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此刻,我爲華夏守護神 線上看-第251章 離子聚能器,統領歸京!

此刻,我爲華夏守護神
小說推薦此刻,我爲華夏守護神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这…
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出征啊!
出征京城岂是随随便便的命令。
再联想到即将到来的中枢大会。
众人眼中惊骇,看来这是要发生大事了……
随后,林昆直接叫停了训练。
独立军团所有觉醒者士兵,以及苍龙的战士们,迅速列队站好。
整齐划一的军阵,士兵们全部身穿极具未来感的暗合金战甲,手里握着散发寒芒的暗武,他们在等待命令。
这是一支真正训练有素的铁军!
林昆目光锐利,扫了场下数万人一眼,开口肃声道:
“接上级命令!
“独立军团全体战士即刻整理装备,准备登车!”
当听到这句话。
全军三万名觉醒者士兵,全部神色激动起来。
“终于有任务了么,我们终于要上战场了!”
“娘的,天天待在这个火焰山上练,皮都给我练没了几层,终于能去杀海兽了!”
“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
队列中许多战士都激动无比的说道。
他们以为,终于要派自己上战场了。
之前从钢铁长城传回来的战地现场画面,可差点没把他们羡慕死。
面对如同浪潮一般密密麻麻的海兽大军。
长城上数万门电磁轨道巨炮同时开启。
几十万枚火箭.弹、导.弹划破长空,直接覆盖整片海洋。
画面视频的每一帧,都刺激着这些士兵们的鲜血。
他们几乎每天都在期待,自己也能够登上长城,保家卫国与海兽厮杀。
就在大家期待之时。
站在排头,负责训练他们的苍龙教官们转过身,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龙…龙教官,你干嘛这么笑?”
有士兵心里瘆得慌,忍不住开口问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此刻,我爲華夏守護神笔趣-第251章 離子聚能器,統領歸京!分享
队列前面的教官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笑道:
“没事没事,就是看着你们这么激动,我也挺开心的。”
他自然不能将臣风下达‘进军京城’的命令透露出去。
这是绝密军令。
如果不是因为苍龙是臣风手下的嫡系,林昆连他们也不会告诉。
看见教官诡异的笑容,这下士兵们更疑惑了。
这个时候。
指挥台上的林昆再度开口,大声喊道:
“全体解散,十分钟后训练场集结!”
军团长下令,战士们也顾不得刚刚苍龙教官们的奇怪反应了。
他们迅速散开,然后朝着自己宿舍楼快步跑去。
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全军战士就已经整理好了武器装备,全副武装的回到了训练场上。
此时这片偌大的戈壁空地上,已经陆续开来了几百辆装甲运兵车。
乌泱泱一片!
士兵们快速,有序的登车。
然后这些装甲运兵车陆续驶离了军团基地中。
在戈壁滩上掀起一尾的尘埃。
随后这些装甲车队在大漠中突然分成了几个方向。
这是因为他们需要驶向不同的据点。
然后在那里他们将会通过最为隐蔽的线路方式,抵达京城郊外,伺机待命!
臣风所下达的是绝密任务。
因此独立军团的战士不能在变动发生之前,暴露自己的行动。
……
十二月,三十号。
距离海兽灾难爆发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天。
清晨七点。
最高组基地大楼,总指挥办公室中。
臣风推开了窗户,迎面而来的是一股热风。
即使现在是寒冬时节,大早上的风也是炎热沉闷的。
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早已习惯。
臣风朝着外面伸了个懒腰。
他背后的办公桌上,正摆放着一堆图纸,上面画着各种模样的机械设备,以及众多参数数据。
如果钱为民等一众华夏顶尖科学家、物理学家在这里,看到图纸上的内容后。
他们一定会震撼到无以复加。
因为!
这些图纸上面所画的设计图,内容分明就是离子聚能器!
要知道,这可是离子轨道炮技术最为关键的世纪难点所在。
离子炮的攻击方式并不是像长城上安装的电磁轨道炮一样,需要填充物质弹药,然后通过电磁增压方式提升速度和射程,再发射出去。
离子炮的弹药来源,就是空气中、宇宙中的那些氢离子,这些氢离子直接来源于太阳恒星!
这代表着,离子炮所发射出来的电子束,蕴含着极大的恒星辐射威力。
对海兽造成致命打击也自然不在话下!
并且,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离子炮的弹药,是无限的!
所以如何将这些氢离子聚集起来充能,转化成威力强大的炮束,这是困扰各国科学家们的超级难题。
而现在,臣风直接将离子聚能器的设计图给画了出来!
“差不多明天就能把离子轨道炮成套的其他装置设计图画完了,等中枢会事了后…
“天穹计划也差不多该启动了!”
臣风凝视着窗外阴沉天空。
时间极其紧迫。
华夏刚经历了一场海兽大规模进攻,虽然进入了短时间的平静期。
但这并不代表灾难就结束了。
恐怕现在,海兽正潜伏在海底积蓄力量,或者等待更高级海兽的苏醒,等待时机。
然后,卷土重来!
这个时候。
天南海的外面。
一排两侧悬挂红色旗帜的黑色车队驶来。
军部重装甲车在车队两边护航。
前面由闪着警灯的执法者开路。
清一色的防弹装甲级车辆。
统领车队!
临近中枢大会召开,近段时间内也没有海兽入侵。
身为华夏统领的首座老人,自然从北境国门暂时撤回京城来了。
当首座老人在回到天南海后。
第一时间就立刻召见了臣风。
来到统领办公室。
推门进去,臣风看见这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此刻依然身披战甲,背着手站在窗边,看不见他的神情。
但背影却给人一种悲凉,沧桑的感觉。
“统领!”
臣风站得笔直,敬了个礼喊道。
对于这位老人,他是打心底的尊敬和佩服。
首座老人没有转身,只是开口沉声道:
“南天要葬在国家陵园,我要让他的葬礼以最高规格来执行!
“他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国家,正是有着他这样的地下工作者,华夏的社会才会如此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