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574章 生子當如賈平安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老了。”
李勣揉揉腰,就站在值房前说道:“先前有人弹劾李义府招募移民应者寥寥,老夫知晓李义府的性子,他定然会以人手不足唯为由把事情丢在百骑的头上,你可想好了如何应对?”
果然,李义府那货就搞不定此事。
贾平安说道:“此事百骑去了何用?”
李勣微微一笑,比老程还神秘。
“甚好。”
主意呢?
只得了个神秘微笑的贾平安稍后就被召进宫中。
李义府在。
“……百骑不动,臣令各处官吏到各处招募,可终究人手不够……”
贾平安刚好进来,行礼后,就毫不客气的道:“敢问李侍郎,要多少人手才够?”
李义府微笑道:“长安各处多少村子?要一一去鼓动……”
人无用,怪卵痛。
贾平安说道:“百骑不是文官!”
你特娘的让武人去鼓动百姓移民,合适吗?
你说的再多有何用?李义府笑的很是和煦,“陛下,臣……无话可说。”
道理老夫不和你说了,就揪着你那个错误不放。
百骑没去!
李治本想让李义府和贾平安借此共事的机会握手言和,可没想到这二人却是水火不相容。
“百骑疏懒……”
来了。
李义府看了贾平安一眼,心想虽然老夫给你准备的坑你没跳,但这个坑你终究还是得要进来。
这便是李猫。
但凡被他坑过的无不深恶痛绝。
贾平安一脸沉痛,“陛下,臣愿将功补过。”
李义府笑道:“陛下,臣在想,难道百骑能提着横刀逼迫那些百姓移民安西?”
李治也冷了脸。
他本意是让他们握手言和,可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
李义府新晋,必然要安抚,这也是他能红得发紫的缘故。
贾平安一看他的神色就明白了。
从来只有新人笑,他这个旧人要挨刀。
“此事朕便看着你折腾,不好……”
李治神色微冷。
这便是把处置权留在了最后。
出去后,李义府笑道:“此事老夫本不想如此,奈何陛下追问……”
我本不想哔哔,可皇帝知道的太多了。
贾平安觉得这人真的无耻。
“其实,此事并不难啊!”
贾平安提高了嗓门。
殿内的李治都听到了。
不难?
李治捂额,随即去了武媚那里。
“李义府和贾平安之间泾渭分明。”
武媚很诧异,“陛下,他们的性子截然不同,如何能相容?”
李治一怔。
长孙无忌一伙的权柄不断萎缩,他现在刚触碰到了帝王的至高权利,有些飘飘然,武媚的话让他不禁反省了一下自己。
“李义府行事狠辣,却笑容满面,人称李猫,笑里藏刀。”武媚对于李义府的态度很明显,那就是用,但也只是用,“平安行事却有章法,知分寸,两者自然不相容。”
李治坐下,武媚叫人去煮茶。
“龟兹国相谋反,大将谋反,由此可见西域对大唐并无忠心。”李治沉声道:“大唐若是丢失安西,下一步就会被封死河西走廊,如此就成了一隅之地,故此前汉和匈奴在河西一带拼死厮杀,为的便是这个。”
“太子来了。”
李弘进来,等他行礼后,武媚招手,“来,听听你阿耶说朝政。”
李治微微一笑,眉间多了轻松,“河西一代能养马,能耕种。你想想,能耕种便能存人,渐渐繁衍生息,而能养马就能打造庞大的骑兵……”
武媚恍然,“如此,河西不但能养人牧马,更是大唐通往西域的必经之路。若是被吐蕃人拿到了手中,他们利用河西的战马和耕地就能不断强大……加之控制了去西域之路,贸易之利也得了……”
她不禁一惊,“一国何为重?粮食。其次军队,再次钱财……河西之地竟然如此重要,难怪从前汉开始就争斗不休。幸而大唐如今控制了此地……”
“控制只是一时。”李治放缓了语气,“此次龟兹之乱就给朕提了个醒,安西之地仅仅驻军是万万不够,若想长治久安,必须让那里成为大唐的疆土,而百姓就是根基。”
“不是在移民了吗?”
“李义府办事不力。”李治淡淡的道:“应者寥寥。”
“阿耶。”李弘突然问道:“那要不要打?”
