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起點-第918章 有所決斷分享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这件事情有点急,我们必须马上解决,否则会让我们之后的工作不好做。”
女医生把详细情况介绍完后,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现在这事儿就等着你拿主意呢,你赶紧回来把这个人定好,左叔说现在是育苗销售的高峰期,他那边有点忙不过来,所以这事儿得你来弄。”
陈牧想了想,明白左庆峰的意思。
左庆峰虽然现在是牧雅林业的总经理,不过一些最重要职位上的人事安排,他一般都会让陈牧做决定。
又或者,他会提出几个人选,让陈牧做最终选择。
这是一种尊重,也是一种慎重。
陈牧之前和左庆峰聊过这件事情,让左庆峰没必要这样。
他觉得既然已经把左庆峰请进来当牧雅林业的掌门,就准备好了好把整个牧雅林业交给左庆峰来管理。
可左庆峰却认为他只是经理人,对于一个经理人来说,克制同样是很重要的品质。
他不愿意放任自己对权利的欲望放大,从而毁掉了自己和陈牧彼此间的互信。
这让陈牧很感动,同时也很无奈。
就像陈牧看过的书里所说的,每一个经理人都有自己的个性,他们会将自己的个性带到工作中,形成不同的管理风格。
也许,这就是左庆峰的风格。
思索了一会儿后,陈牧问道:“我记得吴工不是给我们推荐过一个好像叫王坚的人吗?我之前和汪静汶说过了,她说会去联系的,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女医生想了想,说道:“静汶私底下和我说过这件事情。
她说那个王坚是个坐过牢的人,在他手底下干活的人里,也有不少有相类似的经历,好像都是他的狱友之类。
之前静汶联系王坚,王坚好像表示过想要把手底下这些人,都带到我们牧雅林业来,静汶考虑过以后,觉得不太合适,就没有继续联系下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
陈牧之前听吴明说过王坚坐牢的事情,也大概知道他为什么坐牢。
好像是因为工程出事,公司老总跑路,所以事故责任都算在他的身上,让他坐了三年牢。
对于这样的人,陈牧觉得可以给个机会的,再加上吴明的极力推崇,这个王坚如果能请到牧雅林业来,或许还能算是捡个漏。
可是现在听到女医生这么说,事情就不一样了。
按照正常人的思路,接受一个有案底的人很容易,接受一群有案底的人,那就很难让人放心了,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人贼心不死?
好文筆的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笔趣-第918章 有所決斷
女医生继续说:“之前我们牧雅就出过好几次商业间谍的事情,小游那一次……嗯,人家都光明正大的来抢我们了。
左叔知道了王坚的事情以后,也劝我要慎重点,虽然这么做好像有点歧视人,可毕竟安全方面我们自己也得盯紧的。”
那就是没戏了……
陈牧有点失望,难得连吴明都那么推崇的人选,王坚的技术能力肯定没有问题的,人品也应该值得信任。
可是如果要吸纳那么多有案底的人员,这对牧雅林业会造成很大的安全隐患,这似乎又是不能接受的。
事情很快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陈牧只能对女医生道:“那就让汪静汶继续物色人选吧,这种事情急不来,也不能急。不管怎么说,找对人才是最重要的。
女医生答应一声,又和陈牧聊了一会儿,才挂断了电话。
陈牧放下电话,才发现已经到地儿了,车子已经停在了酒店门口。
“走吧!”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918章 有所決斷
陈牧招呼了女律师一句,想要下车。
“先等等!”
女律师叫住他。
陈牧转过头,讶异的看向女律师,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我刚才想了想……”
女律师有点欲言又止,不过最终还是说了:“我虽然不懂你们公司生意上的事情,不过我刚才回想了一下你和秦深谈的那个事情,我觉得你应该慎重,不要这么轻易就答应他们。”
“哦?”
陈牧来了点兴趣:“怎么这么说?”
女律师道:“虽然他的提议可以让你们很轻松的就获得客户和物流方面的支持,可是其实你们公司的角色也会彻底变成供应商,而阿力商城变成了你们的平台。
这算是一种生产关系的变化,阿力商城会处于优势地位,也就是拥有主导这个关系的地位。
或许一开始的时候,你们合作得很好,一切都没有问题。
可是我们律所见过很多类似的案例,一旦你们之间发生利益冲突、发生矛盾,牧雅林业在未来的博弈中很容易就会陷入窘境,处于不利的地位。
这对你们来说是非常吃亏……嗯,一不小心会吃大亏,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慎重一点。”
听见女律师这么说,陈牧之前还有点看不清楚的心里,一下子就像是有一道阳光照过,全都看得清清楚楚起来。
女律师说得没错,所有的商业活动,两个商业实体间都会建立各自的生产关系。
最常见的就是甲方、乙方,然后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合作关系,非常复杂。
牧雅如果和阿力商城合作,虽然看起来从一开始就占了很大的便宜,是一种平等的合作关系,可是等前面的甜头尝完,后面等着的,也许就是后续博弈中苦果。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牧雅林业自己做温室果蔬的项目,或许一开始会困难一些。
可这毕竟是一种磨砺,是一个让牧雅林业彻底蜕变的机会。
如果试图去走捷径,迈过这个过程,将来或许为此付出的……会更多、更惨重。
一瞬之间,陈牧的心里就已经有所决断了,他决定明天打电话拒绝秦深提出的合作。
“谢谢你,涓儿!”
陈牧沉默了一会儿后,抬头冲女律师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女律师怔了一怔,没想到这个老不正经的人,居然会这样和她说话。
而且,这一句“涓儿”,一直是阿娜尔的专属,现在被这人这么叫出来,还真让她有点不太适应。
所以,她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陈牧自顾自下车:“走吧,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一大早的飞机,别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