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討論-第十三章 傾力一搏 兩兩無憾熱推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三日之后,小界之中。
此中东南海界,一座岛屿之上,立着一座巍巍大殿。
此殿似金非金,似铜非铜,其形貌乃是仿越衡宗九转殿规制,正是界域之中用以会客之处。既气派不凡,又与归无咎、秦梦霖、姜敏仪、黄希音各自之洞府宫室相距甚远,两不相涉。
小界之用,逐渐形成了这“内外两分”之制度,全数交于黄采薇、孔凌等人打理,倒也甚为相宜。
今日晌午时分,殿中二人分宾主而坐,促膝而谈,言笑晏晏;新异蔬果依次呈上,杯盏之中隐见水汽蒸腾。
主人自然是归无咎。而所待之客,气度甚是不凡,身着一身简约青袍,头发本是乌黑,却由上而下渐渐转为雪白,气度磊落疏宕之中隐见三分厚重。而那一身以我为主、颠倒内外之气象,分明是近道层次。
来人正是归无咎最早结识的几位天玄上真之一,甘堂宗权上真。
隐宗合一之后,四位人劫道尊自然不能事事亲力亲为。诸般要事,大都是托付与几位堪称骨干的天玄上真来做。最初数十载,顾及上下相宜、如臂使指之便,承担职责最重的,多是姚纯、孤邑、路艰、越湘四位上真,此四人是道尊嫡传,方便处一眼可见。
但百余载以来,地脉传送阵与开元界汇通,各地脉数百天玄上真之间交游非少。各自道行深浅虚实,亦渐渐明朗。正传之外,其余功行卓著之辈,亦渐渐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有五七人,威望地位足堪于姚纯、孤邑等四人分庭抗礼。
只是就权上真而言,因他荀申之师的特殊身份,与另外五六人又有不同。
此时,闲叙一阵之后,权上真饮了一杯茶,抬首望了归无咎一眼,竟不由自主地一个恍惚。
诸天玄上真与归无咎等人平辈相称,本来不过是遥尊其将来潜力而已;但是权上真与归无咎叙话一阵,却隐然生出一丝幻觉——
好似就在此时此刻,排除规模上的悬殊不提,单单就气象层次而言,面前这人已是一位“同道”。强名之,差可名为“小近道境”的存在。这不由令权上真啧啧称奇。
权上真功行虽精,但是对于归无咎四典汇通、彻上彻下之所得,以及真幻间的奇妙履历,终究不能彻底看穿。
归无咎只是微笑不语。
片刻之后,权上真回过神来,微一沉吟,似乎便有感慨之言发出。
归无咎不着痕迹的截住话头,笑言道:“权上真光临寒舍,自然不止是为了饮酒叙话来了。有何见教,但请直言无妨。”
权上真一怔,旋即从容道:“三载以前,自权某替下了越湘上真的理外差事,便专门务与于圣教祖庭的联络交通。如今当务之急的要务,除了第二次清浊玄象之争的布局,更有何事?”
“辅界斗法章程,圣教一方忽而提出一道意见。权某问诸道尊之后,最终芈道尊言道,还是由你来拿主意。”
归无咎闻之,诧异道:“主界之争我方已然做出了让步。早已议定,辅界之章程全由我方主导。莫非圣教一方食言而肥不成?”
权上真微微摇头,笑言道:“只是一道建言而已。圣教一方言明,若是不愿接受,就当一切休提。我方可以另立文章,彼辈受之无拒。”
归无咎缓缓点头。
权上真抬首一望,沉吟良久,才道:“也不知这主意是谁人提出的……这倒是个趣人。权某若是自中立的立场上看,亦不得不承认,此建议对于真正道心坚凝之人,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尤其是点题的那八个字,权某思之,也难说全不动容。”
归无咎心中微微一动,道:“哪八个字?”
权上真抬起头来,喟然道:“倾力一搏,两两无憾。”
归无咎双目一亮。
但权上真话锋一转,又道:“当然,是否接下,终究要以大局庙算之胜数多寡而定。如今这决定之权,就在你身上。”
话音方落,权上真自袖中掏出了一物。
此物四四方方,似乎是一件木制棋盘,河界分明。
彼此两端,皆有一十八枚“棋子”,例分黑白,一字排列。
其实盘上之物说是“棋子”颇为勉强。因其上并未刻印字迹,况且其形貌中间凹陷,倒像是三十六只浅浅的“小碗”。归无咎观察得甚是仔细,每一只“小碗”之下隐有机括,似乎可以随意转动。
显而易见,这就是两方一十八座清浊玄象之预演。
权上真缓缓道:“因主界斗法我方做出让步的缘故,辅界入阵定额规模在一九之间,由我方自决。譬如若是定下每一界入阵至多二人,那么总数便是三十六人;若是定下每一界入阵九人,总数便是一百六十二人。”
“但这是只是极限之数。若是哪一方十分自信,出阵人数有所不足,那也一切由你。譬如以每界三人的规模,总数当是五十四人;但若你自信必胜,每阵只出一人,总共出阵一十八人,阵阵以一敌三,亦无不可。”
归无咎微微颔首。
又道:“然后呢?”