这孩子……
武媚不禁笑了,“是移民,不是打。”
李治招手,等他近前后说道:“贾平安愿意接手。”
武媚笑道:“给他试试也好。”
“不,他在外面和李义府说此事容易!”李治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道:“既然他说容易,那朕便拭目以待,若是不妥……”
阿弟越发的奔放了,为何说出这等自断后路的话?
看来……这是真的飘了?
李治牵着李弘出去。
身后……
“邵鹏,年轻人飘了该如何?”
“皇后,该痛责。”邵鹏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怂恿和幸灾乐祸,“奴婢曾听卢国公说过,孩子是不打不成器。武阳侯也曾说过,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
李治的嘴角微微翘起。
晚些贾平安二进宫。
再出来时身上竟然带着脚印。
传闻皇帝今日心情大好,令人准备了美酒。
……
李义府回到值房,冷笑道:“贾平安说移民之事简单,他故意大声说出来,让陛下也能听见。这是在故意羞辱老夫,如此……放话出去,若是不成,那就别怪老夫不顾皇后的面子!”
有心腹劝道:“侍郎,那贾平安好歹也是皇后的人,要不……缓和一番?”
李义府的笑脸依旧,但眼中却多了一抹不屑之色,“想升官?”
心腹点头。
“想发财?”
心腹点头。
李义府微笑道:“如此,你就得出人头地,把能威胁你地位的人踩在脚下,如此你就光芒万丈……升官发财自然是你先他后。既然走了这条路,那就是不进则退,谁挡了老夫的道,谁就是老夫的对头!”
心腹一怔,“可皇后若是不满呢?”
“皇后的身边在渐渐聚拢人,可都是陛下默许,懂不懂?”李义府和春风一起微笑,“就算是聚拢了人,可人心难测,内里也得斗一斗……”
他突然拍拍心腹的肩膀,“许多时候需要你无事生非,主动挑事。若是陛下的人抱作一团,蜜里调油,帝王就会生出猜忌心来。”
心腹恍然大悟,“也就说,哪怕都是陛下的心腹,彼此之间也不能交好?”
李义府点头,“这就是为臣之道。”
随后外面就有人传话。
明静急匆匆的回来。
“这是买了什么?”
贾平安抬头看了一眼。
明静走过来,猛地拍着案几,“你竟然说移民之事简单?”
贾平安点头。
明静捂额,缓缓退到自己的案几前,一屁股坐下去,“此事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武阳侯,我就怕你羞辱李义府不成,最终……”
最终被他反杀!
贾平安起身出去。
明静叫嚣着,“去看看他做了什么?”
“明中官,武阳侯说是请客。”
程达动心,“可有我等?”
包东摇头,“武阳侯请了卢国公等人。”
明静看着程达……
你觉得自己能去吗?
然后她叹道:“寻那些老帅来求情……果然是不变应万变的武阳侯,乌梢蛇!”
……
“小贾请客?”
梁建方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小子好像没怎么请过客吧?”
众人一想还真是。
晚些到了长安食堂,梁建方上前行礼,“见过鄂国公。”
尉迟恭竟然来了,尉迟循毓在身边随侍。
尉迟恭当年威风凛凛的时候,连程知节都得退避三舍。
军方前大佬出现了。
尉迟恭淡淡的道:“许久未见,你等倒也还精神。”
众人一阵寒暄,李勣来了,李敬业跟着。
“懋功别来无恙?”
李勣本姓徐,原名徐世勣,字懋功。后来被赐姓李。为了避先帝李世民的讳,把世字去掉,叫做李勣。
李勣拱手,“鄂国公精神依旧,幸事。”
尉迟恭目光扫过李敬业,“你太过谨慎,避祸的本事不亚于李靖,不过却少了些大气。”
程知节不禁苦笑。
这位的脾气竟然还是那般啊!
尉迟恭却对李敬业颇有兴趣,上前用力拍了他一巴掌。
李敬业抬头,“鄂国公看着颇为精神。”
“好一个熊罴!”
尉迟恭不禁赞道:“以后定然又是一员猛将。”
他爱不释手的拍拍李敬业,“你说老夫精神,如何精神?”
