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不敗天王-第六百章 沒證據就可以隨便說麼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不败天王
鲁腾山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有些为难的看着苏婉儿说道:“苏小姐,这……”
苏婉儿冷笑一声说道:“哼,有些人不过是借助慈善外衣来伪装自己卑劣行径,这样的的无耻之徒想通过做慈善将自己之前做的那些肮脏的事情全都洗刷干净,这是不可能的。我肯定不会跟这种人一起跳舞的,因为这对我是侮辱,也是对整个慈善的侮辱!”
田世珍听到这话,连忙鼓掌:“苏小姐正义凛然,讲得好!”
林复也急忙说道:“苏小姐不愧率真勇敢,林某佩服你的坦率!”
瞬间,所有跟林轩有过节的人都开始鼓掌,搞的一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也跟着鼓起掌来。
苏婉儿说这话的时候,还在用一种极其鄙夷的眼神看向林轩,像是挑衅一样。
林轩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照常牵着徐静没什么反应,就像是这些人不是说自己一样。
徐静听到这话,瞬间就愤怒至极。
侮辱她可以,侮辱林轩不行!
她气的脸色通红,双拳紧攥,冷冷的说道:
“你们有什么证据这么乱说?连证据都没有,就在这里诬陷他人,这算什么!”
苏婉儿避而不答徐静的问题,她对徐静的容貌,心中暗自嫉妒,更想折辱林轩来连带上徐静。
她再次嘲讽的开口说道:“这位小姐,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这个贱男人吧,他配不上你。毕竟这种人渣,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将你身上的每一丝利用价值利用完了之后,转手将你抛弃!”
鲁腾山站在台上,没有说话。
他是实在是没有想到,苏婉儿竟然会和林轩有这么大的怨恨。
不过这也正合他的心思。
徐静这个老公林轩,刚刚敲打他鲁腾山的话,可还言犹在耳呢。
“那唐磊先生……”
鲁腾山看向唐磊,希望让唐磊唱歌来缓解现在的尴尬局面。
不过没想到唐磊同样怒气冲冲的说道:“抱歉,我也认识这个混蛋。苏婉儿小姐说的都是真的,这是个人面兽心的人,借助慈善帮他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我拒绝为这个伪善的人演唱,就算是演唱,我只会为这位真正捐款的善心小姐姐们唱歌。”
“对啊,捐款就捐款,还舔脸让别人代捐,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
“就是,捐多捐少无非就是一个心意罢了,竟然还让别人代捐,我看他压根就是没有这个诚意。”
“哼,亏这混蛋想的出来,用别人的钱挽回自己的名声,要不要脸啊。”
一些捐了款的人,私下开始交头接耳,尽是一些污秽难听之词,不堪入耳。
徐静被惹恼了,她现在非常愤怒。
“你们,连证据都没有,凭着几句片面之词,就在这里质疑别人的人品,你们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苏婉儿冷哼一声:“这种事情,谁不知道啊,还需要什么证据?”
田世珍也紧跟着附和,道:“就是,名声这种东西都是大家心中清楚的,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证据!”
徐静怒火冲天,说:“你这个为了权势和钱财,谋害林小姐的田家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别人!”
田世珍听到这话之后,脸色瞬间就变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说。
林复听到这话,心中咯噔一下。
林陆指使田家动手,他也在旁边亲眼目睹,比谁都清楚。
但是现在,他必须遮掩真相。
于是他赶紧说道:“徐小姐,你这话不对。林雅芝小姐当初是为云州的发展做出过一些贡献,但是这些东西并不能掩盖她犯错的事实真相。当初田世贤先生为了正义检举自己的爱人,他有多么痛心,现在你这么说,完全就是在伤害一个善良人的本心啊。”
是的,当初林雅芝死亡的时候,对外的一致说法就是她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田世贤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大义灭亲的。
所以,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徐静的话不仅没人认可,反而遭到了不少人的责备。
“呵呵,还真是人以类聚啊,这女人为了证明自己男人的无辜,当众往好人身上泼脏水,吃相简直不要太难看了吧。”
“就是,这种人怎么会有资格到鲁先生的慈善基金会上来的,这不是故意给这场慈善会抹黑嘛,赶紧将他们赶出去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
鲁腾山看起来很是无奈的样子,站出来跟大家解释道:“各位,徐小姐能捐出两个亿来,她是什么样的人品,我清楚的很,各位不用质疑。她刚才只是着急,说错话了而已。”
但下面,很多人还是不停的咒骂攻击。
“哼,一群肮脏杂碎,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乱吠!”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峻的声音忽然出现。
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下来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的女子,这女子长得英气勃勃,从楼上缓缓走下。
她的出现,瞬间令在场的所有女人的光芒大减。
尤其是苏婉儿,跟这女子打扮差不多,但一瞬间被比下去了。
气质差太多了!
这女人脚步轻盈,顺着楼梯走了下来,自有一种清新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在场的不少男士的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住了。
这样的女人,平时可不多见。
鲁腾山见到来人,微笑着跟大家介绍道。
“我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上京莫家的莫月小姐。”
“哇塞,原来这就是莫月?今天能在慈善晚宴上见到她,真是幸运。”
“人们都说莫月是大夏年轻一代女子中的翘楚,如今一看,果然不负此名啊。”
“简直跟天女下凡一样,真是不知道会是哪家的男子有足够的幸运,能娶到这么优秀的女人。”
“呵呵,恐怕人家莫月小姐出现,就是因为实在看不下去,这两人如此难看的吃相吧。”
徐静看到莫月的时候,神色一怔,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她。
莫月下来之后,冷笑一声:“你们搞错了,我说的是那些讽刺嘲笑林先生徐女士的那些人,恶心至极。”
“什么?”
听到莫月这么说,刚才一些跟风指责林轩和徐静的人,不由得脸红起来,恼羞成怒。
田世珍眯着眼睛看向莫月,一丝寒光闪过,面色当然非常不好。
不过,她心中清楚,对方是上京莫家的人,她惹不起。
莫月站定之后,环视众人,冷声说道:“什么时候代捐成为你们这些人攻击他人的借口!难道这就不是做善事了吗,现在被你们这些人强行扣上虚情假意的帽子,日后还会有人行善吗!”
田世珍冷笑一声,道:“难道我们说的有什么地方不对,他要是真心有诚意的话,应该自己将钱拿出来,用得着别人代捐?自己既然拿不出钱来,借助他人的钱财,博得一个响亮的名声,这样的人,不是虚伪是什么?”
听到这话,莫月冷冷的笑了。
“这话说的应该是你自己!”
莫月冷冷的直视田世珍,她实在瞧不上眼前的这个田家余孽。
“当初不就是你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洗自己的罪孽,拿出来一个亿做慈善,殊不知那些钱,有百分之八十,都是林家的财产!”
田世珍听到这话,脸色愈发黑沉,惊声怒道:“你说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又没有证据!”
莫月一笑:“我当然没有证据。”
田世珍一听,赶紧说道:“你都没有证据,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乱讲话!”
莫月脸上的表情更冷了。
“我这不是跟这位苏婉儿小姐学来的嘛?刚才不是她亲口说的,大家都明白的事情,就不需要什么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