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txt-第一卷 第1014章 服不服?推薦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一卷第1014章服不服?
第1014章服不服?
“站住!”
一声暴喝,忽然从主座上轰然炸开,接着就见这个宫殿的乾坤,顿时被封锁住,一股庞然大力,从周围向内部轰然压到。
离席而走的几人,顿是被奇绝力量推得连连后退,刚要踏上台阶的银衣白发青年,只听见耳畔一声巨响,也被殃及了池鱼,一股猛力将他弹飞,正好落在殿堂门口,神情更加阴沉。
‘好大的官威啊!’
但比陆寒愠怒的,是这广阔大殿上的气氛,顿时紧张无比,如兵刃磕碰的火花,似乎能感觉到些许杀机一闪而逝。
发威的人,正是主座上那位面如淡金的道士,紫金色双瞳里透着无上凌厉,威严层层暴涨,他身侧的女子,也厉眉寒霜,银牙咬住。
“怎么?不同意两位前辈的,难道还要被当场打杀?”
那名被称为青萝的女子,脸色如挂寒霜,但眼神里终究透着深深忌惮,嘴唇颤了颤,被两名大罗如此盯视,如被针扎般难受。
“那就先拍死我吧!这样的昊冥,根本不堪一击,外强中干,各怀心思,咱是架不住那些鬼皇围攻的。”
浑身金色法衣,画满金色符篆的一名儒生,也在离席之列,此刻挺了挺胸膛,连对高阶的最后一点尊敬都丢弃了。
“不错!鬼界入侵,如狼如羊群,疯狂吞噬我们的同时,还不忘嘲笑羞辱,笑骂这偌大仙域没了道君,就变成了一群软骨头饭桶,我宣子墨的脸丢不起!”
那名银发白须却面容青涩的青年,连头也没回,面朝门口继续大声不忿,并祭出了一把古铜色长弓,上面搭着三根黑灰色箭矢,还有件六角形的青金色法盘,威压让空间逐渐扭曲。
其他几人虽未说什么,但都是堂堂太乙金仙,哪个没有几分凌厉,纷纷有所防范,目光里充满不服。
“两位,是不把我们几个老家伙放在眼里了?想要服众的话,境界实力压制,可不是最稳妥的方式,然而贤伉俪当初各为一家时,频繁去和青黎道君亲近,其实沾染点傲气也在情理之中。”
下方左侧首位上,坐着一个虚影,但这是用肉眼所见,若用神念扫视,却是真切的本体,此等怪象着实少见。
此人像个富家员外,圆脸带笑,黑须短发,手里把玩着两颗古檀色圆珠,语气先压后扬。
“温伯,少说这些带有针刺的话,你去宏都道君那里的时候,妾身也早有耳闻的。总之他们那等级别都没了,我昊冥仙域之大,理该立一些规矩,这些小辈骨头很硬,还未尝到大厦将倾的苦楚,今天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
素幽仙子一脸不悦,但还是微微放低身段,意见再决然相佐,作为仅有的几个顶梁柱,他们这些大罗是万不能此刻闹翻的。
“恭请其他仙域的道君,照拂我昊冥仙域,无论支持和反对,是要在‘神书道券’上签字,此刻拂袖而去,那算什么态度,当我真不敢杀一儆百,大劫当前,岂容尔等再散乱无序。”
砰!
主座上的季凌,身躯微微向前一沉,那件玲珑宝塔就霞光大放,然后狠狠的砸在身前地面上,整个宫殿都震颤了数次。
他左手间,呼啦啦延伸出一卷玉简,长不足三尺,边缘有无数金丝缭绕,中间乌光灼灼,却空白一片。
“这是立规矩?还是献媚的文书?我昊冥仙域即便失去了道君,仍没有魑魅魍魉敢来算计,想要做软骨头,自己去就是了,不要动这块宝地的念头。”
“放肆!此乃季凌前辈的权宜之计,只想借一束光照耀在下方,引来八方积极支援,目光短浅,胸无大志。”
“即便三大道君都死了,以昊冥的底蕴,将来必会再出强者,可膝盖一旦碎掉,那会得到整个仙域世世代代的鄙夷。看看弥阳仙域,他们的广元道君也同时陨落,至今仍在独挡魔族,可曾有过圣人去庇护?”