李勣心中一个咯噔,“鄂国公,这孩子……”
尉迟恭看了他一眼,“你自家谨慎也就罢了,连带孩子也要压制,可是男儿?”
老夫不是男儿,难道是女子?
李勣苦笑。
李敬业说道:“鄂国公,我刚才见你盯着那个侍女看……”
前方,一个贵妇人缓缓而行,身边两个美貌侍女。
李勣的脸有些抽搐。
“男人但凡还有精神,就会对女人感兴趣……”
“哈哈哈哈!”尉迟恭大笑道:“说得好!耶耶如今依旧对女人有兴趣。”
李勣心中一喜,暗道孙儿今日竟然这般会说话,难道是祖宗显灵了?
李敬业叹息一声。
“说话!”
尉迟恭对这个小子越发的喜欢了。
刚才店里点菜的贾平安出来,见状就想阻止……
“是。”李敬业觉得尉迟大爷真的爽快,合自己的胃口,“不过真正厉害的男人,都不会盯着得不到的女人看。盯着这等女人看,他定然是欲求不满。”
……
……
……
李勣的脸都绿了,准备回头就拍死这个孙子,换一个继承人。
尉迟大爷欲求不满?
尉迟循毓的脸也绿了。
阿翁要杀人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ptt-第574章 生子當如賈平安鑒賞
贾平安刚准备打圆场,尉迟恭就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一巴掌拍死李敬业吧。
尉迟恭一巴掌拍去,赞道:“耶耶无女不欢,自然欲求不满,好小子,说的耶耶心中舒坦,回头耶耶送你两个歌姬……”
这样也行?
李敬业咧嘴笑的很欢喜。
尉迟恭回身,贾平安行礼,请诸位大佬进去。
纪成南站在边上谄笑,然后看到李勣一巴掌拍在李敬业的肩上,好像很用力,但毛用没有,李勣面色发青的甩着右手。
众人一路上楼,最大的包间已经腾出来了,几个权贵在边上骂骂咧咧的。
“谁这般金贵?竟然让耶耶让地方,回头弄死他!”
脚步声传来,一起传来的还有纪成南的声音。
“慢些慢些……”
纪成南打头上来,随后是贾平安。
几个权贵盯着楼梯口,面带冷笑。
然后……
上来的是尉迟恭。
一个权贵面色大变,赶紧拱手,“见过鄂国公。”
另一人也变色,“他竟然出来了?”
“幸好刚才没闹腾……我的神,后面……幸好啊!”
李勣,程知节,梁建方……
“群魔乱舞啊!”
“这些人就算是一把火烧了长安食堂,陛下都不会眨一下眼。”
众人进了房间,随后酒菜鱼贯而来。
酒过三巡,尉迟恭神色淡然,“老夫听闻你不怎么请客?”
呃!
这好像是真的。
“只是巧合。”
贾平安不吝啬,但却因为以前挂着一个扫把星的名头,所以请客就是招人恨。
“说吧。”
尉迟恭笑道:“年轻人沉不住气,几杯酒下肚就看着欲言又止。有事说话,能办就办,不能办让循毓陪着你闹腾,被打死了活该。”
尉迟循毓在边上,闻言不禁苦笑。
贾平安斟酌了一下,“诸位老帅从前隋厮杀到了如今,乃是大唐的定海神针……”
“马屁就罢了。”尉迟恭淡淡的道:“当年老夫跋扈,就是被吹嘘多了。”
可你竟然这般会得罪人,你自己知道不?
贾平安发现尉迟恭和李敬业竟然有些异曲同工。
都是得罪人的大师。
“可老帅们之后……”贾平安指指李敬业,“敬业与我情同兄弟,可看着敬业如今只是在千牛卫厮混,这还算是好的。”
尉迟恭眯眼,“老夫的儿孙……不争气。”
老夫把你的潜台词说了,你还想说什么?
果然是得罪人的祖宗。
但贾平安却丝毫不乱,“如今天下太平,自然该享受富贵,可富贵难过三代。”
“你想说老夫英雄,儿孙只能装孙子?”
