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百詭夜宴 琦想-560 轉戰赤炎城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除了解决人鬼对立的问题,接下来鬼农庄的重建工作也迫切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管理班子才行。以目前庄内的混乱局面,短期内选拔本地人才出任新的官员是不太可能了,这也意味着管事的人还得从冥港联军当中选出来。
秦嘉道:“鬼农庄的局势不稳,至少一两年内还需要实行军事管制。我建议先从军中任命一名稳重的鬼修军官来当代理庄主,可以博取庄内鬼修的信任。等鬼农庄的秩序平稳了再组织它们进行选举,正式任命新的庄主和官员。但前提是,新的官员必须要宣誓效忠港主和鬼帅,要听话!”
“这是毋庸置疑的!”讥讽鬼也道,“鬼农庄今后就是我们的后勤大基地,不容有失。如果找不出合适的人选,我看干脆就用我们的自己人来当这个庄主算了。”
七郎不出声地听了半晌,这时候便突然插话道:“依我看,就没必要搞什么选举了,就从冥港联军中挑一个能管事的留下来当庄主,才能保证绝对忠心!”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百詭夜宴-560 轉戰赤炎城展示
我思考了一下,觉得他们几个说的都确实有道理。特别之地就应该行特别之事,以鬼农庄的重要性和敏感性,直接采用军事管理当然要更妥当一些。
于是我便问七郎:“你认为应该留下谁比较合适?”
七郎却笑着指了指讥讽鬼和秦嘉,道:“按理说,眼前这两位就最合适出任这个庄主,但估计你和我都不舍得把他们丢在这里,他们也不会甘心就当一个负责种田、养牛、管粮仓的官。”
秦嘉也笑了,打趣加抱怨道:“前两年我就被你丢在巨瀑城和自由城负责招募新军,那时候怎么不见你说这种话?”
七郎耸了耸肩膀,道:“征兵只是份临时工作,又不是把你绑在那里不给回来了。”
讥讽鬼也没大没小地对我道:“喂,老板!你不会也打起我的主意吧?我可是‘总理’哎,你不可能用一个小小的庄主位置就想打发我的!”
我无奈对七郎道:“要说行政人才,我手下来就不多。除了讥讽鬼,那就是汪守了。但汪守已经留在冥港打理我们的大本营,现在我身边可用的基本上都是军事人才。要不,你们鬼军那边出一个?”
七郎一听,眼珠子一瞪,竟干脆把手一摊道:“我这边更没有合用的人选。陆之道也留在巨瀑城负责重建了,邬芳又是阴修,难道让三大鬼王中的一个留下?嘿嘿,打打杀杀它们还行,管账管粮草这种精细活儿就别指望它们了!”
“这么算下来,也就只能从三刀和铁头当中选一位了。”讥讽鬼扁扁嘴巴道,“它们俩都是鬼修,在军中威望都很高,以前也跟着你跑过船做过生意,当一个庄主绰绰有余了。”
我叹了口气,心里有些不太情愿。三刀和铁头都是我的心腹武将,平时用得十分顺手,堪称“左右护法”、“哼哈二将”。尤其自从水妖牺牲在河口镇之后,依然跟在我身边能打的老部下也就剩下它们俩了。
不过,三刀和铁头跟了我这么久,也该给它们升升官了吧。我权衡了半晌,才道:“要论独当一面的能力,三刀还是要比铁头更出色一些。况且它以前还当过水贼的二当家,又当过船务司的主事,管理、做生意都有一些经验,我对它也足够放心。唉,就留三刀吧!”
议定之后,我便让讥讽鬼把三刀叫来,亲自把这个决定告诉它。三刀虽然对于这样的任命有些惊讶,但还是很平静地接受了。它默默地伸出三只手掌给我看,掌心里都是老茧。
我不明所以,它便对我道:“这三只手,从来都只有握刀的时候,没想到现在要改拿锄头和铲子了。”
我安慰道:“当庄主又不需要亲自下地干活,你把鬼农庄给我看好了就行。”
三刀笑了笑,摇头道:“港主你会错意了。其实自从在左丘城的角斗场开始,我就已经厌倦了整天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只不过我以前就只会干这个,别的都干不了。也亏得是后来遇见了你,不然我现在说不定还在哪条水道里当着水贼,或是哪个山头上当着土匪呢!”
