋!
辰中天本就是当初东荒金丹榜排名第四的天骄,天赋不俗。
若是服用了补天丹,他的实力肯定能突飞猛进。
但最让辰中天在意的,还是沈天的气度与胸怀。
沈兄竟然不计前嫌,将补天丹赠予我。
这等高尚品德,辰某真是自惭形秽,远远不如。
……
沈天微笑道:“还是快将补天丹服下,我等为你们护法!”
苦多与辰中天闻言,重重点头。
他们接过补天丹,连忙盘膝而坐,炼化药效!
刹那间,两人体内迸发无尽神光,绚烂多彩,霞光缭绕。
苦多体表金光缭绕,圣洁佛意恢弘,光芒映照天地。
他的身后,浮现出一道万丈佛陀金身。
佛身金碧辉煌,气息伟岸,如要镇压苍穹寰宇。
在混沌补天丹加持下,佛陀金身光芒越发绚烂,如大日般璀璨,光耀天地。
一股庄严肃穆的无上佛力迸发出来,席卷四方。
此时的苦多,宛若至高无上的佛门大能。
圣洁佛意普度众生,净化世间一切阴邪。
轰隆隆!
天穹中劫云浮现,电闪雷鸣,响声震彻。
苦多已经达到突破边缘,欲渡天劫。
轰!
他冲天而起,直入九天云海,与雷劫一较高下。
劫云深邃,乌光烁烁,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然而,圣洁金光恢弘不止,遮天蔽日,硬生生将乌光掩盖下去。
众人凝眼望去,便看到天穹中浮现出一道金身佛陀,以无上伟力硬撼天劫。
天劫威势恐怖,力量骇人,能轻易抹杀圣者。
但在这金身佛陀攻击之下,变得不堪一击。
他挥手间拍碎无尽劫雷,天地动摇,虚空崩碎。
苦多宛若化身佛门神明,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谈笑间连渡两重劫雷。
没过多久,苦多飘然落下,立身与众人面前。
他周身神曦缭绕,肉身变得晶莹剔透,金光烁烁,蕴含着无尽神能。
体内气息浩荡不绝,强大无匹。
此刻的苦多,从三劫圣者成功突破到五劫真圣,修为暴增!
“阿弥陀佛,多谢沈兄。”
“不愧是逆天改命无上丹,作用果然强大。”
“我佛慈悲,愿佛祖保佑沈兄!”
苦多神色庄严肃穆,宛若得道高僧,在阐述佛门至理。
但很快,他就绷不住了,直接破防大叫道:“阿弥个陀佛,贫僧憋不住了。
“这种强行装逼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苦多彻底原形毕露,再度恢复成之前的耿直模样。
众人:“……”
不过大家都习以为常,东荒众多天骄中,变化最小的就是苦多。
这家伙,完全就是个铁憨憨。
当初若不是雷音佛主拿着禅杖顶在苦多额头上,逼着他担任佛主之位。
这家伙,早不知道跑到哪里逍遥快活去了。
苦多之所以装得那么严肃,完全是被雷音佛主强行逼迫。
但在众多老朋友面前,他终于忍不住露出原来面目。
“如今贫僧实力大增,不知道哪位道友愿意和我切磋切磋?”
苦多挑眉,环视众人,战意昂然。
修为一突破,苦多的心就开始膨胀起来。
他不仅修为达到五劫真圣,还修成【佛门大金刚】之躯。
此刻,苦多的肉身强度,宛若天外神金坚不可摧。
哪怕是七劫圣君,也很难破开他的防御。
实力大增后,苦多又开始觉得手痒,要找人干架。
见到这一幕,众人一脸无语。
这秃驴就算当上佛主,还是死性难改!
……
而这时,辰中天同样发生蜕变。
他体表迸发出浩瀚星辰之光,氤氲缭绕,绚烂夺目。
无尽星光交织缭绕,衍生成一颗颗耀眼星辰,霞光四溢,绽放出无尽神芒。
星辰共有七颗,光芒萦绕,耀眼至极。
它们相互勾连在一起,汇聚成北斗七星,气势浩瀚无比。
在北斗七星异象映衬下,辰中天宛若星神下凡,气质超凡脱俗。
且随着不断炼化补天丹药力,他的气息变得愈发澎湃,宛若惊涛骇浪倾覆而出!
