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第六百三十五章 香餑餑讀書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小伙子呦…….”
李玄机的话语落在张浩然的耳朵里就是这般的不着调且带有歧义。
而张浩然也没有因为李玄机的突然出现从而生出什么惊讶又或者是警惕的心态。
毕竟这是一个充满修士的世界,以张浩然现在的实力能够悄悄来到他身边的存在简直不要太多。
所以张浩然甚至都没有起身,就这般悠然自得的躺在地上,甚至还折断了一根小草放到嘴边。
“你谁啊?”
这话语,再配合着同样躺在张浩然身边,貌似是熟睡的吴冬,简直就是阳光下的一对好基友。
反观李玄机倒是没有料到他面前的这个小娃娃竟然是这般无趣的回应。
作为修士的李玄机这些年已经体会过太多便利。
毕竟修士的名头已经响彻整个元央界,普通人,哪怕就算是娃娃孩童都已经在他们长辈,甚至是长辈的言传身教下知道了什么是修士,还有修士大概所具备的未能,更是将成为修士当做今生的宏愿。
也因此修士在元央界几乎就是人见就拜的程度。
却是不想李玄机在张浩然的面前竟然一点面子都没有。
“呵……呵呵……”
本来刚刚的一番话只是李玄机的随性而为,以为他这个孩子在见到腾空而来,仙气凌然的样子会纳头便拜,却是不想这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语直接给李玄机闹了个尴尬。
不过李玄机也没有放弃,就见他主动弯腰再次对着地上躺着的张浩然说道:“小娃娃!我是开元山的修士,我见你根骨横溢,随着我回开元山修行吧?”
李玄机这话说的是自信满满,端是有一种‘上船当我的伙伴吧’的感觉。
而地上的张浩然在听到李玄机邀请的话语后,有那么一瞬间内心之中也是‘卧槽’连连。
啥情况?
这是啥情况啊?
之前吴冬一直说他这些年以来都在为张浩然的根骨做改善,以至于今时今日的张浩然你哪怕与当初他还是二级生命体的时候相比虽然实力尚且不如,但在根骨这方面却是要强上一大截。
也正是因此,张浩然与吴冬才光着脚丫子狂奔到比奇城参加三山大选。
不过二人最后还是落选了。
当然,
在张浩然的心中并不认为吴冬是在骗他,只是觉得三山大选看的可能不是根骨,因此张浩然也基本上就已经放弃了成为三山修士的想法。
可张浩然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边才刚刚放弃,大佬又为了两人的出路放手一搏的时候,竟然有一个自称开元山修士的小白脸说他根骨横溢,要带他上山。
如果换做之前的话,张浩然绝对是立马同意,毕竟这不就是他与吴冬一直想要的结果吗?
这现在,
张浩然走不了。
一旁的吴冬看似是在沉睡,实则是在与这方天地的意志进行博弈,所以张浩然不可能,他也不会跟着李玄机走。
故此张浩然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他甚至还将身体侧过去,背对着李玄机挠了挠屁股。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第六百三十五章 香餑餑閲讀
“不去!我妈跟我说了,不让我跟傻子玩!”
这话说完,张浩然还以嘤嘤小声加了句:“这年头谁都敢称自己是修士了?是当我傻啊?还是他真傻?”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黑科技制霸手冊討論-第六百三十五章 香餑餑相伴
这话真的是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但话中的本意就是让李玄机快点离开。
而李玄机也没有因为他面前这个看似是孩童,实则是万年老怪的话语所气恼。
嗖!
也没见李玄机如何走动,他的双脚就这般又出现在张浩然的面前,同时配音道:“小家伙,我可没有骗你,我真的是开元山的修士,快点起来跟我走吧!”