“当初我带着几百名水贼去投靠你时就说过,我不想当水贼了,更想过安安稳稳的生活。这几年,虽然跟着你从冥港一路打到巨瀑城,又打到鬼农庄,手下的兵也越来越多,但我还是更怀念在冥港跑船的日子。这下好了,鬼农庄也许更适合我,我这三只胳膊都终于可以不用再拿刀了。”
我听了也不禁慨然,于是拍了拍三刀的肩膀,鼓励道:“你喜欢就行。其实我也跟你一样,等完成了解放阴间的大业,我也回冥港去,安安稳稳地做我的港主。”
“希望如此!”三刀叹息道,“人也好,鬼也罢,终究也是要有一个归宿的!”
新庄主人选和迁移全部阴修的决策确定了之后,鬼农庄的重建终于步入了正轨。庄内原有阴修将近四千,跟随隗庄主战死和被暴乱鬼奴杀死的加一块便损失了两千以上,剩下的一千多人便全部被转移到万牛谷和自由城去了。
这两处阴城距离都不远,也正缺人手,到了那里,他们便可以重新开始。虽然还有个别阴修存有怨言,但以鬼农庄目前的形势,再强留下来肯定也不安全,是以迁移工作最后还是比较顺利地完成了。
阴修一走,重获自由的鬼奴们也就没有了攻击的目标,总算愿意老老实实地听从安排,开始参与重建工作。不过庄内依然采取军事管理,干活儿的鬼修全部按月结清工资,也不准随意离开,待局势稳定之后再逐步开放商业贸易。
攻占鬼农庄之后,冥港联军从粮仓中获得了大量存粮,此外兽栏里也有大批牲口可供屠宰。我随即抽调一部分新军组成运粮队,用矮脚牛和大蜗牛将粮食分头运往自由城、巨瀑城、千岛城和蛇湾,及时地缓解了各城的缺粮困局。而庄内剩余的粮食,还能支持我们继续扩军和征伐。
当初困扰冥港联军扩军的两大难题就是缺粮和缺矿,现在粮草虽足,但军器缺乏,依然还得想办法解决。按照七郎之前制定的计划,占领鬼农庄后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要攻打赤炎城了!
赤炎城是距离河道最近的一处主要产矿区,各种矿产资源丰富。同时,城内工坊众多,城民大多从事工匠行业,各类武器、装备便从赤炎城销往各处阴城,也是其一大支柱产业。也正因为如此,赤炎城的民风彪悍,全民尚武且装备精良,并不见得就比鬼农庄好打。
鬼农庄被冥港联军占领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阴间,反港同盟肯定不会对此坐视不管。但各城之间还有许多矛盾没有解决,再次组成联军尚需时日。所以,刚刚攻占鬼农庄五天之后,冥港联军随即抓紧时间转战赤炎城,争取一鼓作气拿下这座同样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阴城。
赤炎城的位置正好处于自由城和鬼农庄之间,两边都有路与之相通。我和七郎商议之后,决定采取两路夹攻的方式征伐赤炎城。
留在自由城的大部队以新军居多,由邬芳统领,她的带兵能力早已毋庸置疑。我便派人下令,命她点兵五千,自领一路军从自由城出发,经山门进攻赤炎城的正面。而另一路军则抽调尚在鬼农庄的一半主力部队,仍由我和七郎继续统领,从鬼农庄直接转战赤炎城,进攻其后方。因此,这次攻打赤炎城的总兵力也达到了一万。
据探子侦查,赤炎城城内的兵力大约只有五千,而且其中鬼兵占了八成。众所周知,鬼兵的单个作战能力是肯定不如阴修的,况且赤炎城的军队都是步兵,作战实力其实还不及鬼农庄三千阴修骑兵来得强。
不过,赤炎城的攻打难度却要明显大于鬼农庄。因为这座阴城建在高耸的山峰上,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我率军赶到城下山脚时,抬头一看,这里的整个地下洞穴从上而下呈长长的管状,犹如一条巨型石头滑梯一般。而如果要从山下一路攻上山,单单是需要攀登的台阶就不下千级!
出于谨慎考虑,我没有立即发起进攻,而是先在山脚下安营扎寨,同时派伺候绕到正面去与邬芳取得联系。邬芳那边也按计划占据了山脚下的要道,一前一后封锁住了赤炎城通往外界的道路。只不过,邬芳那边也暂时没有找到什么太好的进攻手段,也在观望和打探当中。
赤炎城获知被围之后,迅速将驻守在城外关卡的兵力全部撤回,闭门不出,并在城墙上布置了大量的守城器械。他们这里本就是以打造武器见长,矿产资源又丰富,造出的巨弩、投石机和滚木尺寸、形制都十分骇人,一旦发动,堪称“血肉收割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