轰隆隆!
雷声轰鸣,电蛇飞舞。
辰中天的天劫随之降临,威势浩瀚无边。
“战!”
他长啸一声,猛然冲入劫云中,鏖战天劫!
咚咚咚!
天穹中传来无尽轰鸣,引得天摇地动,雷霆爆散。
北斗七星异象光芒璀璨,牵动无尽法则。
宛若一条条银河垂落,穿插黑压压的劫云,令天地徒生无尽星光。
雷芒激荡,星光爆射,迸发出极为绚烂的场景。
最终,辰中天缓缓落下,体表缭绕着些许劫雷,气息略微粗重。
与众人相比,辰中天的战力与天赋还要差一些。
但在混沌补天丹加持下,他同样渡过两重天劫,修为也从初劫圣者突破到三劫圣者。
而且,辰中天体内还有大部分药力没有被炼化。
彻底炼化之后,估计也能突破到真圣境。
辰中天一脸激动,连忙感激道:“多谢沈兄!”
从现在开始,他已经重新踏入顶尖天骄行列。
虽然比不上齐少玄等人,但也不至于被拉开太远。
因此,辰中天心中对沈天的感激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
沈天微微颔首:“既然大家都成功突破,那我们先回去吧!”
此行,他们虽然没有成功解救出五域修士,但斩杀镇狱法王和诸多邪灵族强者!
甚至还有一尊准仙级邪灵,也埋骨于此。
这也算是为他们报仇了。
但众人都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域外邪灵势力庞大,人数众多,远不止这点力量。
斩杀镇狱法王与准仙级邪灵,顶多让邪灵族破层皮,还不足以伤其根本。
想要应对域外邪灵入侵,还要多加商议,寻找解决办法。
众人点头,询问道:“沈兄这是要回神霄圣地吗?”
沈天摇了摇头,道:“先回稷下学宫吧!”
虽说他已百年没回过神霄圣地,但也不着急回去。
毕竟圣地有神霄圣主与碧莲天尊,这两位顶尖强者坐镇。
还有战神塔与叶擎苍本尊残魂在,一点都不用担心邪灵威胁。
而且,他前往稷下学宫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先前荒石帝君将不死蟠桃药送给他时,曾说要一枚混沌补天丹。
只不过沈天有要事缠身,一直抽不出时间。
而后又因为进入浑天棋局,直接闭关了180年。
拖了这么久,确实不能再拖下去。
因此,沈天打算尽快将补天丹给荒石帝君送过去。
这等无上丹,对荒石帝君这等级别的强者同样有效。
眼下局势对于五域来说,极为不妙。
荒石帝君身为五域至强存在,修为若能精进,也能更好庇护五域。
……
听到沈天的话,东荒诸多天骄纷纷回应:“那我等便与沈兄一同前往。”
“是啊!我们也好久没有回学宫了!”
“这次回去,我们可要好好聚聚。”
他们都是从稷下学宫走出来的学员,由于大劫爆发,皆赶回去守护自家圣地。
因此,也差不多百年没有回稷下学宫。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回去看看。
最主要的是,他们想跟在沈天身边。
毕竟,沈天可是公认的气运之子,跟着他准没错!
沈天点头笑道:“好,那我们一起回去!”
众人稍作准备后,一同动身,向着稷下学宫赶去。
……
都天府。
此府不仅是中州九府之首,也是大荒仙朝根据地。
这里的情况,与五域其他地方不一样。
四处氤氲缭绕,生机勃勃,毫无一丝祸乱景象。
可以说,都天府乃是五域中,极少数没被邪灵侵袭过的地方。
毕竟,邪灵教还没有那个胆子与实力,直接对大荒仙朝发动全面进攻。
沈天一行人很快就赶到都天府天圣城。
这里繁荣安定,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有很多五域修士,相处和谐。
由于大劫降临,各地陷入战火纷争,每天都在提心吊胆,气氛无比紧张。
因此,进入天圣城,众人紧绷住的神情,也缓缓放松下来。
王神虚提议道:“沈兄,不如我们先去铜雀台坐坐?”
