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起點-第704章 方特強的困局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方特强看了小吉拉瓦一眼,说道:“吉拉瓦先生,那咱们签合同的事情就再缓一缓。”
小吉拉瓦一听,就直接急了,连忙说:“方先生,您可不能这样啊,我们都说好了啊!您、您不能没有信誉啊!”
方特强:“吉拉瓦先生,你故意隐瞒了欠薪的事情,这是不是更没有信誉?”
小吉拉瓦一时语塞,显然也无法自圆其说了。
隔了一会儿,小吉拉瓦又说:“方先生,这是小事儿,没必要小题大作吧?”
方特强:“我可不觉得这是小事儿,我跟人做生意最重视的就是信誉,信誉不好的人,我们以后就很难谈了。”
小吉拉瓦:“那、那要不这样,您先预付一部分钱款,然后我把餐厅员工的薪水结清,然后咱们再谈。”
方特强看了李天宇一眼,李天宇没什么表示。
方特强:“这个再说吧,我会考虑的。”
说着,方特强又转向李天宇:“天宇,走吧,你们不是还没吃饭吗?走,我请你们。”
李天宇现在确实也是饿了,便同意了。
梁静妍和史洪涛对望了一眼,也一起出去了。
吃不吃饭对他们来说无所谓,关键现在有机会认识方特强。
方特强最近的名气在泰兰德非常响亮,被传得呼风唤雨,神呼其神。
跟方特强攀上关系,那对他们的生意没准会有很大的助益呢。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方特强和李天宇的关系如此之好,李天宇到底是什么身份,也让两人十分好奇。
特别是梁静妍,现在心里还犯起了嘀咕,难道韩蕾那丫头攀上大款了?
小吉拉瓦仍然不甘心,又追了出来,想要劝方特强回心转意。
但方特强既然决定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改变,说了没几句,就硬是离开了。
留下小吉拉瓦在门口目瞪口呆,膛目结舌,手足无措,如同沙雕一样随风飘散了。
对小吉拉瓦来说,跟方特强的这笔生意如果谈不成,那可无异于是灭顶之灾了。
没有钱,小吉拉瓦跑路都做不到啊!
当然,对于那些餐厅员工,这也不是个好消息,薪水只能继续欠着了。
与此同时,李天宇几人走出了餐厅,李天宇忽然停住了脚步。
方特强:“怎么了?”
李天宇:“老方,你觉得那个老外怎么样?”
方特强:“哪个老外?”
李天宇:“刚才屋里那个啊。”
方特强明白了过来,李天宇说的就是那个德意志小伙儿海威宁。
方特强不认识海威宁,也是第一次见,所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方特强还是有一些识人的本事的,只不过海威宁是德意志人,他不知道这本事还管不管用。
方特强:“我没跟他接触过,看着还行,能力应该不错。”
梁静妍:“海威宁还真不错,能力特别强,就是死板了一些,如果不是我的酒店没有合适的职位,我就把他挖过来了。”
史洪涛:“对,我偶尔看到他还会聊上几句,人比较正派,没什么心眼儿,就是想在泰兰德享受生活。”
李天宇琢磨了一下,然后对梁静妍说:“能不能帮我个忙?”
梁静妍:“什么忙?你说。”
李天宇:“帮我约一下海威宁,还有那个挺机灵的服务员,就这两天吧,我跟他们好好聊聊。”
机灵的服务员,无疑就是指的昆雅了。
梁静妍和史洪涛一听,都觉得很奇怪。
李天宇要找那个德意志小伙儿干什么?
难不成是看人长得帅,想将其占为己有?想包装他?