这着实就有一些狗皮膏药的意思了。
可李玄机也是不得不如此,亦如之前他与其他二山的利益交换一样,这次李玄机下山大选的目地就是要多一些,尽可能更多一些将拥有修行资质的娃儿带回开元山。
特别是在吴冬以灵魂体入侵元央界的中枢之后,虽然还没来得及着手篡改底层规则,但也正是因为吴冬的介入,使得元央界本来笼罩在二人身上的迷雾逐渐散去,这才使得李玄机可以识得张浩然的根骨不凡。
而且还是特备不凡的那种,属于云舟上那十几个孩童加起来都不值一提的那种,故此李玄机才这般舔着脸哄着。
殊不知,
张浩然此刻是烦透了李玄机了,生怕这个元央界的修士看出自家大佬的不对劲,因此张浩然满是不耐烦的挥手道:“都说了不去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信不信我报衙役就说你是拐子!”
总体而言,元央界大部分地区还是处于愚昧未开的状态,所以也存在拐子这种人人喊打,人人都杀之后快的东西。
要是换做曾经的话,如果有什么生物敢在吴冬脆弱只是打搅的话,张浩然直接一拳过去锤爆就好了。
但现在张浩然也只能够以这等元央界最具有威慑性的话语来威胁李玄机了。
毕竟拐子这个东西只要是上报了,那衙役基本上都是先斩后奏,就算是在各个村寨也都是打死了直接暴尸。
不过张浩然虽然是诚心不想走,可架不住人家李玄机是诚心的想要带上浩然走啊!
怎么说也是一个修士,还是身上带着‘任务’的修士。
对一个孩童,一个还是凡人的娃儿,李玄机眼看软的不成便直接要来硬的。
就见李玄机一把抓住张浩然的小胳膊。
“不走?这可由不得你!”
说话间李玄机暗中发力就要将张浩然强行带走。
“我靠!你特么来真的!”
被抓住手臂的张浩然内心大惊,他没有想到这元央界修士竟然这般不按照套路出牌,说不通就直接动手,张浩然自然是拼死抵抗。
只因现在吴冬审死未卜,张浩然能够做的就是守好吴冬的身体,以免被野兽吞噬,到时候吴冬就算回来了,也只会落得重入轮回的结果。
茫茫人海,如果真在这个时候分散了,张浩然就是有心想找恐怕都找不到。
“混蛋,放开我,别特么动……”
拼命想要挣脱开李玄机,不过张浩然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不,
应该是两方都发现了不对劲。
首先是张浩然这边,本来他是小胳膊小腿的,面对一个修士应当是没有反抗的余地,可不要忘了,张浩然不是普通的娃儿,是被吴冬从小便抓起,以各种名贵药材制成的调配药剂打底的张浩然娃儿。
之前更是在到比奇城的路上又得了多只猛兽,让吴冬调配出了豹胎易经丸这种上等调配药丸帮助张浩然更进一步的改善了身体以及根骨。
简而言之,
张浩然虽然还是个未通修行之道的娃儿,但他却是一个拥有二级生命体实力的娃儿,在单纯的力量上,张浩然完全不虚李玄机这样的低级修士。
而李玄机这边同时发现了不对,蓦然发现他自己竟然拉不动这个面前这个娃儿。
要知道,李玄机抛去修士这个身份不说,他还是个成人,一个年近五十的成人其身体力量自然早就发育成熟,更不要说修士的身份带给李玄机远超于普通成人的身体力量。
可在这种情况下,李玄机竟然与一个娃儿形成了拉锯。
卧槽,这娃儿好沉!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承认的确是会这么想,但李玄机是修士,所以他的一个想法就是——天生神力!
修行重根骨!
