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txt-第三百零二章:李寒嫣的往事2看書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小說推薦悍刀傭兵之俏紅顏悍刀佣兵之俏红颜
李寒嫣叹了口气:“确实是这样,他甚至不知道我爱着他。”
“寒嫣,你一直都没有表明心意吗?”
李寒嫣摇头:“我说了,但……但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打死也不会向他表明心意。”
“这是为什么?”洛天吃惊。
李寒嫣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凄楚,拿起酒杯来,把里面的红酒一口喝了下去,喝完之后,依然有些情绪难以控制,纤长白嫩的手指捏着酒杯,微微颤抖着。
洛天见状,连忙拉住她的手,柔声问道:“到底怎么了?”
李寒嫣咬了咬嘴唇,平静了一下,这才说道:“当时一个时装秀,在其他城市,他带着我到了那个城市,住到了酒店里,我就是在那个酒店对他表白的!”
“可他却没有理会我,回了房间,我犹豫了好久,想再次对他表白,于是去了他房间门口找他,可是房间里还有其他人!”
“其他人?难道是女人?”洛天问道。
“不……不是女人,而是一个中年人,身边好几个保镖,他们在谈交易!”
“交易?交易什么?”
“交易我!”李寒嫣说完,紧紧的咬着嘴唇,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洛天愣了半晌明白过来:“你的经纪人要把你卖给那个中年人!”
“是!”李寒嫣颤声道:“那个城市根本没有什么时装秀,只是借口而已,他就是准备卖掉我!”
洛天听闻,心里头猛然升起一团怒火,不过还是压制着问道:“你刚和他表白,他就要卖掉你了?”
“是啊,所以我才会悲痛欲绝!”
“然后呢……”洛天问道。
李寒嫣擦了擦眼泪:“我偷听的时候,我那个经纪人正在商量加钱,原因就是我还是处…女,可是对方不信,说要验货才能付钱!”
“我当时愤怒极了,冲了进去,打了经纪人一巴掌,并且质问这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洛天紧攥着拳头:“他怎么说的!”
“他说这是生意,他说他包装了我,培养了我,现在是回报的时候了,而且还对哪个中年人说,可以开始验货了!”
洛天大怒,猛一拳打在身边的椅子上,“嘭”的一声,椅子透了个大洞:“那混蛋,我真想杀了他!”
看他这么生气,李寒嫣泪光点点的双眸中不由浮起一抹温暖:“我当时心都碎了,彻底绝望了,那个中年人过来就要吻我,我吓坏了,转身就跑,可是被保镖抓住了!”
洛天牙齿咬得嘎嘎响。
“保镖抓住我,把我按在沙发上,那个中年人就拿出了恶心的东西,准备要强……我,我乱踢乱挣扎,却没有想到……却没有想到那个经纪人居然帮着他们按住了我的腿。”
李寒嫣的眼泪流淌着。
洛天觉得心里难受,也心疼极了问道:“然后怎么逃脱的!”
“我拼了命的挣扎,但是力气也不大,就在我精疲力尽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原来门没有关好,吵闹声惊动了保安!”
洛天松了口气:“还好你得救了!”
李寒嫣点头:“是啊,不然我肯定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等那些人被带走,我才发现我的内……裤上都是血迹!”
“受伤了吗?”
“不是!”李寒嫣摇摇头:“医院的医生给我检查,说是处.女……膜撕裂!”
洛天这下才明白,自己假装和李寒嫣发生荒唐事,但是没有血迹,李寒嫣都没有怀疑,原来是这么回事。
洛天叹了口气:“寒嫣,怪不得你对男人那么冷,经历过这么噩梦般的一幕,被最心爱的男人出卖,被恶心的男人猥亵,估计看到男人就讨厌吧?”
李寒嫣就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泪光闪闪。
洛天起身走到她身边,轻声问:“寒嫣,现在需要一个肩膀吗?”
李寒嫣点头,起身抱住洛天,趴在洛天的肩膀上,泪珠滑落,打湿了洛天的肩膀。
洛天也抬手搂着她的腰,紧紧抱着她,喃喃道:“这一切都过去了,别想了,都过去了,以前你是太单纯,才会被男人出卖,现在你已经成熟,不会再被那么骗了!”
“真的吗?”李寒嫣幽幽地说:“我真的不敢再动感情了,当时的羞辱还是其次,那种被最爱的人出卖的感觉才是最让我痛苦的,我真的对他付出了所有感情,他却那么对我……”
“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
“那……那你会保护我吗?”李寒嫣忽然问。
听了这话,洛天忍不住愣了一下,说:“当然,咱们是朋友,需要我伸出援手的时候,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不,我……我不是让你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保护我!”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ptt-第三百零二章:李寒嫣的往事2分享
“那用什么身份?”
李寒嫣幽幽道:“我能把这么隐秘的事情告诉你,你难道还没感觉到什么吗?”
洛天忍不住推开她,低头看着她依然带着泪痕的美丽眼睛,吃惊地问:“寒嫣,你……你真的爱上我了?”
“对,我那么纠结,那么痛苦,就是因为对你动了感情,有人对我说,我如果自己不勇敢的话,没人能替我勇敢。现在我勇敢地跨出这一步,付出自己的感情,再一次对一个男人表白,求你不要伤害我,好吗?”
洛天傻愣愣的在原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李寒嫣害怕被伤害,但是在这之前,自己就是在伤害她,如果她知道了一切,加上对自己的感情,会更加痛苦!
李寒嫣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鼻子酸楚,眼泪落得更急,觉得自己又被拒绝了,一颗心都碎了似的,推开洛天,转身就要跑,却被洛天拉住!
李寒嫣本以为洛天会说些什么,可是他一直都没有什么表示。
悲从心头起,李寒嫣没有再说,反而拿起酒不停的喝着,喝到后面都已经完全喝醉了,却还是抓着酒瓶。
洛天忙过来把酒瓶夺下去:“别喝了,你已经醉了!”
“醉了好,醉了好!”李寒嫣笑了笑。
这时候她抬起纤长白皙的胳膊,搂住洛天的脖子,就从座位上摇晃着站了起来,醉眼迷离,看着洛天的眼睛,喃喃道:“洛天,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