看不出来啊,李天宇还有这种爱好。
当然,方特强对李天宇比较了解,肯定不会往歪处想,但是他怎么想也没想明白他要干什么。
毕竟方特强可不知道李天宇闷不作声地在普吉岛附近的海域搞了一座岛,那岛还不小呢。
梁静妍心里虽然有疑惑,但当然也同意帮这个忙了。
李天宇确实想将海威宁和昆雅招揽进来。
不过他仍然要照例“调查”一下他们的品行和真实能力,好在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只是需要握个手而已。
去过泰兰德的人都知道,虽然总体温度也就是三十三、四度,但太阳毒得很,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没准会晒掉一层皮呢。
所以几个人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厅,坐下来吃饭。
李天宇确实很想跟方特强聊聊,想弄清楚他到底在泰兰德搞什么名堂,为什么要在普吉岛买一家餐厅?
不过就怕这是商业机密。
方特强当然不会介意跟李天宇交流这方面的问题,但是梁静妍和史洪涛在场,那就有些不合适了。
不过几句话以后,方特强自己却将话题往那方面引导了。
方特强:“天宇,不瞒你说,我已经在泰兰德呆了快两个月了。”
李天宇笑着应道:“那你可真是逍遥自在,泰兰德可是个好地方,阳光,沙滩,美女,还有人妖,度假胜地啊。”
方特强摆摆手:“度什么假啊,我是一点儿都没有度假的心思,忙得我脚不沾地了。”
梁静妍忍不住说道:“方先生在泰兰德可有名气了,我们这些在泰兰德的中原人都听说了方先生的事迹了。”
史洪涛连忙点头:“对对,方先生现在就是中原大佬的代表人物。”
方特强露出了苦笑:“什么传言?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事儿。”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討論-第704章 方特強的困局看書
李天宇看了方特强一眼:“老方,你到底在这里搞什么鬼?闲着没事儿买什么餐厅啊?你不要告诉我你们方家想要转型做餐饮了。”
方特强:“我其实要买的不是餐厅,是地皮。”
李天宇怔了怔:“你在泰兰德买地皮?为什么?”
方特强:“天宇,其实我们方家真正发迹就是在东南亚,在缅甸、老窝、暹罗、泰兰德和新马国都有产业。”
李天宇点了点头,这个他倒也有所了解,毕竟他跟方特和他爹方国齐都握过手,就算不刻意去探查这些内容,也能得到一些相关的信息。
方家在泰兰德的产业其实做得还挺大的,在曼谷就经营着几个大型的娱乐会所,包括普吉岛、苏梅岛、巴蒂雅这些地方都有类似的产业,甚至还有几个海滩和夜市也有相关的股份。
也怪不得方特强在泰兰德会这么有名,他爹方国齐也是老枭雄了。
如果在这边没有强大的关系网,想要开展娱乐会所这样的业务,无异于天方夜谭。
那么看方特强的样子,现在方家出了什么问题吗?
方特强没有继续说,李天宇当然也不会问。
等到饭后,梁静妍和史洪涛告辞后,李天宇和方特强又换了个地方。
这是一家酒吧,此时虽然还不是晚上,但是酒吧仍然在营业,只不过顾客比较少而已,还不如泰妹多。
这些泰妹穿着特殊的制服,身体素质虽然有高有低,但还是很能吸引眼球的。
两人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来,朝一个泰妹要了几瓶啤酒,开始一边喝一边聊。
又回了刚才的话题。
现在只有李天宇和方特强两人,说起来就毫无顾忌了。
方特强完全将李天宇当成了自己人,除了他是关系很好的发小外,方国齐也特意嘱咐方特强,有事儿可以跟李天宇多交流一下,没准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方特强当然乐意这么做了。
方特强:“天宇,现在泰兰德政府正在严查我们在这边的产业,如果规模不达标,我们在泰兰德的公司可能会被追缴税金,还会罚款。”
李天宇怔了怔,一时没有搞清楚问题所在:“你们方家在泰兰德的产业应该不小吧,还会怕达不到规模这种事儿?”