“呵呵!弥阳吗?他们那里孤掌难鸣,这次连一个角落都未必能保住,会成为魔界的大本营,你想拿着那点傲气,步其灭亡的后尘?”
下边一个个身影,都在各持一词,吵吵嚷嚷互不相让,嗓音越来越高亢。
啪嗒!
一件物品,蓦的掉在地上,当场碎裂四五块,这才将气氛缓解不少,纷纷扭头看去,原来是主座的白发老翁,袖筒里掉落一颗洁白的晶珠,足有鸡蛋大小。
“你们都错了,没有胆量去谈论更大的荒谬,尔等争论的根源,还不是道君折损大半?他们占据高位,却有才无德,竟然内讧火拼,才造成我等这般被动。
尤其是青黎和宏都,竟然勾结外人,以多欺少设计暗算圣元道君,导致全部陨落,害我昊冥一落千丈,当这秘密不为人知?呸!”
嗡——!
广袤大厅,蓦的差点裂开,所有人大惊失色,闻言一震牙关磕碰,纷纷骇然的看向某个身影,脸上一片煞白。
哒哒……!
‘赫连前辈,你疯了?这种话可万万说不得,圣人都没了,万般牵扯都要随之散去,就如灰尘归于天地。’
‘赫连禹,你的秉性一直谨小慎微,何以这般口无遮拦,他们终究是护佑了我等无尽岁月,功过是非互相抵消即可,深究会导致你我陷入更加被动。’
一个个眼神,盯着黄发白甲的中年汉子,此人额头上,竟然印着一只银色小鸟,剑眉怒目,灵压让人不寒而栗。
“呵!他们错了就是错了,而且活着的八位,若是没有这次劫难,不知又在何处寻找机缘,若再出逆天之物,很可能又要互拼一次,有私欲者皆不可靠,还需我们自己争气!”
嘶!
胆子越来越肥了,一个太乙金仙也挺着胸脯,敢腹诽无上存在,众人都感觉自己越来越冷,有些心惊肉跳。
“这次劫数,唯一的好处,就是看清了某些人的嘴脸,诸位都要动起来,用小本本记上,哪个仙域竭力如昔,哪里的修士冷眼旁观,哪个家伙要搞小动作?”
有人挥了挥袖跑,随后最后那句话时,余光悄咪咪瞥了瞥主座的某人,那卷神书道券竟然还在悬浮。
“不错!本仙浩然正气,也该被人记住,这神书道券既然已经亮相,不留个大名,岂非要枉费季凌前辈的好意!”
话音还未落,一滴精血闪电般打出,噗的打在金丝缭绕的乌光空白处,迅速凝成一个名讳……蔺稷,下方还有个字大了一圈,显得是很刺眼——不!
接着,就有青萝仙子点头称是,模仿着依法施为,并对着主座侧身一礼,却大半面向白发老翁。
然后是银发白须面容青色的青年,接着又有第四第五……接连八九个,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无不尽数否决,傲气凌然。
“骨气是个好东西啊!但愿被万鬼啖魂时,还能一声不吭,实力上的差距,不是瞪眼骄横就能反败为胜的。”
那个灰色山羊胡、短发素袍的白脸老者,走到神书道券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丛璋,后面大大的‘可’字同样耀眼。
“很好!以后那就两面作战,我们各成一域,攒倒要看看,没有道君照拂的地方,能有多少人活下来,如果都死绝了,傲气在哪?”