权上真微一摇头,道:“没有然后了。”
“接下来的一切,皆随心意。无有隐匿,全部明牌示人,亦无有先后手之分;双方皆可随意调整对阵,宛若在这小小棋盘之上随意挪动棋子,直至构成满意的对局为止。”
归无咎身躯微微一倾,似乎稍感惊讶。
旋即,他立刻心中雪亮,然后暗暗喝了一声彩,好一个术近于道的手段!
无怪乎权上真言道,他以旁观视角见之,也难免动容。归无咎心中定评,此言无虚。
略做演示。
假设隐宗联盟第一辅界的出阵之人是赤魅一族申屠鸿;又或者里凫一族箴石。而圣教友盟一方的出战之人,却是元鳄一族余荆。
申屠鸿、箴石等人功行自然不俗,但是和距离正副三卷仅有半步之遥的余荆相较,依旧略有不足。如此对阵,隐宗一方自然是不肯答应的。
那就有两种解决之法。
若是出阵之人数限为二人的话,维持此局对阵,那么与申屠鸿携手作战之人,必须要比余荆的那一位伙伴更强一些,在二二之比中,形成平衡。
又或者干脆是换下主将。
着申屠鸿避走别阵,令遣天马一族马援入第一阵来迎战。
马援之道行,自然稳压余荆一头。但如此一来,圣教一方自然也不肯答应,势必再度临阵换将。
风闻这一回清浊玄象之争,上一次并未露面的御孤乘、玉离子等人极有可能作为圣教之友盟出阵。若是御孤乘入第一阵,那么马援自然非其敌手。在归无咎参与主界之战的前提下,本方除却秦梦霖堪与一战外,唯魏清绮、姜敏仪或有三分可能争一个平局;其余人自荀申、马援以下,远非其敌。
御孤乘替下余荆,隐宗一方自然又要变阵。
若是格局视野有限的市井小人,是决计不能理解这一对阵之法的。
试想,你甫一调整完之后,对方不肯吃亏,立刻找补。如此你一着我一着,拆东墙补西墙。若是双方都本着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态度去换阵,那么最后确切的对阵方案,扯皮一百年也未必能出一个结果来。
但是归无咎却知——
这一障碍并不存在。
成就对阵的过程,稍有调整便可成型,不会有太大波折。
奥妙就在于:修道之人,有道心,有锐意,不可以常人视之。如此法门敦促之下,定然会构成一十八场精彩绝伦、势均力敌的对战。
正如圣教那方传话而来的八个字:
倾力一搏,两两无憾。
试想,若是形成了诸如秦梦霖对上御孤乘;荀申对上利大人;孔萱对上余荆此类的交手,若是其中一方不敢应战,亦或者须得添加更为强力的帮手才可,那么等若是对自己的彻底否定。
甚至有些稍有差距的对阵,因果前缘之下,亦难以回避。
武域之行后,席乐荣先行一步出界,不知所终。借祖高岑之言,归无咎隐然猜到其多半要替圣教一方出战。若是他指名欲与姜敏仪一战,姜敏仪会避其锋芒吗?
只怕……很难。
姜敏仪虽曾胜过席乐荣一场,但那是天时地利、机缘巧合共同促成。以真实道行而论,姜敏仪较之席乐荣,依旧要略逊半分。但是因二人武道之上的渊源,正统名分,不可不理。归无咎知其定不会避而不战。
归无咎心中隐约有几分预感。
就算最终约定了每阵的限额是九人。但真正出阵之人数,极有可能远远低于那个上限数字。
第一回清浊玄象之争,那“一二二一”的猜先入阵之法,在策略的公平上已是无可挑剔。没想到这一回竟尔又由术而近道,迈出了一步。
想通首尾,归无咎幽幽道:“只怕归某不能做出决断。”
权上真讶然道:“这是为何?”
以权上真的道行阅历,察言观色的本领自然不凡。他刚才明明看出,归无咎似乎对于这一方案甚是欣赏。
归无咎正色道:“不敢越俎代庖而已。”
如此斗法,不但清浊玄象大争的整体胜负极为紧要,就连每一阵的成败,亦有可能影响到入阵出战之人的运势走向。如第一次清浊玄象之争中箴石、马援那一战般,为了大局可以暂时退让的情形,只怕不会再出现了。
权上真略一沉吟,面色微变,似乎也已经想通。终于言道:“原来如此。那权某便将有望入阵相斗之人一一问过。若是无人持有异议,愿意接下此局,那么就允其所请;否则,就延后再议。”
归无咎微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