梁建方直言不讳。
“这是现状。”
帝王的猜忌才是那些权二代没落的真正原因。
比如说尉迟宝琳,比如说程处默等人,看似风光,实则都是马屎外面光,压根得不到重用。
老帅们在军中、在大唐的威望太高了,子孙若是再得重用……皇帝怕是晚上睡觉都会睁只眼。
“这也无可奈何。”程知节指指外面,贾平安说道:“卢公放心,外面有人把手,隔壁两边都没人。”
“小子稳妥。”程知节压低了声音,“其实,老夫如今只求儿孙安乐。”
尉迟恭摇头,“若是太过安乐,不出五十年,子孙就会沦为废人,到了那个时候,顶着一个爵位……实则就是厮混。老夫的子孙便是如此。”
贾平安认真的道:“长安是个享乐之地……”
这些老帅们心知肚明自家儿孙没落的缘故,但却想不到办法。
帝王会猜忌,这是惯例。至少李治并没有学前汉的帝王大杀功臣。
贾平安知晓还有另一个缘由。
——这些老帅的子孙都被人放在显微镜下盯着,但凡言行不妥就会被弹劾。
这也是程知节和李勣谨小慎微,尉迟恭躲在家中不出门的缘故。
“诸位,长安是个漩涡,也是个安乐窝,一旦享受惯了,谁会想着去冒险厮杀?”
贾平安毫不客气的揭开了另一层伤疤,“朝中如今正准备经营安西,那里将会大唐的贸易之都……那钱挣的无比轻松。”
他轻轻说了一个名字,“诸葛家族。”
好了,你们自行领会。
这是何意?
梁建方和苏定方不解。
可李勣和程知节却若有所思。
尉迟恭猛地一拍案几,“狡兔三窟!”
苏定方猛地想起了一事,低声和梁建方说道:“汉末时,诸葛家族分为三处,魏蜀吴各有人,如此,三国不管如何,诸葛家族依旧能延续。”
现在不是汉末,但这些家族的情况有些像是汉末。
“咱们的子孙在长安渐渐泯然众人矣。”程知节叹息,“安西乃是大唐面对西域、吐蕃、突厥的前沿。
长安多人才,老夫的子孙在长安看不到机会,若是能去安西……就算是从头做起,从一个府兵做起,有老夫征战多年的兵法传授,他若是不能成材,那便是天意。
若是从军不成,去做生意也能赚的盆满钵满,至少是个富家翁。”
尉迟恭看了贾平安一眼,“袭爵的留在长安,从下面再挑选人去安西,从此便是分枝,和本家不相干。”
只要不是犯下被牵累的大罪,那么不管哪边倒霉,另一边都会存在。
这便是狡兔三窟的手段!
尉迟恭突然拍了尉迟循毓一巴掌,“你跟着武阳侯学了许久,可学会了这等本事?”
尉迟学渣羞愧的低头。
尉迟恭看着贾平安,良久叹道:“此子一番话让老夫恍然大悟。若是子孙能有你的才干,老夫此刻闭眼都安心了。”
李勣的嘴角微微翘起。
众人看着李敬业,都知晓了他得意的来由。
李敬业憨直,李勣为此忧心忡忡。可自从和贾平安交好后,李敬业的人生轨迹就发生了变化,从平缓往下变成了不断向上。
苏定方赞道:“生子当如此子!”
……
第二日,雍州州廨。
“愿意移民的昨日来了几个?”
负责移民事宜的州司马常涛问道。
几个小吏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道:“常司马,昨日移民的就来了十余人。”
常涛黑着脸,“李侍郎那边怎么说?”
“李侍郎……”小吏一脸膈应,“那边的人没来了,说是换了武阳侯来处置此事。”
“荒唐!”
常涛冷着脸,“此事李义府做的差了,便顺手扔给了武阳侯。武阳侯不知天高地厚,也敢招揽此事……”
小吏放低声音,“说是李猫早就挖了坑,就等着武阳侯往下跳。这武阳侯按理也不傻,却不知回避。”
“这是自作孽!”事情停滞不前,常涛只觉得憋气,“武阳侯来了再叫老夫。”
“哎!”
外面有人喊,“有人没有?”
常涛心情不好,不耐烦的道:“做什么的?”
“移民的!”
常涛抬头看着进来的众人,傻眼了。
“卢国公家的人……”
……
月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