木冠老者,捧着银色小山,步履摇晃着,也上前同意恭请道君让萌荫,名字还是复姓——公良雨泽。
“唉!终究要保全有生力量,珍惜那些小辈的生命,才可谈论未来,若如弥阳仙域那般,缺乏强有力支援,后果不堪设想。”
又有个金发少年,披着阴阳太极图的大氅,满身厚重麟甲,站在了季凌和素幽两名大罗一方。
然后身影重重,多达二十一名太乙金仙,或者摇头叹息,或者无奈苦涩,还有的满脸懊恼,都尽数表明了态度。
那神书道券上,归于左侧的人数,终究比右侧多了一个,请求道君守护,争取其他仙域大力支援的,还是占据多数。
浑身玄青色道袍的季凌,此刻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些,他身侧的素幽,抿抿嘴忍住得意,目光向几个大罗老鬼看去。
“五位同道,大局为重,事关昊冥苍生,我们都要负起责任,平时养尊处优也就算了,关键时刻必须承担一份责任,请吧。”
精华都市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一卷 第1014章 服不服?閲讀
“这个……老夫……否了吧!道君皆在时,近处这几个仙域,竭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即便真离和玄风两大仙域,都有自己的道君,下面的人仍旧如苍蝇般,来这里献媚讨好,我要再看看这世态炎凉,悟一悟天地大道。”
下方左侧第二人,颤巍巍站起来,似乎无比苍老,但面白无须,仅有半头灰发,和黑发形成鲜明对照。
白袍无字无图,却让人感觉上面有整个世界,他一举一动都带着浓烈道韵,宽脸庞上挤出些许微笑。
“哈!邱环老贼竟然还带着傲骨,倒是让本尊惊讶啊,如此不赞颂迎合一些,有点说不过去,咱本就没和三大道君有啥牵扯,否!”
白袍人对面,传出戏谑之音,那是个黑衣铭刻金纹,方脸上写满赞许的霸者,气势如神教之主,广袖长袍能藏下三千世界。
他动了未动,只喷出一口无上精气,在神书道券上,凝聚出的居然是自己的画像,头顶上悬浮着一团隐约,‘否’字位居其中。
‘啧!臧仓战君也站在了对立方,我有点后悔啊。’
“不说废话,所谓道君照拂与否,还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去拼命,是下方那数百万小辈以性命御敌,我堂堂昊冥仍然有覆灭小半鬼族军团的实力,关键在这里,不要分裂,放弃幻想,全力战斗!”
咚!
一只大脚,重重踏在地面,带着紫色翡翠头箍,却仅有三寸短发的红衣道人,大大咧咧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仍旧否决奉请道君。
站在同立场的十个太乙,见此情形欣慰一笑,作为大罗金仙,果然还是远见卓识之辈多一些,请个道君解决燃眉之急,人家也不是傻子,况且将来如何送佛?
“洪风雨,当年将这个意见提出来的恰恰是你,此刻竟然忽然退缩,原来这是个算计,当真是领教了。”
素幽脸色大变,顿时怒极而笑,用手指着红衣道人严词呵斥,一层层冰霜不断掉落,显然对这一幕十分意外。
“咳!仙子此言差矣,这项谋划的确是出自我口,但并非是不义之举,没有丝毫对昊冥不利,而且我只对贤伉俪私下交流,并未怂恿二位当做决议,让诸位在此必须表态啊!”
“此事无须再提,就此揭过,焦沐道友才是道君之下第一人,威望如山如海,您的意见最为重要。”
左侧主座,季凌抖了抖袖袍,他身后的素幽立即被震退几步,并将幽幽冷意一扫而空,显然对道侣的举动有些不满。
“如此,加上老夫,不敢苟同贤伉俪的意见之人,已经占了多数,咱们再继续思量一二,今天是内部商议,未对外公开,暂时无效。”
主座上的白发老翁,摸了摸胡须微微一笑,他已经看见,神书道券上,反对的一侧,早已悄悄的有了第五名大罗境的名字——温伯。
那位把玩两颗古檀色圆珠的员外郎,笑呵呵的无须言说,在场的所有人,只剩这对大罗道侣未落下名讳,但已经没多少意义。
“然而,关于此事,在赤恒仙域被妖界突袭的时候,我恰好正在霜影仙域,已经秉承了卓德道君,并委婉的征求了他的意见。”
就见季凌轻轻叹了口气,站起来时一脸无奈,瞳孔深处却藏匿着诡笑,所有反对恭请道君庇佑的修士,顿时脸色狂变。
“什么?前辈已经和卓德道君商量好了?”
“怎能如此草率?这将我等置于何地?”
“季凌,你把昊冥仙域,当做是贤伉俪的私有物品里?堂堂大罗,怎能如此不智?”
一张张脸,顿时充满恼恨,瞠目结舌的盯着夫妻二人,简直怒发冲冠,气的神色青红不接。
“哈哈!尔等服不服?还在激情表演,人家早已将套路钉死,你们人数多,能抵消一个道君的意志吗?”
门口,传来陌生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