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番外第五章 日新月異,再聞妖星看書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城隍周瑜,速来相见!”
陆良生脚下悬浮,缓缓升起,穿过茂密的树笼,站在层层叶尖,风拂来袍袂翻飞,几缕青丝飘在脸侧,回荡的法音,空旷的原野上,除了那几个施工的身影聚在一起还在说话,留下一人哄笑吵闹着结伴离开。
四周再无任何声音传回。
“难道城隍庙被毁,神魂消散了?”目光扫过一圈,陆良生降下地面,脑里浮出昨日陆俊的衣装,显出身形的刹那,衣袍化作短袖衬衣,下身变成了贴腿的牛仔裤,陆良生低头看了眼,颇觉得别扭,好在只是幻出遮掩的,行动并未感到不适。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ptt-番外第五章 日新月異,再聞妖星展示
前方高举巨大铁臂的机械下,一个男人蹲在履带上正拨着电话,听到脚步声,抬了抬脸,以为是刚才离开的同伴回来,咧嘴笑起来。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番外第五章 日新月異,再聞妖星閲讀
“这么快?还没到地方就缴……”
看见的是一个样貌英俊,穿着洁白短衬衣的青年,正笑着朝这边走来,收了收手里手机,就那么蹲着,挑了下下巴。
“有什么事吗?兄弟。”
“劳烦,问一下。”陆良生想要拱手,不过想起昨日到现在所见之人,似乎对于见面颇为随意,准备抬起的收便放下来,笑着问道:“…..我记得这里曾经有座城隍庙,多年未经过这里,今日想来拜拜上柱香,怎的没有了,可是迁去了别处?”
“说话古里古怪的。”
男人皱着眉,嘟囔一句,不过这青年看去顺眼,对方说话温和有礼貌,比家里那些孩子要好上太多,想了想,指去背后,推平的土地后方的高楼林立。
“去年这块地卖了,原来的城隍庙还没建,听说是搬到市中心附近,明年或后年说不定就建好了,到时再来吧。”
“原来如此,叨扰了。”
陆良生道谢一声,看着面前的几台机械,上面精致的铁铁管管,饶是饱读典籍,也难以看出丁点来,见那汉子也没有说话的意思,专心摆弄着像小板的东西,也不再逗留,转身返回老驴那边。
目光之中,天色忽然阴了阴,附近一片林子沙沙轻响,些许蒙蒙白雾在林间泛起,一道人的轮廓出现,朝这边遥遥拱手,躬身拜了下去:“芜湖城隍,徐盛拜见国师。”
此方陌生天地,听到‘国师’这声称呼,陆良生心里顿时有种迷途中找到‘同伴’的感受,这位城隍,以前听周瑜提过,乃是他生前部将之一,是信得过的‘人’。
撤去身上幻术,露出一身青衫白袍,陆良生一步数丈,几步间回到老驴那边树荫下,朝迎来的城隍抬了抬双袖,“徐城隍,周都督可在此间?”
来人面容端方,双目威凛看来,见到陆良生显然有些激动,披戴的甲胄摩擦声响里,唇间一圈浓密短须舒张,开口道:
“回禀国师,都督庙宇被毁,神魂不稳,不能相见,故遣在下先来面见国师。”
“那…..本国师离开多久了?”
陆良生问出这番话,心里也有彷徨,毕竟一转眼周遭天地日新月异,完全变得陌生,身边熟悉之人,仅剩师父和老驴,而《山海无垠》更是无法打开,里面的红怜他们难以出来,这种孤零零的感觉,颇为难受。
对面,拱手躬身的城隍徐盛抬了抬眼,犹豫了一下,低声开口:“回国师,已过去上千年了……”
站在一旁的书生心里有了准备,听到这样的时间,心里难免泛起一些酸楚,他转过头,望去曾经栖霞山的方向,父母妹妹、老孙……恐怕连坟都找不到了。
这边,徐盛见国师一动不动站在那,不敢多说其余的话,过得一阵,陆良生双唇动了动,轻声问道:
“栖霞山可还在?”
“山还在,不过那边如今也变了,修了许多别墅。”
“别墅?”陆良生皱起眉头,“那是何物?”
“其实就房子。”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ptt-番外第五章 日新月異,再聞妖星分享
徐盛在生活人间日久,虽说只是神魂,但也知道人间的变化,学了不少东西,甚至有人来城隍庙里上香,竟烧了一些手机、电脑的东西,令他哭笑不得,这些东西根本用不着。
“山还在啊。”
终于有个好的消息让陆良生脸上有了笑容,至于那些所谓别墅,便没放在心上,拉着徐盛继续问了一下这人世间的事,以及他离开后的历史,知道杨广去世后,将皇位传给了儿子,大隋延续了百余年,不过到了后面,因子孙昏聩无道,让李世民的儿子给抢了皇位,改隋为唐。
“这两家人……到了阴府,杨广和李渊怕是要打成一团。”
对于隋亡,陆良生如今听来,只不过发生在历史长河里的一段故事了,听到两朝交替,并未发生太大的战事,脸上才又有了笑容。
之后的说话,顺道也问起当年他封的那批阴神。
“经过千年,他们如今怎样了?”
“回国师,早年开国,四处推倒庙宇,国师封的那批阴神此时大多已经不在。”徐盛说起前面几十年的过往,也是一阵唏嘘,他的庙宇也遭受过几次,好在后来也都被修缮,自己得意没有神魂消散。
说着时,忽然想起什么,徐盛继续开口说道:
“国师,在下想起一件事,那些阴神,有部分还在的,失去庙宇后,他们回了阴府,但不久又回到人间,还有了身躯,像是被人…..复活过来了。”
“还有这种事?”
“在下感觉的出……是妖星的能力……”
树荫下的话语还在继续,此时那边蹲在履带上的男人正拿着手机四下拍摄,也对里面屏幕露出一张女人的脸,说着话。
“你看,我真在工地上守着,你老公什么人,你还不清楚?”
转动的手机里,女人的声音跟着响起,“哼,老娘当然清楚,你那几秒钟的功夫,也好意思去,不嫌丢人!”
泼辣的话语说了两句,忽然变了一下。
“你工地上,还有人穿古装?有剧组在这里拍摄电影?”
“哪里哪里?”
男人偏过脑袋,四下根本没人,手机里,女人仍在说:“就在刚才你晃过去的那颗树下啊,老娘两只眼都看见了,那么大的两个活人,你看不见?”
那男人再次看了几眼,尤其自家婆娘说的那颗大树,下面哪里有什么人影,还以为女人开他玩笑,吓唬人玩的,转回脸来,将缩右上角的屏幕放大,然后……手都抖了一下,只见那颗树下,一人青衫白袍,一人披戴甲胄站在一起像是在说话。
再次拿开手机确认了一眼,脸色狂变,“啊!!”的叫了一声,起身爬去机械驾驶室里,将门呯的碰上,埋着脸浑身都在哆嗦。
尖锐的叫喊传去远处缓坡树下,陆良生看了一眼那边机械,朝徐盛点了点头,“妖星一事,我已知晓,会去看看的,今日劳烦前来相迎。”
“不劳烦,在下能见到国师也是有幸。”
两人相互拱了拱手,徐盛便告辞离开了,陆良生牵去缰绳,拉着老驴也朝来时方向离开,关于妖星,之前飞升之时,在虚空之中已是看到过,只是经过这么多年,人间竟还有妖星的存在。
“看来要多留些时日了。”
至于栖霞山,等回去接上师父,就回去看看,若是可能就留在山里,自己也盖一栋‘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