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320 暗算的開始熱推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打了个响令,数了一二三,皇上就恢复了意识。
“苏公公,刚刚一直是你在朕的身边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的吗?”皇上醒来的时候确实如乔墨儿所料的那样,龙颜不悦。
“回皇上,奴才只是怕墨儿姑娘,趁您不备对您施了巫蛊之术。”
苏公公跪在地上,向皇上表明自己绝对不是有意打扰皇上的。
“罢了罢了,墨儿,朕真的觉得这个催眠之术对身体有好处,可否在对朕试一次催眠之术。”
皇上其实休息了一个时辰后,精神大好,但尝试过这种安心催眠之后,他还想要再多休息一会儿。
“皇上,墨儿也希望能让皇上多睡一会儿,但这个毕竟是催眠之术,一次不能尝试太久,否则对身体也无太多的益处,以后兴许还会产生依赖性,只有循循渐进,才能控制住这种依赖性。”
乔墨儿自然不会让皇上轻易在尝试到催眠的效果,她得让皇上自己想要接着催眠,而不是自己一开始要求皇上必须接受催眠。
就好比,你逼着一个人去做一件他不喜欢的事情,和你让一个人去尝试做一件他没做过的事情,二者相比之下,人们更多的会是去接受后者,而不是前者。
“那明日你还来替朕做催眠之术。”
“诺,墨儿接旨。”
乔墨儿作揖答应皇上明日同一时间还会再来。
“时候也不早了,你没什么事情就回去吧。”
“诺。”
乔墨儿退出金銮殿,闫旭在外面一直等候着。
“墨儿,你没事吧。”
闫旭上前扶住走路颤颤巍巍,魂也像丢了一样的乔墨儿。
乔墨儿若是再在里面待一会,她真的有一种亲手想杀了那个皇上的的冲动。
“我没事,就是腿有点软。”
突然有一个身着太监服的人,走到乔墨儿身边,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径直的往出宫的方向走去。
“啊,你想吓死我啊。”
引人入胜的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ptt-320 暗算的開始展示
乔墨儿看到太监的真容之后,常舒一口气,但不免还是抱怨道,“你怎么才来啊,我都快坚持不住了。”
“你不是不让我陪你入宫吗?”
“可你不是还来了嘛,韩云熙,你可知道我刚刚害怕的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了。”
乔墨儿抱紧韩云熙,也毫不顾虑闫旭在不在自己的身边,也不顾闫旭想要说些什么,二人先上了马车。
马车上,韩云熙脱下乔墨儿的靴子,看着她已经红肿的双脚,心疼不已;这才三伏天里,墨儿的脚就冻成了这般,“很疼吧。”
“墨儿脚不疼,但心疼。”
“皇后娘娘如此对你,你为什么不反抗呢?”
“我不想三公主难做,也不想闫旭因为我和大家相处不好。”
乔墨儿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更多的时候,她也想和她们抗争到底,但自己无权无势,能拿什么与别人抗争到底。
“那你就宁愿自己受伤,也要护他们一世周全?墨儿,你是不是傻啊。”
韩云熙一句一字都透露着对乔墨儿的心疼,但言语关心又如何,墨儿该做的事情还是会做,不该做的事情,也还是会做。
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320 暗算的開始閲讀
接下来的日子里,乔墨儿仍然是宫里宫外两头跑,白天给皇上催眠,晚上回到云墨坊和司空昌一同试着药。
反反复复重复了数十天,直到熬到了第七天的时候,云墨坊每天仍还是会有一到两个不治而亡,城外的环境更是糟糕的不行,城内好歹有司空昌还有乔墨儿这样的良工救治着他们,但城外就没有了,除了一群义工之外,也没有谁能帮助到他们,都是自己帮自己。
金銮殿。
“墨儿姑娘您给皇上施的催眠之术可真是特别的好,皇上一天比一天睡的还要久,比起前些日子,皇上总是梦魇,甚至一天只能睡到一两个时辰。”
苏公公知道乔墨儿的医术之后,对她现在的态度是越来越好,迎接她的时候,从一开始的寸步不离皇上身边,再到后来殿外等候,有时乔墨儿因云墨坊的事情耽搁了,苏公公还会在门口让人给他通传着,生怕自己一不留神,没有迎接到乔墨儿。
“是吗?那就很好了,催眠之术就是让人能多多放松,甚至会睡着的。”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20 暗算的開始熱推
“墨儿姑娘,今日奴才约了几个老友去喝茶,今日您准备让皇上睡几个时辰,我好在皇上醒来之前赶回来。”
苏公公习惯了打酱油到处溜达的生活,这几日在皇上身边哪哪儿也不能去,还是这几日随着皇上睡的时间越来越久,自己才与他那些昔日的狐朋狗友,出去好好的耍了一耍。
“今日时间会比平日里还要长到一些,苏公公你放心去耍吧,等你回来的时候,皇上病魇也好,梦魇也罢,都会通通的好起来的。”
乔墨儿打发走苏公公后,来到皇上身边,同他继续做起了催眠之术,只是今日的催眠之术,与平日里不太一样,今日可是乔墨儿有备而来的。
“皇上,您最近有没有出现干呕,心里堵的慌症状。”
皇上闭着眼睛躺在床榻上,安逸的回答着,“确实偶尔有过,心堵一事也确实存留了很长时间,只不过每次在你催眠之后,都会好上一点儿。”
“那墨儿斗胆问一问皇上,前几日有没有和婉娘亲密接触过?”
“你问这些做什么,婉娘也已经逝世了,你我还在这个时候谈论她,是不是有些不太妥。”
“皇上,恕墨儿无能,不知婉娘先前已经在云墨坊已经感染上了疫情,皇上前些日子也没少让婉娘陪在身边,现如今我才诊断出皇上也得了瘟疫,还请皇上多喝点麻黄水,去去身体里的邪气。”
“咳咳。”皇上听见自己可能也得了瘟疫,立刻睁开眼睛,甚至还有点儿抓狂。
乔墨儿见势立刻跪在了地上,“是墨儿玩忽职守,没有事先发现这个情况,还请皇上责罚。”
皇上拿起桌上的抹布,擦了把手,叹了口气说道:“那你呢,你和云墨坊的那些人接触的比较多,怎么能单方面就能确认,传染朕的人为什么确定就是婉娘而不是你呢。”
“回皇上,墨儿昨日有幸见过婉娘的尸首,发现她半臂发黑很明显,除了被皇上‘奖赏‘’的之外,就婉娘的手臂之处最为明显的发黑。”
乔墨儿为皇上一一解释着,皇上也懒得听他再说婉娘的事情,转移话题说道:“都已经过了晌午了,不如就开始催眠吧,免得朕夜长梦多。”
“皇上你若是不担心墨儿会二次传染你,墨儿这就为你开始今日的催眠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