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是演技派-第七百五十九章 徹底玩完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老板,你说我们怎么回应?”
“什么怎么回应?”
“当然是怼回去咯!”小豆丁理直气壮道。
这年头人们就爱辩个是非曲直,眼睛里不揉沙子。但是经历过后世自媒体时代各种信息轰炸的贺新来说,却知道很多事情往往就是因为闹大了最后才会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波叔、爽子,那可都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啊!
“怼回去你就不怕溅一身粪啊?”
“噗!”
贺新难得逗比了一句,一下子就让满脸不爽的小豆丁喷了。
“鹅鹅鹅……”
笑了半天,才道:“老板,你这个比喻太形象了。但咱们如果不怼回去的话,就让他满嘴喷粪不成?”
“唉,还是年轻啊!”贺新摇头叹息道。
“呃,能不能好好说话,我可比大好几岁昂!”
贺新瞧了瞧嘴巴噘的老高的小豆丁,问道:“怼回去我们有什么好处么?”
“……”
“没好处,你费那劲干嘛?而且我跟你说,这种人你越怼,他就越跟你跳得欢。你要是不理睬呢,他可能蹦跶两下也就完了。再说了,审查目前已经有了明确的意见,咱们现在就应该低调行事,麻溜赶紧修改完了交上去,早点通过早点上映。这万一要是事情闹大了,让上头骑虎难下,这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你懂不懂?”
“那你的意思咱们就这么算了?”
小豆丁承认贺新说的有道理,可似乎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贺新眼睛一瞪道:“敢情我都白说了是么,不光是算了,就算记者找上门来问这件事,一定要低调处理……哦对了,回头你赶紧跟浩子打声招呼,告诉他一定闭紧嘴巴,早点把活干完才是正经的。你也一样,跟下面关照一下,有关这件事都不要乱说话,低调!”
“呃,好吧。”
小豆丁走后,贺新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赵鸨华这篇文章,想了想又分别给黄博和徐光头打了电话。
这两位一个正在上海拍《精武风云.陈真》,一个在武汉拍《囧途》,都还不知道赵鸨华今天发出来的这篇博客。不过他们都是精明人,知道里面的利害关系,就算媒体找上门来,应付也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可惜千算万算,贺新还是低估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
“凭借疯狂系列强势崛起的新生代导演宁皓,此次的新作《无人区》堪称万众期待。不过该片从去年底就嚷着要上映,如今却一拖再拖。
最近一次传出的上映时间是二月二十日,但记者致电京城的各大院线,发现这个档期又黄了。而一位知情人透露:该片已被电影局毙过两次了。
曾拍过《我的法兰西岁月》等影片的知名电影人赵鸨华,是审片委员会的委员之一。昨日,他在网上发布博客,透露了《无人区》的被毙原因:违反生活真实,人物太灰,故事色调太黑暗。
记者从可靠渠道得到消息,宁皓虽然进行了补拍删改,仍未能通过审查,该片在国内公映无望。
而之前看过粗剪版的业内人士,都表示非常可惜:‘这是一部很出色的犯罪类型片,希望不会影响到宁皓的职业前景,毕竟他的实力有目共睹。’
据悉,该片总投资高达两千多万,如果影片上映不了,怕是要损失惨重……”
第二天,各大媒体纷纷对赵鸨华发布的这篇《青年导演切勿自恋》的文章进行了各种解读和评论,同时也爆出了《无人区》被毙的真实原因。
当贺新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就觉得事情不妙。果然,网络上已经开始发酵了。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无人区》等了这么久还没消息,今天一查才知道,我顶你个肺啊!”
“我只是为《无人区》进来的,我此刻很想骂,很想很想骂!”
“电影里一定要有英雄么?电影里一定要有好人么?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赵老师我不想骂你,只想跟你探讨一下,究竟电影审查制度的标准是什么?你有什么权利和资格,能代表广大观众做是非判断?你要真有那份心,你上街撕撕小广告,捡捡烟头也成啊,绝对比你现在做的有意义多了!”
“姓赵的说得很有道理,洒家从不欣赏国内这批所谓的青年导演,做作、矫情、无病呻吟、自我陶醉。但我反对禁映他们的影片,说实话,他们很大一部分名气就是靠影片禁映出来的。另外,我相信观众有自己的判断力,我们比你们更懂怎么看电影。”
“我觉得老赵这篇博客是对《无人区》最好的宣传,现在我对《无人区》的期待前所未有的高涨!”
