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大叛賊 夜深-第一千一十四章 進而攝政讀書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戴铎打着马蹄袖冲着雍亲王跪下,神色中满是恳切:“王爷,如今皇上病重无法理事,朝政艰难之时,臣恳请王爷以先帝之子,皇上之兄,当朝亲王之尊摄政,以安天下之心,定我朝之基。”
谁都没想到戴铎突然会来这么一手,他这么一跪,又这么一说,在场其他人哪里还站得住?当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全都跪了下来。
戴铎这分明就是要让雍亲王再进一步,以摄政之名进位摄政王,从而在法理上确定雍亲王统揽大权的合理性。
在满清,当年多尔衮就以摄政王之职独揽大权,同皇帝几乎平起平坐。而如今,一旦雍亲王进位摄政王,那么从法理上就可以确定雍亲王对朝政的掌握,而且更重要的一点,作为摄政王几乎已同皇帝的权利没什么区别,从这点来讲雍亲王一旦正式摄政,那么他就等于半个皇帝了。
至于戴铎讲的所谓皇上病重无法理事,这种鬼话大家都心知肚明,仅仅只是找个理由罢了。
马齐的性格比较直接,为人也相对爽直,虽然他对于建兴之前无法扭转乾坤很是失望,对于大清面临的局面也无比焦虑,从大局考虑而最后选择了雍亲王,但在他心里对于建兴还是有君臣之谊的。何况,建兴继位以来,对于马齐也颇为信任,两人相互还算融洽,如今听得戴铎突然进言提议让雍亲王进位摄政,他虽没出口反对,可心里却不是滋味。
至于张廷玉,在心里暗骂戴铎厚颜无耻用这种方式讨好雍亲王的同时,可同样也不能不承认戴铎的建议也有几分道理。所谓名不正言不顺,虽然雍亲王如今已掌握大权,可毕竟以亲王身份理政并不妥当,但是假如直接进位摄政王,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而殷泰和田文镜两人却没那么多考虑,在他们看来自己早就是雍亲王的人,如果雍亲王进位摄政王,那么对于他们非但没有坏处反而有着好处,所以这两人在戴铎说完后异口同声表示赞同,劝雍亲王进位摄政王。
五人中三人已经明确表态,剩余的张廷玉和马齐最终也附和赞同,劝雍亲王以大清基业出发,为天下万民着想进位摄政。
“这……本王如此所为,恐招来非议啊!”听着众人相劝,雍亲王心中开心的不行,但表面却装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如不是皇上病重无法理事,本王又怎么会来淌这个混水?一直以来,本王一心只想当个太平王爷而已,但如今国事艰难,不得已本王这才硬着头皮协助皇上理政,如此所为已经是逾越了,怎么还能进而摄政呢?不可,这万万不可……。”
“王爷,正因为国事艰难,所谓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王爷此举是为我大清,为我天下万民和江山着想,这天下人又如何能因此对王爷有半分不敬?还请王爷早日摄政以正其名,以安天下!”田文镜义正词严道,对着雍亲王就是砰砰几个头,一副雍亲王不上位他就要磕死当场的架势。
“抑光这是为何?起来,快快起来!”见此,雍亲王一副焦急的模样连忙从坑上下来,伸手就把地上的田文镜拽了起来,看着田文镜脑门上已经磕出的血迹,面容顿时痛心和埋怨:“你的心本王自然是知道的,但你们如此所为分明就是把本王架在火上烤啊!一但本王真进位摄政,这天下人悠悠之口还不知道会说些什么呢,难道你们想让本王陷于不义之中?”
“王爷此言差也!”见田文镜后来者居上抢了自己风头,戴铎心里暗骂,这时候急忙接过话道:“王爷此举是为了大义,又何来不义?如今也只有王爷摄政才能救我大清危局之中,再者王爷向来一心为国,一心为公,这天下人都是知道的。”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叛賊 愛下-第一千一十四章 進而攝政讀書
“可是……。”雍亲王依旧迟疑不决,紧皱的眉头无比为难。
“王爷,此一时彼一时,几位大人说的没错,王爷摄政是眼下最好的办法,这是为了大清江山,也是为了皇上安心啊!难道王爷如此就不遭人非议?当年王爷奉先皇之命清理户部,铁面无私令天下人无不赞叹,王爷之名天下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如今摄政正是众望所归,更能以此镇住宵小之辈,以定朝野之心。为此,臣请王爷不必再有顾虑,当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以摄国政!”张廷玉心中叹了口气,事到如此他不说话也不可能了,何况雍亲王虽然一力推辞,可他却清楚雍亲王是等着自己和马齐表态。
这时候,如果他再不说话,就不是得罪雍亲王这么简单了,想到这张廷玉上前开口道,边说着边以大礼跪下,同时趁所有人不注意的当口悄悄碰了碰站在右边的马齐。
马齐性格不如张廷玉圆滑,可也不是傻子,顿时也明白了过来,急忙跟着张廷玉一起跪下,同时其他三人再一次跪下,异口同声劝雍亲王摄政。
看着众人这么一幕,雍亲王表现出一副无奈又无比纠结的样子,好半天这才长叹了口气。
“你们几个奴才,这是让本王进退两难啊!上位容易,可这样一来本王就再也退不得了,一旦未来有事,不仅是本王,就连你们也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难道尔等就不知道其中利害?”
“臣(奴才)愿跟随王爷同进共退,万死不辞!”诸人想都不想就回答道,见此雍亲王无奈摇了摇头,然后再思索片刻,最终点头答应了。
见雍亲王最终答应,众人顿时大喜,尤其是提出这个建议的戴铎心喜之余更是得意。
雍亲王上位,他这个提议者自然有着好处,说不定很快他就能借此成为雍亲王——不!应该是摄政王的第一重臣。只要迈出这一步,那么未来再找机会直接取建兴而代之也是顺理成章,一想到这戴铎心中就是一片火热。
接着,戴铎主动提出由他来起草雍亲王摄政的圣旨,雍亲王也点头表示同意。这一下,戴铎更是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起劲,不一会儿就洋洋洒洒写完,然后摇头晃脑地当众读了起来。
读完后,雍亲王让戴铎修改了几处,随后重新撰抄后,取出藏在炕头的皇帝之宝盖上,随后让张廷玉去宣布旨意。这样一来,自此雍亲王就完成了由亲王进位摄政王的步骤,而众人也同时改口称呼其为摄政王千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