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獵魔烹飪手冊-第四十八章 模仿推薦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守城兵丁讲述的事情,对于杰森、豆包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
完全就是杰森在‘山城’遇到李德尚的翻版。
杰森与豆包对视了一眼,两人没有再开口,只是不动声色的驾车穿过了城门。
刚入州府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两人都觉着有一丝诡异。
离开了城门,豆包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杰森,马上就开始让马车向着路旁的一间客栈而去。
这个时候可不是询问的时候,赶紧找个落脚之处,再细细商讨对策才对。
这间客栈就在在城门附近。
“大爷,这小院绝对清静。”
“车马也能够放入院中,我们这有上好的饲料,需要给您安排上吗?”
“你要吃饭,直接来客栈里就行了。”
一个机灵的伙计将杰森三人带入了客栈后的院子。
院子与客栈一墙之隔。
但是,缺少了大街上的吵闹。
有着巷子内特有的安静,且房间、被褥也十分干净,院子里也没有什么杂物,车马进来,也不拥挤。
杰森满意的点了点头。
豆包马上拿出了一角钱纸币递给了伙计。
“谢谢这位爷,谢谢这位姑奶奶。”
“您二位忙着,有事您喊我。”
拿了赏钱的伙计越发的喜笑开颜了。
该省的时候省。
该花的时候花。
豆包可是深知这一点的。
有的时候省小钱,会变成花大钱。
而有的时候,花小钱则能够省大钱。
就如同这个时候。
“伙计,骡马市在哪?”
“还有我们刚刚入城的时候,怎么审查的这么严?”
豆包问道。
“您说骡马市?”
“就在离我们着不远的大街上,您拐个弯就能看见,旁边还有个市集,比一般铺子里的东西便宜的多,不过,您最好带个本地人去,那地方的人不老实。”
“进出城门怎么这么严?”
“还不是闹贼嘛,而且还是一个亡命的飞贼,城里面的四个蓝衣捕头都被杀了,剩下一群黄衣捕快和没有品级的捕快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那位大老爷已经贴出告示了,说是帮助自家孩子寻找几个武艺过人的教头开蒙,但具体是什么,大家全都清楚。”
对于之后豆包的问话,完全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快的,当伙计离去后,杰森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个时候,他已经确认了,现在府城里发生的事情,就是他遇到苟胜兄的翻版,虽然人物换了,但是整个事情却没有换。
‘有人针对我?’
杰森几乎是下意识的想道。
眼前的这一切真的是太巧合了。
以至于不得不让杰森多想。
‘会是谁?’
‘‘往生教’?’
‘还是‘四海帮’?’
杰森想着眼前副本世界,唯一和他有着敌对关联的两份势力。
而在一旁,崔龙女小声询问着豆包,等到豆包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知后,这位‘四海帮’的继承人,马上说道:“‘四海帮’内没有这种行事风格的人。”
“至少我所知道的没有”
话音落下,崔龙女又觉得不保险,补充了一句。
“嗯。”
“按照我们之前的安排做就好。”
“豆包你去把那十匹战马卖了,然后补充一下物资。”
杰森点了点头,这样说道。
虽然只是三天,但是一行三人所带的物资已经消耗殆尽了。
尤其是调料方面,更是见底了。
现在自然是要补充的。
“崔小姐,请你和豆包同行。”
停顿了一下后,杰森说道。
“明白!”
崔龙女很干脆的点头。
现在眼前的局势不明,那么自然是要让局势明朗起来,不论是‘往生教’,还是‘四海帮’都是为了他们三人中的某一人而来。
尤其是她这样的一个炼丹师。
更是吸引人的注意力。
她出现的话,自然是会将对方的目光吸引过来。
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会明了。
至于危险?
