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一品紅人》-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展示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周术保一怔,不知是怎么回事。老婆向梅玉对于他的工作,从来没有过问,也没有到单位露面的意思。之前在A县三年任县长,向梅玉就一次都没到过A县。
这时候,突然说她到了长坪县,这是什么意思?周术保心里一怒,可看到身边何勤没走远,也不想在何勤面前失态。低声说,“怎么回事?直接跑到这边来。”
向梅玉说,“我在十字路口,这里有一家叫兴来酒店,等你。”说后边挂了电话,向梅玉在家一向是随意,不反驳过周术保。也使得周术保习惯了这样的向梅玉,可老婆真到了长坪县,周术保也不能真丢下不管。
向梅玉挂了电话,心里一股气憋着。要不是这个男人,自己何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
那天小高送外卖到家里,吃过东西,小高倒是劝过她。向梅玉一时间也转不过性子,两人在沙发上僵持,小高始终没有强迫什么。
快一个小时后,向梅玉突然想自己这样的日子往后肯定很多,很长,那就该如何就如何吧。何必计较?
这样想,便将小高解放,随后任由小高进犯。
小高见向梅玉终于接受目前的遭遇,心里也放心,放肆地闹一阵,才将向梅玉拉到市里。
见过辉哥,在办公室谈了条件。辉哥也答应了向梅玉的要求,月薪四万,奖金另算。
议定协议,双方签了。所写的条款与向梅玉的要求一致,辉哥也不怕她抓什么证据之类,知道要给向梅玉一个念想。
签了字,辉哥将协议递给向梅玉,她伸手拿,辉哥却没有放开手,说,“梅姐,以后我们是合作关系。以前的情仇,一笔勾销。合作愉快。”
精彩都市言情 一品紅人 線上看-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鑒賞
向梅玉不说话,见辉哥还是不肯放开手中的协议,说,“辉哥要反悔?”
“我要反悔什么?”辉哥说。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讀書
“那你想怎么样?”向梅玉说。
“梅姐,办公室很宽敞,想不想玩一玩?会开心的。”辉哥也不是很在意,主要是故意这样说,要看向梅玉的配合程度,也是想看看向梅玉的态度,好判断以后彼此之间的关系。
“叫你妈。”向梅玉说。
“梅姐,你这样就没诚意了。就这一次,以后是你和小高的事情,我不管。行不行?”辉哥似乎也来了情绪,反而想要做成这个事情。
小高也在办公室,对辉哥所说不表示什么。与向梅玉之间的关系,不过是那样,辉哥即使夹在其中,对他而言也不怎么在乎。
向梅玉听辉哥如此说,也知道,辉哥要发泄一通,或许会顺气了。而辉哥身边确实不缺女人,琳琳就比她年轻也比她有资本。
“就当被狗要一口。”向梅玉说了,放开拿着的协议文件,看着辉哥。辉哥见她如此,笑笑,才不在乎向梅玉是不是骂他是狗,将向梅玉拉到身边,将她放在办公桌上。
人氣都市异能 一品紅人 ptt-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讀書
之后,辉哥不在为难她,向梅玉拿了协议书与小高离开跃飞建筑。向梅玉回到家中,都是小高送她、陪她。回到家里,向梅玉对相关有些不满,但也知道小高与辉哥之间的从属关系,说,“小高,你是不是很愿意看着辉哥欺负我?”
“梅姐,我确实不喜欢,”小高说,脸色平静,“可辉哥想怎么样,我都会帮他。”小高这样说,也是要向梅玉明白,不会因为她的存在,就让小高个辉哥之间产生裂痕。
将向梅玉送到家,小高并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向梅玉如今对小高是不是留在家里,也不在意。见小高不走,到他身边,说,“来吧,我不想身上有辉哥的味道,你来……”
随后,两人到主卧,小高就取代了周术保的角色,在房间折腾一阵,直到小高没有体力。
回想之前的种种,向梅玉感觉到自己心中塞满了恨。对之前一直惧怕的周术保,也是不再害怕,而是恨意深切。
小高将她送过来,到长坪县城,然后就离开。但没有离开长坪县,就算是周术保也不可能找到小高的存在。
按照向梅玉与小高、辉哥商定的计划,向梅玉先找周术保谈好,跃飞建筑的人才会出现。跃飞建筑的人出现后,向梅玉便不多参与,只是督促周术保要他落实好工程项目到位。
天气热,向梅玉穿得大方,一袭长裙,天青色。倒是让向梅玉有着出尘质感,当然,这只是外在的感观印象,让路过身边的人都会投看她一眼。
好看的都市小说 一品紅人 ptt-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相伴
论颜值,向梅玉也不差,论身材,那确实够得上丰腴。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
一台车缓缓停在向梅玉身边不远,车窗摇下,周术保在车里叫一声。向梅玉见周术保在车里,便上车。
见周术保脸黑着,向梅玉也不在乎。有司机在,周术保不会就发脾气,而是让司机将向梅玉送到他住的酒店房间。
进房间,门一关。周术保怒气勃发,恶声地说,“你到底怎么回事?跑来做什么。不要上班?”
周术保不知向梅玉突然过来是怎么回事,也不想问,骂几句让女人回去就好。
向梅玉脸上平静,没有为周术保的怒气而所动,等周术保说完,也不说话,就像没有听到周术保说什么一样。周术保见了,知道单纯吼两句,可能解决不了问题,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吧。”
“我这么老远过来,你就这个样子。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你说。你每次回家,我有没有吼你,有没有赶你走?”向梅玉声音不高,但语气却不善。心态完全变了,在周术保面前自然不会再退让。
“我……我不是要赶你走。真的,这段时间忙,长坪县这边的人对我并不善意,得好好应付才行。”周术保语气总算平衡一些。
“那就好。老周,上次回家,本来有件事要跟你说的,但你急匆匆的,也就没说成。”向梅玉说。
“什么事?打个电话不就好了吗,用得着跑这么远。”周术保说。
“儿子今年高一,秋季就是高二了。我答应儿子,送他出国读大学。钱从哪里来,你想过没有?”向梅玉说着表情有些冷,“你想过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