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96章:羞辱熱推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现在的李承乾,早就不是昔日那个孩子了。
此时的他,站在这里,独属于皇家的威势萦绕周身。
哪怕是出身于郑家大房的郑佳吉此时也被这威势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面对李承乾的声声质问,他跪在地上,脸紧紧地贴着地面,一动都不敢动,更不敢吭一声。
见此情景,李承乾昂了昂首,道:“你说,我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听闻这话,郑佳吉被吓了一跳。
这什么意思?
这是要杀了自己?
郑佳吉当时就慌了,他直朝着李承乾连连叩首:“殿下,殿下饶命啊殿下,小的知错了,小的知错了……”
“知错不改,又有何用?”
李承乾仰头冷笑一声,他直转回身,抬手指了指跪在地上郑佳吉道:“欺辱你等的,便是他,没错吧?”
“这……这……”
白震看了一眼郑佳吉。
虽说现在有李听雪与李承乾在场,可他还是有些害怕这人。
说到底,他的胆子早就在不知不觉间变小了。
早已不是年轻时候,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了。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96章:羞辱閲讀
见状,李承乾慢悠悠的说道:“不用担心,今日我在场,定然会还你一个公道,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就好。”
“是……”
白震思索再三,随后拱手道:“回禀殿下,正是此人,在半月前遣人来我这里,说是要迎娶我家女儿回将军府做侍妾。”
“可我老白家,就算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却也有些风骨。”
“我白震的女儿就算是嫁给穷人家做妻,也绝不会到大户人家做妾,所以我便将其回绝了。”
“老匹夫,你别含血喷人!”
见到白震马上就要将实情给说出来,郑佳吉急的直径破口大骂。
“没想到你在这时候竟然还在信口胡诌。”
“信不信本公子撕烂你的嘴?”
正当郑佳吉还想在继续骂下去的时候,李承乾直一脚踢在了他胸口上。
这一脚,李承乾是丝毫都没有留情。
直将那郑佳吉踢得当场侧飞出去好远,甚至还打了几个滚才停住。
李承乾直指郑佳吉喝道:“本王让你说话了吗?信不信,本王现在就处置了你?”
听闻这话,郑佳吉哪里还敢废话?
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李承乾的脚下跪好。
这也不能怪他怂。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396章:羞辱展示
毕竟李承乾现在可是代天子监国呢。
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他现在就是大唐的天子。
他说的话,谁敢反驳?
哪怕是郑佳吉身后有郑家撑腰,他也依旧不敢在李承乾面前表露出一点的不满。
可心里面,他也难免会生出怨怼。
毕竟世家出身的人,最看重的就是脸面二字。
而此时,李承乾却当着他手下人的面踢他,这就相当于在打他的脸呢。
因此,在郑佳吉看向李承乾时,他的眼神未免也起了变化。
只可惜,他不知道,李承乾是有系统的。
在他心态发生变化的一瞬间,李承乾那边的系统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收到来自郑佳吉的愤怒值+46……
收到来自郑佳吉的怨念值+99……
不过,听见了系统提示音后。
李承乾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抬头看向白震道:“你继续说你的,他要是再敢废话,本王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是……”
白震抿了抿嘴,继而道:“自打我拒绝了郑佳吉的求亲后,他便对此怀恨在心。”
“从那之后,他便五次三番的带人上门找茬,五日前甚至还用莫须有的罪名,抓走了我家许多青壮年的劳工。”
“殿下,您也知道,我行脚帮一直以来都是靠脚力帮人送货赚钱的,如今没了那些青壮年的劳工,哪里还能做事运转?”
“那日,我上门寻求和解,谁知却被他府内的家丁给打了出来。”
“而且他还放出话来,若小女不嫁过去,那我这行脚帮,以后也就不用存在了……”
听着这番话,李承乾盯着跪在地上的郑佳吉连连冷笑:“郑佳吉,你真是好大的胆啊!”
“殿下……”
郑佳吉只被吓得趴在地上,连忙辩解:“殿下,是他在污蔑我,我从没做过这些事呀……”
“我今日之所以过来,就是听闻帐下校尉被这府内的人殴打才过来的,这事儿跟我毫无关系啊。”
他直到现在,也还想着狡辩。
甚至还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自己下面的校尉身上去了。
可有些事儿,毕竟是李承乾亲眼看见的。
他不承认,有用吗?
“不承认是吧。”
“可以,太可以了。”
“本来我还想,若你能主动承认错误,便让你赔偿白家一些钱货,再好好道个歉,这事儿就算了。”
“但现在看你这样子,显然是想把本王以及这天下的百姓都当傻子糊弄呀。”
李承乾摇头叹一声,随即抬头看向郑佳吉:“可你看,本王像傻子吗?”
“若本王不清楚其中缘由,本王今日可会来此?”
他直昂首看向郑佳吉身后那校尉道:“你!”
那校尉哆哆嗦嗦的抬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殿下是在叫小人吗?”
“是。”
“你去,把你家都尉的衣服脱掉,只留内衬中衣。”
“随后由你亲自带着你的这些人,将其押解到此时最热闹的大街上,由南至北走上一个时辰。”
李承乾冷眼望着那校尉道:“若是时间少了,或者是谁中途离开了,那就别怪本王无情了。”
“殿下,不要啊,殿下,不要啊……”
一听这话,郑佳吉顿时就慌了。
脱去衣帽甲胄,只着内衬在大街上摇逛,这摆明了就是在羞辱他呢。
若是他真这么做了,莫说他自己的脸面了,就连郑家的脸面都得被他给丢光了。
到了那时,他郑家还如何在长安立足?
此时郑佳吉连哭带喊:“殿下,小人知错了,小人知错了……”
“知错?”
李承乾昂头冷笑一声,道:“晚了!”
话落,他直看向郑佳吉身后那校尉,冷声质问道:“你还在等什么呢?难道要我亲自做这事儿?”
听闻这话,那校尉还敢说啥?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一个是得罪郑家得罪郑佳吉,另外一个便是得罪李承乾这个正在代天子见过的家伙。
两相对比之下,只要不是个傻子就知道,该选那一边……
那校尉咬了咬牙,随后站起身来,左右环伺后,硬着头皮走上前,将郑佳吉身上的衣服都给扒了下来。
院中,只着着中衣的郑佳吉脸色涨红,他看着李承乾的眼神异常阴郁。
李承乾,你今日如此羞辱我,我绝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