“现在的问题是,对电影的评判应该交给观众,要是导演拍的是烂片,观众自然不卖帐。要是歪曲事实,自然会被揭穿,而不是让别人选择给我们看什么!”
“按赵狗的说法,世界几大国际电影节,成百上千部的好片子,90%以上都能被纳入禁片之列。”
“正确!《教父》、《低俗小说》、《肖申克的救赎》根本就是糟粕,因为里面没一个好人。”
“说起这事儿就有些乏力,第五代、第六代当初不断被毙,后来学乖了,也就被割割了。如今悲剧又要重演,我们正在亲历历史。”
“这个赵纯属吃饱了撑着了,皮痒痒了找马鞭呢。”
“华山论贱本非总菊莫属,结果半路杀出个赵鸨华老师,这让总菊压力很大呀!”
“谁都不知道影片里面的内容,有谁看过吗?既然都没看过,瞎哔哔啥呢?浪费口水!”
“我是支持总菊的,艺术不代表目无法纪!”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宁皓别忙着改片了,问题不问题不重要,绺子多了去了,生麦子学会做熟麦子。找人说和还是请根鞭子来,自然就开面了。”
“不过我很认同赵老师说的陆串的《南京南京》,作为一个中国导演,陆串太‘冷静’了!”
“赵老湿,您难能可贵身兼三职,那典型的老湿脸,也是皆顾以上三种恶心。您那无比和谐的博文,让我把一整天吃的饭都吐出来了。”
“这个世界不应该存在无人区。艺术青年们可以自己去玩,喜欢的可以自己去喜欢,但坚决反对借助公众渠道宣扬与大众背离的,难以接受的小众思想。宁皓不可以,陆串也不可以,支持总菊!”
与其说贺新低估了这件事本身,倒不如说低估了宁皓以及两部疯狂系列在年轻群体中的影响力,以及观众对好电影的期盼。
一方面,由于他的推波助澜,两部疯狂系列比原时空中受众更广,更受欢迎,由此对《无人区》这部电影也格外期待。
另一方面,这几年来陈大导的《无极》,国师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十面埋伏》,尤其刚刚上映的《三枪拍案惊奇》,还有吴雨森的《赤壁》系列,这些所谓国产大片几乎都是骂声一片。
加上《阿凡达》的强势来袭,让观众深刻感受到所谓国产大片和好莱坞的差距。正所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赵老师这回真的撞到枪口上了,网友们的不满统统都宣泄到他的身上。
托网络传播的福,一部不能上映的电影,竟然跟《阿凡达》一样火爆。
被骂的狗血喷头的赵老师见状不妙,机智的关闭了博客评论,原想事情会很快平息,结果愈演愈烈,最后赵老师怂了,竟然删博。
但是这件事的影响越来越大,根本就不是删博能够解决的,甚至在网友中隐隐有大讨论的趋势。这回连电影局都坐不住了,于是紧跟着又追加了一条《关于电影的审查意见》,明确告知:“认真思考,摆正态度,短期内不予处理。”
好嘛,前几天还让修改,现在就不予处理,彻底玩完了!
“这事影响太大,上面要求冷处理,谁打招呼都不管用。呃,暂时只能先放一放,等风头过去了再说吧。”
“嗯,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贺新看了看坐在对面萎靡不振的宁皓,摇摇头道:“三爷说了,只能先放了放,等风头过去后再说。”
宁皓估计也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毕竟审查意见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想再通过三爷改弦更张的可能性不大。
这货两眼放空,呆呆地望着窗外。
“你就只当给自己放个假,在家好好陪陪老婆孩子,安安心心过个年。有什么事等过了年再说。”
贺新柔声安慰。
“……”
“要是你实在闲不住,就去武汉监督徐光头。好歹你也是那部戏的监制!”
笑着出主意。
“……”
说了半天,坐在对面那货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贺新不由敲了敲桌子,提高音量道:“喂,我跟你说话呢,听到没有?”
“啊?你说什么?”宁皓这才回过神来。
敢情刚才的表情都白费了。
贺新白了他一眼,没好声气道:“我说要不然你就只当放假,要不然就去武汉给徐光头帮忙!”
宁皓挠挠头皮,苦笑道:“帮忙就算了,我就不去给他添乱了……”
说着,他顿了一下,终于化作一声浓浓的叹息:“唉,我还是回家待着吧。”