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三百七十九章你好像不一樣熱推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因为之前的一些经历,南意棠原本对于这种幽闭的空间就是有强烈的恐惧的,而这个狭窄的黑暗空间里,还一直萦绕着这样的哭叫声,一遍遍的刺着她的心,要把她脆弱的神经给摧毁。
南意棠恐惧的觉得无法呼吸,那双无形的手扼住了她的脖子,让南意棠因为疼痛而剧烈的颤抖着,她瘫软在地上。
“小馒头,我的孩子,妈妈来救你,妈妈救你。”
南意棠看着那个泪流满面的孩子,爬过去,可是摸到的只有冰冷的屏幕,不是孩子,她保护不了她的孩子,已经太晚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要哭,不要哭,妈妈一定会给你报仇的,是妈妈没用,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南意棠嘶哑的哀鸣全都忍在了呜咽里,她攥紧了自己的手,看到上面的红色血液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受了伤,偷袭南意扬的时候,那个丝线太尖锐了,她抓着的时候,掌心已经被划伤了。
现在,她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心疼,脑袋也疼,她沉迷在这样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想一个溺水的人迫切的想要抓住些什么,从这样的困境中逃离。
不能,不能这样,南意棠的意识开始模糊了。
不可以这样,不能让他得逞,这就是南意扬的目的,让他痛苦,让他精神崩溃,只有这样,她才没法继续维持自己的意识,才能让她身体里的另一个人趁机出现,占据她的身体。
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南意棠拍打着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南意扬,你放我出去。”
怎么办?她就要撑不住了。
“别哭了,别哭了,我的孩子,求求你不要再哭。”
“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了。”
南意棠剧烈的尖叫了一声,而后口中一阵腥咸的味道,她吐出了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迷迷糊糊中,南意棠握紧了自己的手,残存的意识里,只有秦北穆的影子。
是的,不能忘,不能忘,爱着秦北穆的南意棠才是真正的南意棠。
这样的日子很难熬,南意棠不知道如何才能结束,她感觉到有一股让人头疼欲裂的力量正在钻着他的脑袋,要冒出来。
“你,你不能这样,这是我的身体。”
南意棠虚弱的说道。
“可那是我的哥哥。”那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天真,又带着傻。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三百七十九章你好像不一樣展示
“你会后悔的,他早就不是你记得的那个哥哥了。”
“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判断,而不是别人的话。”
南意棠像是猛地被推了一下,很快的便失去了主动权,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棠棠,醒了?”
南意扬在她的床边坐着,看着她温柔的笑。
精品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三百七十九章你好像不一樣
“哥哥,我睡了多久啊,我头好晕。”
南意棠的眼眸湿漉漉的,带着尚未褪去的睡意,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竟然都哑了。
是因为被关在那个黑屋子的时候,她一直崩溃的在喊叫,在嘶吼,以至于嗓子都喊破了,现在一说话就觉得疼。
“先别说话,来喝点水。”
南意扬把人给扶了起来,喂着南意棠喝了水。
“我嗓子怎么了?”
“你感冒了。”
“好难受。”
精彩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三百七十九章你好像不一樣展示
南意棠怎么都觉得不舒服,靠在南意扬的怀里皱着眉头。
“那怎么办呢?”对于妹妹难得的撒娇,南意扬一向都是很有耐心的。
“哥哥,我想吃糖,嘴里没味道。”
“吃了甜的,嗓子会更加难受的,不能吃。”
“……”南意棠郁闷的垂下了眸子,不想说话了。
“别不高兴,哥哥给你别的作为补偿,好不好?”
“什么?”
“下个月初,Robbins乐团的巡回演出第三站在悦城,我这里已经拿到了两张贵宾席的票,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
“真的吗?”南意棠太高兴了,忘记了自己不能大声说话,嗓子都扯疼了。
这个乐团是非常经典的老牌乐团,南意棠对这里面的钢琴家是尤其的崇拜的,从涉猎钢琴的学习就一直把这个人当做是自己的偶像,她的梦想就是进入维也纳金色大厅,然后有机会跟自己的偶像四手联弹。
现在的南意棠只有年纪尚小的记忆,她并不知道后来的自己真的成功的进入了维也纳金色大厅,也真的成功的和自己的偶像四手联弹,甚至被他称赞为最有灵气的演奏家,可是她得到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
南意棠开心起来了,整个人也更有精神了一些,缠着南意扬带她去弹钢琴。
“你现在生病了,身体不好,要好好休息,别费心去弹钢琴了。”
南意扬抓住了南意棠的手,生怕她看到钢琴之后发现自己手上的伤,再受到刺激,人就又会消失不见了。
“可是,哥哥,我必须要每天都练习的,不然的话,技艺退步了怎么办?”
“不会,我的妹妹是最好的钢琴家,你从小那么有天赋,什么时候在这上面退步过?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不用怕这些。”
“可是……”
“我的妹妹,在你眼里,钢琴这么重要啊,哥哥都比不过你的钢琴。你陪陪哥哥不行吗?”
“……”
“怎么了?”南意扬发现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南意棠看着南意扬,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哥哥,我觉得你好像变了一样。”
南意扬的心不安的顿了一下,面上依旧带着笑,“哪里不一样?”
“哥哥现在变得好粘人哦。”
南意棠戳了一下南意扬的脸颊,傻呵呵的笑着。
南意扬松了一口气,也跟着笑了,“是的,哥哥现在变得很粘人,因为哥哥喜欢跟你在一块,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是亲人,我们是最亲密的人。”
南意扬把南意棠搂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那眼神尤其的温柔,当南意棠一双明亮澄澈的眸子这样无辜的看着他,让他非常的心动,忍不住低头,在南意棠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南意棠的身子僵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