“也算是为你接风洗尘,庆祝你平安归来。”
铜雀台,可是颇具回忆之地。
他们当初首次前往稷下学宫,便是相聚在铜雀台。
这里,承载着众人百年前的回忆。
沈天点头,他也想去铜雀台看看。
反正都到了天圣城,去找荒石帝君也不急于一时。
闭关180年,沈天也想看看外界有什么变化。
……
一行人向着铜雀台走去。
众人边走边笑,谈论着昔年往事,在这里大战中州天骄。
“你们知道吗?当初我等在这里,鏖战中州数百天骄,且都是历代圣子!”
“哈哈,我们都是新生,照样将那些老生打的屁滚尿流。”
苦多满脸振奋,向周围其他人讲述着当年事迹。
这时,王神虚挠头道:“秃子,这好像没你什么事吧!”
“我记得你当年就上过一场,被打得满头大包,头角峥嵘!”
王神虚清楚记得,当初与中州天骄那一战,他们这一代就苦多败了。
还败得一塌糊涂,丢脸无比。
王神虚疑惑的盯着苦多,心中吐槽。
怎么,这么丢脸的事情,这秃驴也能拿出来吹牛逼?
苦多:“……”
“咳咳,这位施主,贫僧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但你这么诋毁贫僧名号,是何居心?”
“你是不是想跟我切磋切磋?”
“我看,你肯定是想跟我切磋切磋!”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切磋切磋!”
苦多眸光炯炯,定定望着王神虚,口中嘟囔不断。
王神虚一脸黑线,直翻白眼。
丫的,就知道趁这个时候欺负王某。
等王某修回几百年寿命,我削死你这秃驴!
……
当然,王神虚是不会将这个话说出来。
毕竟说出来,是要挨揍滴。
以他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谁都打不过!
见到这一幕,众人摇头笑了起来。
其他人也在讨论当年趣事,气氛融洽。
他们这般模样,颇有些少年义气,指点江山的追忆之情。
只不过180年过去,很多事情早已物是人非。
有些人,有些事已经彻底湮灭在这个世上。
想到这里,众人叹息。
沈天却没有那么多的感触,因为他直接闭关180年。
而且在浑天棋局中,沈天也处于天人合一,物我两忘境界。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180年对他就像一眨眼而已,转瞬即逝。
因此,沈天此时完全还是少年心性,不像众人那般感慨。
“好了好了,我们先进去坐着。”
“今天咱们一起喝喝酒聊聊天,庆祝师弟平安回归。”
方常提议道,准备进入金凰阁。
……
“咚咚咚!”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吵闹之声。
响声激烈,还带着阵阵道法轰鸣声,震颤天地。
“发生什么事情了?”
众人好奇,凝眼望去,铜雀台楼下,浮现出一处巨大的擂台。
擂台铭文密布,法则缭绕,散发着强大气息。
这是由顶尖强者打造出来,圣阶之下无人能破。
而擂台上,则有一群年轻天骄正在比武切磋。
刚才的响声,正是擂台上切磋的天骄激发出来的。
见到这一幕,沈天笑道:“这铜雀台里面,怎么多了个擂台?”
他们百年前来的时候,是没有这些东西的!
齐少玄淡淡笑道:“沈兄,当年我们与中州天骄不打不相识,最终化干戈为玉帛,已经传为稷下美谈。”
“后来石翎、石奎以及各代圣子提议,就在这铜雀台里建立【天骄擂】。”
“每次稷下学宫招生季时,都鼓励天骄们友好切磋。”
“下面那些天骄,都是这一代的新生学员。”
沈天神色讶然:“稷下学宫不是100年一次招生吗?”
“按照时间算,应该还差20年吧!”
张云霆解释道:“域外邪灵大举入侵后,稷下学宫的招生就从100年改到三十年。”
“包括各大圣地的招生年限也开始缩短,为尽快培养出强者,抵抗域外邪灵。”
“所以,这几代的天骄都成长得非常迅速,远超以往。”
张云霆苦笑着摇头,心中感慨万分。
……
还好我们出道时机比较早,又有师弟的补天丹辅助。
若是再晚上几代,说不定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现在小家伙们,一个比一个变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