方特强再次露出了苦笑,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不过他还是将原因说了出来:“虽然我们在泰兰德的产业和业务量不小,但跟当前在泰兰德享受的待遇一比,还是不太够啊。”
李天宇这才明白了过来。
什么事儿都是相对来说的。
方特强接下来就解释得更清楚了。
泰兰德相关的政府机购给了方家很大的优惠政策和措施,甚至还有相应的投资补贴。
反正就是方家不仅在泰兰德的日子过得很滋润,同时也拿到不少的好处。
方特强:“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是去年泰兰德这边开始搞整风运动了,有些不合规定的条款以前没问题,但现在就不好使了。”
换句话说,现在方家在泰兰德注册的公司被盯上了,正在对公司的各项业务和产业进行调查。
一旦发现违反了泰兰德的现行政策,那就会被认定为逃税漏税,那问题可就大了。
就像方特强所说的那样,除了会被追缴大笔的税金外,还会进行罚款。
方特强:“天宇,你是不知道,泰兰德这边的人一旦狠起来,那真是六亲不认,如果真要罚款,那可能会罚到公司破产。”
李天宇怔了怔:“破产?你们如果破了产,那他们朝谁要钱去?这不是杀鸡取卵嘛!”
方特强摆摆手,拿起啤酒瓶子跟李天宇的瓶子碰了一下,两人各自喝了一大口。
方特强:“他们哪会管这些,先罚爽了再说呗。”
说到这里,方特强还重重地叹了口气,显然他也是够难的。
如果不是方特强还年轻,头上肯定早就多了不少白头发了。
李天宇琢磨了一下:“所以最近你都在泰兰德这边四处收购店面和土地?”
方特强:“对啊,我想着争取尽可能收购足够的本地产业,这样那边评估起来也对我们更有利一些。”
李天宇:“方叔叔不过来?”
方特强摊了摊手:“我爸说了,是时候要让我开始独挡一面了,所以全都扔给了我。”
此时方特强的脸上完全是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充满了愁苦。
坦白讲,当初方国齐将这个任务交给方特强的时候,方特强的内心是兴奋和激动的。
虽然方特强一直都是父亲的得力助手,而且表现得也非常出色,但是能够独自处理这些大事件的机会却是绝无仅有的。
然而当方特强来到泰兰德真的去“独挡一面”的时候,却发现这儿那儿的烂事情居然如此棘手,简直是要将他逼疯的节奏。
关键方国齐那边也没有教给方特强怎么处理,完全是将他放养了。
李天宇听到这里不怎么厚道地露出了笑容:“方叔叔还真放心啊,不怕你把泰兰德的公司整把没了?”
方特强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小声说:“我估计我爸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让我在这里瞎鸡儿整了。”
李天宇:“破罐子破摔了?”
方特强又拿起酒瓶子,跟李天宇碰了一下,发出了“叮”的一声。
方特强:“对,就是破罐子破摔了,谁也没有辙啊!”
所以现在方特强的踌躇满志,想要大干一翻的想法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焦头烂额,手足无措,就像是一个无头苍蝇似的。
李天宇:“那现在的进度怎么样?能过关吗?”
方特强摇了摇头:“应该不行,虽然在泰兰德四处收了一些产业,但是不远远够不到应该有的产业规模。”
确实如此,如果真那么容易就可以达到要求,方特强也不至于会如此发愁了。
方特强:“虽然这么做有点笨,但也确实没有其它的办法了,能走的路都走了,根本就走不通。”
李天宇点了点头,一时也陷入了沉默。
这确实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方特强只能在泰兰德相关部门进行全面的评估以前尽可能扩大公司在泰兰德的规模了。
说实在的,李天宇觉得这件事放在自己身上也会很棘手,虽然吹牛纳税系统可以搞一些产业出来,但是数量和规模也是有限制的。
方特强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咱们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怎么跑到泰兰德来了?不会真是为了旅游度假的吧?”
李天宇呵呵笑了起来:“那可真不是,我来这里可是有追求的。”
方特强:“有什么追求?美女?我跟你说啊,别的没有,泰兰德的美女我这里可有的是。”
李天宇:“你还能想点别的不?……对了,素质好的给我挑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