危险自然是有的,但也比被动等待的强。
更何况,一路行来,杰森的靠谱让崔龙女有信心。
“那我们现在就行动。”
豆包说着就拉起了崔龙女的手,牵着马向外走去。
崔龙女想躲来着,最后,没敢。
任由豆包牵着手向着骡马市走去。
杰森则是隐匿在侧。
就如同崔龙女猜测的那样,与其被动,还不如引蛇出洞。
但是,等到豆包将马匹卖了,还补充了相应的物资后,并没有一个人前来盯梢。
甚至,除去几个目带贪婪的家伙外,就没有一个人是带着恶意的。
而且,等到三人返回了小院后,就得到了一个十分意外的消息。
“飞贼抓住了?”
豆包、崔龙女一愣。
“是啊!”
“其实是前天晚上就抓住了,是大老爷新聘的赵教头一人独力将这飞贼擒下的,只是担心飞贼有同伙,这才隐而不发。”
“不过,刚刚飞贼的同伙也都落网了,也就不用戒严了。”
“传闻里赵教头擅长‘虎形拳’,一拳打出,就和真的老虎一样。”
前来送消息的伙计说着就松了口气。
那些大老爷怕飞贼。
他们也怕啊。
毕竟,传闻中这飞贼可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货色。
如果是雅贼的话,他们倒是不介意将其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谢了。”
豆包又给了一角钱。
伙计感谢离去后,崔龙女就没有忍住,开口道。
“有人在模仿沐馆主。”
这位‘四海帮’的继承人很肯定的说道。
“嗯。”
豆包也点了点头。
这也是她第一时间的感受。
而杰森?
不仅感觉怪异,而且总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就好像是对着镜子猜拳。
本来都是出布,镜子里的你突然出了剪刀。
“有点意思。”
杰森轻声自语着,然后,叮嘱了豆包两句,就向外走去。
他想要去看看那位姓赵的教头,看看对方究竟搞什么鬼。
当然了,杰森没有马上离去。
他在出了小院后,绕了一个圈子,就又回来了。
对于陌生人的话,不可全信。
万一是调虎离山呢?
因此,杰森在院外足足隐匿了两个小时,确认不是调虎离山后,这才向着‘府城’的衙门而去。
府城衙门很好找。
那两个石狮子和兵丁、捕快,十分显眼。
布局和‘山城’的衙门类似,只是大了很多。
杰森穿过回廊,隐匿一旁。
大厅中,正开了一桌宴席——
“感谢赵教头。”
一位富态,却面带威严的中年人举杯向着对面的男子示意。
对方身躯魁梧壮硕,面容冷淡,但顾盼生辉,眉宇之间却有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杰森眉头一皱。
虽然眼前的人面容和他只有三分相似,但是气质却有七分,而魁梧壮硕的身材则是十分。
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但是,吃饭的模样却是0分。
端着酒杯,喝了。
拿筷子夹菜,慢。
慢条斯理间,似乎是在品尝。
根本看不出对食物的热爱。
反而有点装模作样的感觉。
杰森站在阴影中,注视着这一切,双方谈话的声音也清晰的落入耳中。
“客气。”
赵教头这样回答着。
“不知道,赵教头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如果愿意为犬子启蒙的话,一月百块大洋,赵教头吃住都可以在府里。”
州府的老爷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说道。
他实在是想要把眼前的赵虎留下。
不单单是因为赵虎帮他解决了燃眉之急,更重要的是赵虎在这次行动中表现出的实力,更是让这位州府老爷大吃一惊。
绝对是‘练皮’大成的高手。
甚至,说不定已经开始凝练‘气血’了。
‘气血’高手,这在州府内都是罕见的。
留在身边用出可是太大了。
“而且,帝国能够根据功勋兑换功法、秘药。”
“赵教头您有需要的话,我可以直接帮你兑换。”
州府的老爷说着更多的条件。
但是坐在对面的赵教头却是不为所动,面容还是那种淡然,即使是摇头时,也没有多余的表情。
“多谢。”
“但是赵某人心不在此。”
赵教头拱手致歉。
“哦,那赵教头想要做什么?”
