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七九五章 馮噴子升官讀書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林家二楼。
林骁拿着电话说道:“喂,小小,你在忙吗?呵呵,没什么事儿,就是最近一段时间……蕾蕾心情不太好,你要是有空,就来家里坐坐,陪她聊聊天,嗯,她在家呢。”
……
川府。
会议结束后,顾言迈步跟秦禹走在自治会大院内,轻声交谈了起来。
“怎么样,心情好点了吗?”顾言问。
“开完会,我是要去一趟八区的。”秦禹轻声说道:“我得把她接回来。”
“对,真正的勇士,该面对的就得面对,躲避是没用的,兄弟。”顾言调侃着说道:“而且你不管怎么样,选的媳妇都是自己爱的,我呢?我他妈的连媳妇长啥样,还不清楚呢。”
“?”秦禹楞了一下:“这话啥意思啊?”
“我可能也快结婚了。”顾言掏出烟盒,伸手递给了秦禹一根。
“医生让我少抽一点。”
“多抽一根,也不影响你活到明年。”顾言“好言相劝”:“来,整吧。”
“……!”秦禹非常听劝的点燃香烟:“你跟谁结婚啊?那个会所的啊?”
“他妈的,要真是让我自己选,那她是个会所的也没事儿,老子还就认了。”顾言吸了口烟,难得有些落寞的说道:“唉,是政治家庭,八区目前大区议会会长的姑娘,她爸未来是党政的新领袖之一,也基本就是我的老丈人了。”
“……!”秦禹无言。
“这女的一直在外面进修,听说是个博士导师,文化人。”顾言笑着说道:“今年三十二岁,据说喜欢神学!他妈的,神学啊,兄弟!我认识耶稣,但耶稣也不认识我啊,你说以后我跟她聊啥啊,是释迦摩尼,还是折翼天屎啊?”
秦禹看着他:“没办法,你是太子啊。”
“是,我已经比很多人都幸运了。”顾言很洒脱的回道:“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我TM认了。唉,只是可怜浦瞎子的姑娘浦娅女士了,我能感受到,她很喜欢我……!”
秦禹听完,脸色认真的看着顾言:“谢谢你,大哥。”
“算了,不提这些烂事儿了。”顾言摆了摆手,话语直接的说道:“这几天,我跟司令部打个招呼,从八区请一些资本过来,给你研究研究贷款的事儿。”
精华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七九五章 馮噴子升官閲讀
“好。”秦禹点头。
“川府的军事力量必须要提上来。”顾言低声说道:“顾系一面要防着五区,一面又要盯着全局,而九江一开战,以后估计陈系的主要精力,也会放在区内斗争上……你川府不起来,就会牵扯到我们很多精力的。”
“我明白。”秦禹点头。
……
九区,松江。
一辆挂着警署01号牌照的汽车,停在了一处别苑门口,冯玉年推门下车,迈步走进了院内。
五分钟后,别苑主楼大厅内,一位风韵犹存的妇女,笑着冲冯玉年说道:“大忙人,没事儿也不来家里坐坐。”
“警署的事情太多了,天天在开会,我是真没时间啊。”冯玉年苦笑着说道。
“是啊,要不怎么说你是大忙人呢。”妇女招呼道:“走吧,去餐厅。”
冯玉年迈步跟着妇女来到一楼餐厅,见到了冯济。
“坐。”冯济招呼了一声。
冯玉年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笑着问道:“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
“好多了。”冯济帮他倒了一点白酒:“少喝一点。”
“你这么急找我,是有事儿吧?”冯玉年熟络的拿着筷子,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嗯。”
冯济将酒杯推过去,轻声说道:“最近松江可能要有人事变动。”
“什么变动?”冯玉年问。
“军部总政决定,升你当松江副市长,进市议会。”冯济淡淡的回道。
冯玉年愣了半天:“升我当副市长?啥意思啊,要下我警署署长啊?”
“不。”冯济摇头:“你是副市长,兼任松江警署署长,未来可能主管政法了。”
冯玉年听他这么说,心里更加费解了:“那这是啥意思呢?之前疯狂打压我,现在突然一下把我提什么高?用意在哪儿呢?”
“我问了咱家老爷子,但他也没跟我深聊,只说……让你干,你就好好干,多做事儿,少说话。”冯济看着他回道。
冯玉年皱了皱眉头:“二战区这段时间,一直遭受上层强压,这突然提我上来,我怎么感觉这事儿不太对啊,……”
“政治用意肯定是有。”冯济话语委婉的提醒道:“但命令下来了,你就得接着。”
“这事二战区司令部知道吗?”冯玉年问。
“之前应该不知道,但现在肯定清楚了。”冯济回。
……
九区,二战区司令部内。
周司令背手站在窗口,正看着外面的景色。
“司令,估计冯玉年升官的消息,明天就会传到松江。”旁边的幕僚轻声说道:“……依我看,这个事情有点不太正常。”
周司令低声回道:“不要声张,看看冯家的反应。”
“嗯。”幕僚点头。
“唉。”
周司令莫名长叹一声:“累得慌,下午的会议取消吧。”
……
晚上,六点多钟。
八区燕北的一处小酒吧内,乔小小伸手拦着林念蕾:“你慢点喝嘛,又没人跟你抢!”
“没事儿。”林念蕾摆了摆手。
“你真的能确定,秦禹打九江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她吗?”乔小小轻声问道。
“她的因素很大。”林念蕾扶着额头,满身酒气的回道:“川府有很多谣言,我都听到过……只是我一直不太相信,小……小禹能有别的想法……我对他的信任,是刻在骨子里的,你明白吗……小小。”
“我明白!”乔小小点头。
“我很迷茫……!”林念蕾看着酒吧内的一幅幅陌生面孔,眼神呆滞的说道:“我想用余生向家里证明,我的选择没错……可讽刺的是,余生或许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你不要想那么多。”乔小小皱眉劝说道:“秦禹又没和你谈过,你就在这儿自己猜,那不是越想越难受吗?你得让他找你,说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我们确实不能当傻子,但你也不能很武断的去判断一个人啊!”
“滴滴!”
话音刚落,林念蕾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