但就算是根骨也是有上下强弱之分。
最低等的根骨自然就是那些四肢不合,筋骨不分之人,具体表现形式就是平衡能力极差,一般人轻松能够做到的事情,他怎么也做不好。
再上一等的就是普通人,唯有再上,比普通人要好的人才可以称得上是根骨俱佳,不过这也只是异于常人一些罢了,真正能够成为修士还是需要在这些根骨俱佳的一小撮人种挑选根骨最合之人。
所谓的合并非是什么天资聪慧,而是这些孩子内在的骨骼发育非常切合于身体,这样的人才算是符合元央界的修行标准。
至于张浩然,
已经不是切合这么简单了。
在吴冬这些年的调教下,张浩然每一寸每一点的发育都堪称是完美,年近十岁的他已经不是身体套着骨骼,而是骨骼撑着身体在成长。
并且骨骼也只是根骨的一部分,最外在的浅显表现,所以并非是大就可以,它还需要完美的切合这个人的身体,不会出现任何脆弱点与发育不完全的部分,这才可以被称为上佳根骨。
那么既然是上佳,就一定要有不一样的地方,这个时候根骨所带来的益处也就会表现出来。
一些根骨上佳的娃儿从小便会表现出灵若猿猴,或者是身轻如燕,这些都是根骨上佳的表现。
不过其中最强大的还是属于天生神力以及天生而异这等上佳中的最上佳。
“竟然是天生神力!真是太好了!”
宛若发现了宝藏一般,李玄机这边手未松,脸上却再次浮现出了笑容。
“娃儿,别闹了!跟我回山门,我保证你可以得到最好的资源与照料,未来就算是成为红尘仙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话李玄机倒是没有夸大。
修行归根到底就是一个拼毅力,拼资源,拼修为的过程。
不过说到底,这一切都要归根于天资。
连天资都没有还拿什么拼?
人家修炼一天等于你修炼一个月,你还拼吗?
什么?
日夜不停苦修?以勤补拙?
别开玩笑了,你怎么知道天资好的人就一定懒惰?没准人家也是日夜苦修,且还比你更刻苦呢?
所以说,天资这个东西从来都没有公平可言。
特别是在元央界的修士之中,天资横溢本就是一个身后的根底与跳板,特别是如同天生神力这种基础根骨上便远超越旁人的修士。
旁的就不用说了,纵观整个元央界尚存的红尘仙,那个不是自小便拥有异于常人的天资,凭着老天爷赏的这口饭才踏入了整个元央界修士的顶峰。
哪怕拥有半途夭折的可能,但若是没有了这份天资,或许连夭折都不可能,只能说是时也命也。
所以在意识到张浩然竟然是天生神力的那一刻,李玄机便下定决心必须要将张浩然带回山门。
可张浩然哪能同意,他家大佬还在这躺着呢,要是他走了的话吴冬该怎么办?
故此张浩然坚定不移的表现出了他宁死不屈的一面。
“滚!你放开我,我不要和你回什么山门,我也不要当修士,我要跟我大哥在一起!”
只能说仅有二级生命体实力的张浩然还是差了点,虽然在力量上他能够稳压李玄机一头,但李玄机可是修士,他在发现自己于力量上不如张浩然之后,断然用处了修士的手段,在让张浩然觉得疲累的同时双脚更是犹如黏在了地上一般,怎么都挣脱不了。
“老家伙你不讲武德!”
张浩然这个时候嘴里真是什么不干不净的都骂出来了,除了元央界本土的话语甚至还将地球的话语给带了出来,听得李玄机这叫一个难受。
“闭嘴!”
手中法决一掐,张浩然的嘴巴顿时如同被黏住了一般只能‘呜呜’的说不出话。
这个时候的李玄机也是没有心思再与张浩然纠缠下去,修士的手段一用出来后,张浩然浑身的蛮力顿时无处施展,直接被李玄机抗在了肩上,眼看就要带走了。
“呜呜……大佬!大佬你等我,等我……”
此时的张浩然就如同被一道看不见的绳索困住一般,趴在李玄机的肩上仿若上了岸的鱼一般来回扑腾。
心里是悲戚与不甘!
要是换到曾经,张浩然一个眼神就能够将李玄机这样的小家伙给弄死。
可现在,
龙游浅滩遭虾戏都不足以形容张浩然的处境。
“慢着!”
就在李玄机即将扛着张浩然要腾空而起的那一刻,某个沉着的声音却是默然响起。
哗啦啦……
与声音响起的还有一条铁链,就见铁链仿若是长着眼睛一般困在了张浩然的身上,然后在李玄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铁链的另一头直接发力将李玄机肩膀上的张浩然给抢走了。
“铁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