州府的这位老爷面对拒绝,也没有任何的恼怒,反而是心平气和的问道。
凝聚‘气血’的高手,值得他这么做。
“应该是开一间武馆吧。”
赵教头这样回答着。
而这样的回答,顿时让这位州府的老爷大喜过望。
开武馆,证明这位赵教头还会留在府城。
只要留在府城,那就是好事。
他有把握迅速的拉近双方的关系。
而且,这位老爷已经打算让自己的两个儿子拜入眼前赵教头的武馆了。
“赵教头放心。”
“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那些酬劳根本不够的,武馆的事交给我了。”
这位大老爷说着,就已经决定,不仅要给赵教头找到最好的五官地址,而且还要买下来,直接将地契交给这位赵教头。
既然想要依仗着对方,这样的投资就是必须的。
身为州府的大老爷,他可是一清二楚。
宴席继续着,期间管家进来了一次。
等到宴席结束的时候,管家又进来了一次。
这一次,不是空着手,手里捧着一个盒子。
“赵教头,这是五百大洋,还有广街上的一套临街的二进院子,当做武馆实在是再好不过了,你千万要手下,我已经派人去收拾了,明早就能够入住。”
州府的大老爷这样说着,就把盒子推向了赵教头。
广街,不仅联通着东西两市,而且本身就是州府最大、最繁华的街道。
类似于‘山城’的武馆街。
他虽然猜到这位州府的大老爷要拉拢他,但是,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的下血本。
一套广街上的临街二进院子,本身就价值不菲。
而想要在这么短时间内买下来,就算对方是州府的大老爷,也一定是付出了高额的代价,说不定还动用了什么手段。
想到这,这位赵教头配合的愣了一下,随后一点头。
看到赵教头同意了,州府的大老爷脸上笑容更多了。
宴席撤去。
茶席摆上来。
些许闲聊后,等到这位赵教头离开时,已经是月上枝梢了。
“大人请留步。”
门口,这位赵教头说道。
“赵教头真不在府衙一住?”
州府的大老爷挽留着。
“客栈就很好,我付了钱的。”
赵教头这样说道。
“那就不挽留赵教头了,明早我们一起去广街的院子。”
州府的大老爷说道。
“好。”
这位赵教头应承着。
然后,早这位州府大老爷的注视下,这位赵教头快步的消失在了夜晚的黑暗中。
他并没有说谎,直奔城中的一间客栈。
他的落脚点就在那,预付了十日的房钱。
明天离开的时候,自然是要把多付的钱拿回来才行。
这并不是他的性格。
他本身对于这些许钱财根本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更深层的东西。
夹着箱子,这位赵教头的步履不紧不慢,以一种特别的节奏前行,隔着老远他就看到了客栈的灯笼和招牌,但是这位赵教头却是停下了脚步。
他看向了街边的一处阴影。
“出来。”
他低声冷喝。
立刻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穿着夜行衣,身材消瘦。
“不愧是赵教头。”
“本事就是高强。”
“不过,赵教头答应我们的事,是不是也应该兑现一下了?”
随着这样的话语。又有两道黑影从一旁走了出来。
三人没有站成一排,而是隐隐的将这位赵教头围住。
“兑现?”
“好!”
这位赵教头痛快的答应了,然后,就将夹着的箱子放在了手中,三人的目光马上就盯住了箱子,眼中泛起了贪婪。
不单单是里面的五百大洋,还有对方答应的秘药。
后者才是重点!
他们能不能跨过‘锻骨’,就要看这秘药的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最先开口说话的那人就要伸手去拿箱子。
可是,那位赵教头一抬手,让对方拿了个空。
“赵教头,您什么意思?”
领头那位语气不善的问道,身旁的两人更是将手放在了刀柄上。
对此,那位赵教头却是笑吟吟的。
他对三人一扫而过,轻声问道——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问你们个问题,你们看……我像不像沐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